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龍天生專訪1】配音吐血中風暈低 配《哈利波特》嗌到失聲

本地
2021.05.18
6.5k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a

(場地:香港沙田凱悅酒店)

龍天生這個名字有點像粵劇大老倌藝名,其實是真名,姓龍,名天生,他說:「如果我有弟弟,一定叫做天養。」

最近無綫配音比賽節目《好聲好戲》中他做導師,教德國仔易宇航發音,又督促傻姑陳安瑩改進,現實中他是開班授徒的配音老師、配音員、配音導演。

 

七、八十年代,他是經常在無綫劇集出現的熟悉臉孔,後來轉做電影幕後,拍過周潤發周星馳的電影,又做過舞台劇製作,之後踏足配音世界,由韓片《我的野蠻女友》到荷李活片《哈利波特》,都會聽到他的粵語配音,他亦不時在杜琪峯電影如《嚦咕嚦咕新年財》中演出。

龍天生在古裝劇《觀世音》中演趙雅芝身旁的金童
龍天生在古裝劇《觀世音》中演趙雅芝身旁的金童

請龍天生即席示範一把聲音演幾個人,他輕易而舉就扮了智慧老人、卡通小孩、惡霸幾把聲,他投入配音工作,曾在錄音室吐血,又試過暈倒、失聲。

他為了做個一流配音導師,五十多歲考進大學修讀教育課程,極度認真,是一個戴四方帽的配音師父。

龍天生在牛頭角下邨長大,是個怕羞仔。
龍天生在牛頭角下邨長大,是個怕羞仔。

演李碧華筆下小人物

龍天生童年時是個怕羞仔。「見到女孩子會耳仔紅,我中學派到觀塘瑪利諾,入了戲劇組,有個師弟名叫高志森,是一個戲劇狂熱分子,挑起我對演戲的興趣。」

 

黃百鳴在北角搞話劇訓練班,他讀了一年,後來無綫第六期訓練班收生,他獲取錄,日間讀中六,晚上到廣播道上課。「玩玩吓我不夠時間排戲,放棄讀預科,幾戇居。」

無綫第六期訓練班照片,和龍天生同屆的同學有呂良偉、廖偉雄等。
無綫第六期訓練班照片,和龍天生同屆的同學有呂良偉、廖偉雄等。

他的同學有廖偉雄呂良偉陳玉蓮等。「第一部劇是《小人物》,編劇李碧華,我演智障人士,被人利用去帶毒品,出街後觀眾喜歡,但我不喜歡,因為此後五、六年,觀眾一見我就叫我『白癡仔』,我心想:『我個樣都幾似小生吖。』」

龍天生在很多劇集都有份演出,是觀眾熟悉的性格演員,特色是孱弱鬼馬。「演到八八年,戲分一直不少,但我不開心,拿起劇本,怎麼又是差不多?又是演白癡?死嘞,即是我演戲那團火熄了,當時我只是廿幾歲,未拍拖未結婚,沒有家庭負擔,決定離開去闖,想撻番着團火。」

馮淬帆和龍天生都是八十年代觀眾熟悉的TVB性格演員,都做過幕前和幕後。
馮淬帆和龍天生都是八十年代觀眾熟悉的TVB性格演員,都做過幕前和幕後。

跟王鍾學拍電影

龍天生從訓練班出來後,跟「大丈夫」王鍾拍過電影,王鍾和李修賢鄭則仕等組成兄弟班,龍天生和訓練班同學黃栢文跟他們學拍電影。「我不與無綫續約,就沒了十年長期服務金,應該有十幾萬,差不多等於一筆買樓首期。」

他轉做幕後,一開始做場務,負責整理拍攝場地,之後做場記、副導演、製片、策劃。「參與過葉蘊儀《孔雀王子》、周潤發《長短腳之戀》,後來拍周星馳演的《風雨同路》,拍得很寫實,另一位同事更意想不到,叫做張家輝,他幫手做場記,李修賢發掘他出來,要他學做幕後,我拍電影學了很多幕前學不到的東西。」

可是九七年後電影市道走下坡,無綫訓練班的畢業生組成藝進同學會,演話劇籌款成立慈善基金,他加入演舞台劇《嬉春酒店》。「和周潤發、杜琪峯一起演,沒分大小,人人都是一千元一場,打動了我。」杜琪峯知道他做過幕前幕後,請他入藝進做行政,搞籌款工作,與仁濟合作開了護理安老院。

龍天生在無綫拍劇到八八年左右離開
龍天生在無綫拍劇到八八年左右離開

劉丹旗下配音導演

後來,有線電視的外購劇需要大量配音工作,請龍天生兼職配音。「Book我日夜開工,我戲癮起,就跳了出來做自由身配音員,那時配音工作旺,我日夜四圍去開工,但缺點是沒有底薪,逐take計,半小時一集,當時百五元。例如日間做四take,六百元;晚上做三take,四百五十元,一日有一千零五十元,當時來說不錯,問題是要日配夜配,配到你嘔。」

他說當時配音界環境尚好,糧期準,三個月收到錢。「配了幾年之後,收入很不穩定,我結婚生子了,要供樓,配音導演未必找我開工,我決定轉做導演。」

(點擊圖片放大↓↓↓)

助他轉型的是劉丹。「他開廠(行內稱錄音室為廠),接有線的配音,丹爺願意用我做導演,配導有百五元一take導演費,加上自己做配音百五元,如果有時間,可以寫配音稿,寫一小時節目的稿有六百元,辛苦些但收入較高。」

後來迪士尼籌備開廿四小時節目頻道,到處找錄音室做配音工作。「外國人來港看機器,很嚴謹,很幸運幾間錄音室都找我。」

龍天生由九十年代開始從事配音,由導演做到導師。
龍天生由九十年代開始從事配音,由導演做到導師。

為《哈利波特》配到失聲

龍天生為很多電影和動畫做配音和導配,譬如《超人特工隊》、《反斗奇兵》、《Pet Pet當家》等,但因動畫界不想破壞觀眾的幻想,他很少透露自己配哪些角色。

電影方面,他配過《哈利波特》的「契爺」天狼星布萊克一角。「配這個角色要歇斯底里,那時我日夜都要配音,我可以用丹田發聲,不傷喉嚨,但感情不夠真,那個演員(Gary Oldman飾)演得非常好,是影帝,怎可在廣東話配音出現敗筆?我一於盡做,做完啞了三日,推掉其他工作。現在電視台年年播,每次看到我都為自己的決定很自豪。」

龍天生開班授徒,教年輕人配音技巧。
龍天生開班授徒,教年輕人配音技巧。

因為他心裏仍有演員的根,最忌用圓潤修飾的「配音聲」,前輩謝月美對他提點最多。「我配韓劇《我的野蠻女友》中一個阿伯,女主角分手後,遇上伯伯談及過去,很有情懷,配完後謝月美嫌太像『配音聲』,之後我重錄,只記內容、不背字,關掉燈,我要帶情緒入戲,她才收貨。」

龍天生與小朋友做配音工作
龍天生與小朋友做配音工作

錄音室吐血暈倒

龍天生形容自己做配音導演時「六親不認」,「很緊張,整個錄音室交給你,時間要拿得很緊,結果弄至又暈又嘔血。那次為某部關於老鼠的電影配音,我一向習慣用手帕,咳一下,紅色?好像吳楚帆那樣咳出血,接着還有血出來,不理一切衝去廁所,噴完血後,兩邊鼻孔還流血,糟糕了,趕忙去急症室,隔離留醫三日,初時醫生擔心我患肺癆,後來說病因不明,於是去私家醫院照磁力共振,肺部一條微細血管有疤痕,即是中風,原因是我工作太緊張。」

另一次,他為一部電影《秋謹》配音,工作中突然眼前一黑。「再張開眼,很多人望着我,又入了醫院。我開工時抽煙很厲害,加上睡眠不足,從此以後戒煙戒酒戒打牌,最近連奶茶也戒了,幸好近年愛上行山。」

f

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f-202105180957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