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尤聲普逝世】阿嗲為未能見面懊悔

本地
2021.05.20
1.5k
撰文:徐雲

阿嗲梅雪詩驚聞噩耗非常傷心,她說:「我很後悔,這段時間沒有和普哥見面,正月是普哥生日,以前我總在他生日的前一天,請他和太太吃飯慶祝,今年因為疫情沒有請他吃生日飯,大家有一段長時間沒有見面,有一晚我接到尤太的電話,她說普哥很掛念我的聲音,然後把電話遞給普哥,我們在電話裏談天說地傾得好開心,還說待疫情過後,出來見面吃飯慢慢傾,現在我再也沒有機會和普哥見面。」阿嗲說到此已泣不成聲,為自己沒有爭取和普哥見面懊悔。

阿嗲梅雪詩為普哥離世傷心,阮兆輝、廖國森、任冰兒和陳寶珠,都在與普哥在舞台上很多難忘回憶。
阿嗲梅雪詩為普哥離世傷心,阮兆輝、廖國森、任冰兒和陳寶珠,都在與普哥在舞台上很多難忘回憶。

十七號那天,阿嗲收到消息難以置信,馬上打電話給尤太,由於事情來得太突然,尤太已經沒有接聽任何來電,阿嗲說:「我告訴普哥囝囝,想和他媽媽傾兩句,尤太接電話時哭着說:『普哥走了』,聽到她這樣說,我已經忍不住哭起來,她也不停哭,現在我很擔心尤太,普哥是戲行出名的好老公、好爸爸,尤太對普哥也是體帖周到,任何時候他們都是出雙入對。」

普哥去世後,生前合作的點點滴滴,一直縈繞在阿嗲的腦海,她說:「我像是在發一場噩夢,很希望突然醒來,普哥仍然在生,一九八八年開始,普哥加入『雛鳳鳴劇團』做丑生,多年來我們一直合作,從『慶鳳鳴』到『鳳和鳴』,有普哥在身邊我才放心,有一段時間我膝蓋受傷,在舞台跪下再站起時很困難,每一次普哥都暗暗在旁邊,讓我扶着借力,我視劇團每一個為家人,普哥不止是家人,他更像慈祥的父親,是我的心靈支柱,一路走來有他做我的台柱,支撐着我在舞台走的每一步。」


阿嗲透露,有一年戲院台期特別緊張,她租不到地方演賀歲劇,普哥知道後安慰她說:「你放心啦!真的找不到戲院,我陪你一齊坐。」一年一度的賀歲班是戲行的盛事,沒有演出等於坐冷板凳,滋味可想而知,普哥願意陪阿嗲一齊坐,意思是就算有其他劇團找他演出,他也不會接演,這份情義一直令阿嗲感懷在心,阿嗲說:「因為普哥的這份心意,我更不想讓他陪我坐,最後找到大專會堂開鑼,順利演出賀歲戲,普哥經常提醒我,做戲行最緊要是把聲,他叫我一定要顧住自己把聲,多年來我都不敢忘記他的教導。」

普哥離世,令阿嗲既後悔又傷心之餘,還留下不少遺憾,阿嗲曾經請人寫了新劇本《無雙傳》,劇中角色專為普哥度身訂造,她說:「這個角色類似《紫釵記》中的黃衫客,行俠仗義完全為普哥而寫,普哥看過劇本後也很喜歡,他答應我如果開這套劇,一定幫我演出,可是他現在卻走了,再不能為我演這套戲。」

鄭秀文 黃秋生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8bf9458a-4b81-4c9b-8cb1-a74448e36b6b-2021052010313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