Advertisement

【林熹瞳專訪】陀B八周不幸流產 林熹瞳眼濕濕 「傷心到似墮進地獄」

本地
2021.05.21
2.5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林熹瞳懷孕約八周不幸流產,事隔一個月提起仍眼泛淚光。
林熹瞳懷孕約八周不幸流產,事隔一個月提起仍眼泛淚光。

林熹瞳(原名陳曉華)在近日熱播的無綫劇集《逆天奇案》表現突出,其中在法庭被公開曾遭強姦,失控爆喊,獲網民大讚。現實中的她,最近經歷了人生低谷,早前高高興興宣布懷孕,上月中發現約八周大的胎兒停止心跳,經醫生證實胎兒已沒生命迹象,事隔一個月,提起仍眼泛淚光,她表示這段期間如墮進地獄,最初幾天不停哭,見到食物就想吐,要拖着丈夫的手,才能緩減心中的痛。


林熹瞳去年十月與圈外男友何思哲結婚,不足半年便傳出懷孕好消息,可惜上月中胎死腹中,夫婦二人都非常難過,傷心得猶如墮進地獄「懷孕兩個月零五日便流產,星期二去做產檢,還聽到BB 的心跳,回家隔了一天便流出啡色分泌物,於是看中醫及食中藥補救,止了,不過第二天又再流過,BB就停了心跳,那幾天像墮進了地獄,只懂哭,一刻都不能離開我老公,要拖着他的手,可以坐在牀上三、四小時不說話,有時滑幾下手機,之後又發呆,什麼也做不到,老公就看我哭,他睡了,我就哭得更厲害,頭幾天是進食不了,下午他不在家,我一見食物就吐,他回來我就可以進食一點,醫生說我是自然流產,其實至今仍有心理陰影,很擔心下次懷孕又有問題,老公叫我下次懷孕時,首三個月留家休息,我也答應他,而且會盡量吃自己煮的食物,我媽媽有來探我及安慰我,本身老爺及奶奶第二天也想我探我,我當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想靜一靜,我本身是一個思想比較傳統的女性,覺得一個完整的家庭,就是要傳宗接代。」


林熹瞳感謝神令她接拍了《逆天奇案》,剛巧在這段時間播出,又有宣傳,口碑又不錯,令她可以分到心,加速了康復進度,「收到劇本已經知這是一個很好發揮的角色,也是有難度的,因為角色有九成時間都要哭,很容易令觀眾疲勞,一出場就喊苦喊忽,怕觀眾很厭煩,一定要很仔細的做功課,知道每場哭戲的背後動機有什麼不同?情感如何去表達?其實現今的觀眾很聰明,會看得出你眼神最深一刻的感覺,特別是電視會放大了演員的五官,我會比較着重眼神交代。今次是第一次拍無綫劇,我也很緊張,特別是監製家豪哥(劉家豪)給予我機會,會有壓力的,每一天回家都拿起鏡子練習表情,舞台劇及電視劇的演法很不同,習慣了舞台劇演法,去演電視,會讓人感覺很浮誇,我今次拍劇刻意用了拍電影比較收歛的方式來演繹。」
林熹瞳在一五年身兼監製、自編及自演的電影《我們停戰吧!》在「印度諾伊達國際電影節」、「聖地牙哥國際電影節」及「美國環球優秀電影比賽」中,三度奪得最佳女主角,「當時港視未能發牌,與此同時我正在替黃先生(黃玉郎)寫中央電視的劇集《神兵小將》,其間都經常要開會,因為港視未能發牌,我在家哭了一個月,不肯出去開會,黃先生就勸我不要再哭,與其在等待做演員,不如自己寫個劇本,看能否拍得成,他可以支持部分資金,寫好劇本要埋班,因為跟林文龍合作拍了《夜班》,就想找他做男主角,但我當時只有黃先生的部分資金,亦有申請電影基金,不過未知是否獲批?林文龍說看劇本已哭了三次,他很喜歡這個劇本,如果差一點資金,他可以一起投資,結果他也投資了不少,再加上獲批的電影基金,總共有三方投資一起參與。」
不過獎項並沒有令林熹瞳的事業一帆風順,她甚至主力從事幕後工作,至今仍是艾威的經理人,「當時申請參加影展,是電影基金的職員教我的,他們說我是新人,沒什麼人認識我,如果獲獎是可以為套電影宣傳,我自問第一套戲,亦沒有想過獲獎,就什麼影展都報名,一個新人,突然拿了幾個獎,會不會惹人反感?吸收了很多教訓,今次拍劇很珍惜機會,無論出來的成績如何?自己也要盡一百二十分努力,要謙虛及低調,不想扼殺了夢想,我很喜歡演戲,不過多年來的收入都是靠做經理人及製作賺回來,可以應付到自己生活及照顧家人,有時看到一部好戲,也會想哭,想想自己到底在做什麼?跟夢想愈來愈遠,好像一朵凋謝的花,雖然生活到,但就像星爺所說,跟一條鹹魚沒分別,自己有這方面興趣,但沒機會發揮,這種感覺是很痛苦的。」

+1
許志安 黃秋生 G.E.M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99e66f65-8b87-46a1-860e-280b3b3e9352-2021052006393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