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朱栢康專訪】白只堅持要導演接納要求 朱栢康重回劇場感大鑊

本地
2021.05.15
202
撰文:嘉栢攝影:洪志富
%ef%bc%92
白只與胡麗英在銀婚這個故事中,關係有很大的衝突。

白只朱栢康朱康)和楊偉倫(阿倫)三位朱凌凌的成員,最近一起參演舞台劇《囍雙飛》,此劇多年前首演時白只已有份演出,導演張銘耀(German)再次邀他合作,白只提出條件要演劇中銀婚的單元,結果他形容此舉是「捉蟲」,他說:「七、八年前演這個劇時感覺已經很好,導演找我再演時,我指明一定要演銀婚的故事,首演是German跟韋羅莎演的,如果不讓我做就不用找我了,其實我只是很依稀記得這個故事跟其餘的故事很不同,是講一對結婚已經廿五年的夫妻有很大的衝突,這部分是很有趣,導演叫我考慮清楚,但我很堅持,正因為他太想集合我們演這個劇,無奈地接受了我的要求,早幾日我跟他們分享這件事,覺得自己其實相當𢥺居,因為未清楚故事前就要做,這個角色很有難度,排起上來很辛苦,我從未做過這種戲,在舞台面上處理這麼大的衝突,我覺得做得不好很苦惱,今次真是『捉蟲』,現在都差不多要公演,大家都去到一個水位,雖然我給自己的評價和心目中還有一段距離,但我開心的是大家會給我意見,我們都是認識了二十年的好兄弟和好姊妹,在這裏我可以接受到自己挫敗,在失敗中學習,下次會做得更好,我不介意自己有不叻的時候。」

1
朱栢康指胡麗英在劇中一場球賽,一起奉承上司,他覺得這場戲最具挑戰性。

朱康覺得白只已經做得不錯,他反而擔心自己,「我要演三個故事,看到劇本時知道要演剛才綵排那段打網球的戲,我就驚了!難度很高,因為涉及了很多默劇式的動作,這是一個技巧,再加上節奏是快速和精準的,又要表演到兩夫婦的關係,首演時這個角色是白只和韋羅莎做的,他們已經設定了一個很高的標準,就覺得有大鑊的感覺,現在有一些技術性的部分已經上手,但這一段還是有點擔心。」《囍雙飛》的綵排氣氛很好,朱康看到白只和師姐胡麗英綵排會主動給予意見,他說:「雖說我們在電影和電視圈是新人,但我們做戲已經做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你會很快摸到你的對手質地是怎樣?他願不願意交流?他是不是在扮願意交流?他是否只想自己出色?還是他很願意大家一齊行去幫你、幫大家或幫個故事,犠牲自己去成全一個故事,演員都有表現自己的天性,要實行就要看有沒有更大的胸襟,當整個組合都很願意犠牲自己去成全這個故事就是世界級,這個class全部都是世界級。」

4
白只和胡麗英排戲,朱栢康會主動表達他的意見,大家交流的氣氛很好。

胡麗英說:「在演藝學院的時候,白只低我一級,朱栢康比我小四年,他們在學院時已經很出色,朱康第一年入演藝時已有老師讚他是小姜文,白只是一個很有獨特節奏和幽默的人,所以他們能在電影行業發光,我一點也不愕然,白只很有大智慧,他會看着你慢慢行,見到你有需要幫忙時一定會出手;朱康是一個見到有問題一定要解決的人,他很願意分享,很會發掘別人的優點,也很願意幫人,作為工作夥伴,他們都是上乘,我從沒有把自己看成前輩,喜歡互相交流,他們把我看作小妹妹般照顧,我覺得自己簡直回春了!」

244
重演《囍雙飛》關銘耀專心擔任導演工作,韋羅莎則參與錄像演出。

 

 

鄭秀文 G.E.M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3-20210513073222-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