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楊秀惠專訪】享受被囡囡整蠱 楊秀惠盡力保護家人

本地
2021.05.15
664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
楊秀惠自去年結婚及生B後,已專心照顧家庭及美容生意。
楊秀惠自前年結婚及生B後,已專心照顧家庭及美容生意。

楊秀惠前年與圈外男友閃婚,去年四月誕下囡囡,原本在港待產,但因疫情只可留在馬來西亞生BB,令她有點擔心,幸好老公及家人陪伴在側,「因為生BB的時候疫情剛開始,每一步都很擔心,原本留在香港生BB,但因為不能回來,所以只可以選在馬來西亞分娩,但當地的醫院突然多了很多規限,因為由屋企去醫院超過十公里,需要有特別的信件作通行,一架車人數又有限,又規定入院開刀時,老公不可以陪產,家人不可以探訪;當刻又未找到陪月姐姐,很多擔心的問題,幸好後來逐一解決,慢慢發覺如果真的找不到陪月,大不了自己湊,只要媽媽在我身邊,她一定會幫手,當然先生及父母在旁,就是一個最大的支持。」

她說產後曾出現情緒問題,最後靠自己走出來,「生完BB之後,有一段短時間不開心,大概兩星期左右,覺得自己好像不懂得照顧BB,因為有太多新的知識需要知道,而且BB不懂說話,只會用哭去表達,當她一哭,我就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可能剛開始未習慣,所以她一喊我就會自責,後來開始安慰自己,其實BB跟自己一樣都是人,我們需要一起成長及進步,她出世,基本上就是跟我一起成長,今日自己做得未夠好,明天改少少就可以做得更好,當時每日不停跟自己講這番說話,慢慢就開始好起來了。當然老公知道問題時,都有開解我,叫我不用太擔心。自從BB出世之後,我經常會跟她說話,說不會把她當作一位什麼都不懂的BB,反而我會當她是大人一樣去傾偈,讓她知道我會為她做什麼?跟她溝通,這方面真的很重要。」

已經一歲大,楊秀惠表示囡囡經常整蠱她,但她依然享受湊囡的樂趣,「因為我有近視,在家中會戴眼鏡,抱BB時,她會拍打我的眼鏡,我就會跟她說,不可以拍媽媽的眼鏡,講完後她又會再掃一次,更故意露出笑容,令我覺得她知道我不想她做,但她又故意要跟我玩。現在BB有時會用手拿蘋果吃,吃完會抺在我身上,種種的行為都會令我擔心,將來長大後應該會蝦我,所以需要慢慢教導她。」

 


囡囡牙牙學語,第一次叫媽媽時,她興奮又開心,「去年聖誕節前幾日,她突然間叫媽媽,而且不停叫媽媽媽媽……當刻聽到真的不敢相信,內心雖然很開心,但都有問先生及朋友,這個聲音算不算真的叫媽媽?先生話都算是,我立即開心到不得了,因為當時她只有八個月!我知道雖然她叫媽媽,但未必真的知道媽媽的意思?但現在已經一歲了,會真的知道,因為她每次肚餓、要睡覺,要我抱時,就會特別大聲叫媽媽,聽到都覺得很甜蜜,就算自己幾攰,望住BB都很開心,煩惱全拋開。」

劇集《十八年後的終極吞告白》中,她飾演聾啞人士,演技被讚!
劇集《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中,她飾演聾啞人士,演技被讚!

去年於無綫劇集《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飾演聾啞人士,演技獲觀眾大讚,可惜婚後的她決定淡出娛樂圈,去年五月更宣布與無綫結束十六年的賓主關係,「名利對於我來說不是最重要,我一直覺得內心的滿足,反而比較重要,現在的生活狀況,我覺得最舒服,以前有劇集播出時,會有很多人留意你,你會覺得很紅,但當你無劇播時,是否沒有了存在價值?我覺得人不是這樣,因為人生除了名利,仍然有很多東西。其實當初我選擇做藝人,很多親戚朋友都估不到,因為從小到大我都不太講說話,又會自己躲在一角。記得剛來香港加入娛樂圈時,不太習慣在眾人面前講說話,但又要表現自己,當時內心很掙扎;很多人可能是天生的表演者,但我不是這類人,只不過剛好加入娛樂圈,被迫需要行上台表現自己,希望大家欣賞我有幾叻,迫自己去演這個角色,當時有點難以平衡,所以現在我的生活過得很好,很開心。」

她表示懷孕期間遇上疫情,父母的支持對她非常重要。
她表示懷孕期間遇上疫情,父母的支持對她非常重要。

與老公由拍拖、結婚到生BB都十分低調,她表示只想盡力保護家人,「我性格不是很喜歡攤出來給大家去睇的人,但因為我選擇加入娛樂圈才被迫去做,當我回歸私人生活時,我自然想做回自己,並不是刻意去保護,而是本身性格就是這樣,更何況我的家人不是公眾人物,他們想保持低調的生活,是正常事,因為不是每一位都喜歡高調,我非常尊重他們,所以盡力去維持他們原有的生活,就是最舒服的生活。」

化妝及髮型:Miu Fung makeup & professional image
服裝:Club Monaco

G.E.M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whatsapp-image-2021-05-11-at-14.47.26-20210512064532-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