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趙增熹專訪2】女兒做醫生 走入校園發掘徒弟

本地
2021.05.10
71.8k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c

趙增熹陳慧嫻張學友的唱片做編曲,與監製歐丁玉合作愉快,張學友做音樂劇《雪狼湖》,需要一位指揮,歐丁玉推薦趙增熹。


「很突然,有機會我就答應,我以前跟香港管弦樂團合作過,幫他們做流行音樂的鋼琴伴奏,那時是葉詠詩做音樂總監,當我知道要做《雪狼湖》指揮,我立即找葉詠詩學,學了八堂。」

趙增熹與張學友《雪狼湖》團隊大合照
趙增熹與張學友《雪狼湖》團隊大合照

音樂劇上演時趣事多多,「第一晚就出事,陳潔儀唱第一首歌時沒有開咪,但咪的開關掣在裙底,不可以揭起條裙開咪,所以那首歌完全沒有聲音。」

《雪狼湖》在紅館一開四十二場,他在紅館忙碌之際,又傳來好消息,他替電影《甜蜜蜜》做的配樂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其實另外兩部獲提名的《嫲嫲帆帆》和《色情男女》也是他的配樂,張國榮十年前預言他「三十歲必定出頭」成真,那年,他剛好三十歲。

李克勤喜愛跟管弦樂團合作,趙增熹在唱片和演唱會跟他多次拍檔。
李克勤喜愛跟管弦樂團合作,趙增熹在唱片和演唱會跟他多次拍檔。

李克勤指定總監

○○年後,趙增熹做很多歌手的演唱會音樂總監,例如李克勤的管弦樂演唱會。「我很喜歡整蠱自己,有一年《你的克勤演奏廳演唱會》,我自己砌了一隊四十多人的管弦樂團出來,膽粗粗做指揮和彈琴,嘩那次搵自己來搞,兩樣工作一起做,不是兩倍辛苦,而是四倍辛苦,那次差不多挑戰自己極限,安哥第一首歌《再見演奏廳》,將鋼琴和我升上來,自己那部分練餐死,還要顧着那四十幾人,那次經歷苦不堪言。」

經過很多挑戰之後,音樂功力提升,趙增熹在一五年終於有機會指揮香港管弦樂團,是迪士尼九十周年音樂會。

趙增熹喜愛擔任管弦樂團的指揮
趙增熹喜愛擔任管弦樂團的指揮

(點擊放大圖片↓↓↓)

「我記得在君悅酒店飲咖啡,那個新入職的經理問我:『你做指揮?』我立即答:『好啊!』香港管弦樂團的樂手全是教授級,在演藝學院教研究生,要指揮他們,真的膽生毛,兩個月前我飛去菲律賓,找一位指揮家上了兩日濃縮課程,花個多月溫熟功課,才夠膽入去跟樂手綵排。」

結果合作過後,他聽到樂手評價:「He knows his music.」總算是不錯的成績,之後再與香港管弦樂團、葉德嫻倫永亮合作《紅白藍》演唱會。

趙增熹最自豪的一次演出,一五年擔任玉置浩二香港演唱會的指揮。
趙增熹最自豪的一次演出,一五年擔任玉置浩二香港演唱會的指揮。

玉置浩二神級氣場

趙增熹最自豪一次,是擔任偶像玉置浩二香港演唱會的指揮。「這次做完香港管弦樂團那次演出,看輕了難度,直到飛去東京看完玉置浩二的演唱會,才開始懂得驚,原來他們沒有鼓手和節拍部分,我砌了一個六十人樂團出來,要執他們的演奏水準,綵排時每次都有問題,一直很擔心,覺得自己弄了個大頭佛出來,直到玉置浩二來港和我們練習,即是臨開騷前一天,當一個神級歌星出現,他有一種氣場,一唱歌一剎那,那些錯音就全部消失,很神奇,是我們做過所有練習最神奇的一次,很順暢練完早上,他不用下午練習,很安心和太太去shopping。」

結果這次演唱會非常成功,「很多香港藝人例如張學友、李克勤,在後台排隊跟玉置浩二拍照。日本電視台亦有來港拍攝演出,在日本播出,我儲起了這個高質素的錄影,時不時拿出來重看。」

趙增熹另一次重要演出,與葉德嫻、倫永亮的《紅白藍演唱會》
趙增熹另一次重要演出,與葉德嫻、倫永亮的《紅白藍演唱會》

走入校園發掘徒弟

趙增熹是音樂有心人,近年成立社企「大台主」計劃,他時常走入校園,跟學生演講,發掘喜歡唱歌、創作和製作的年輕人,幫他們提升能力,利用音樂串流平台推出自己的歌曲,假如受歡迎可以賺取收入。

「如果你想有不錯的每月收入,每個月要有十多萬的收聽率,我計過數,你要有十首歌,養到一萬幾千粉絲的話,是否難以達到?未必。現在我做的工作,就是嘗試鼓勵有心做的人,早點開始準備自己,所以我走進學校,將這個信息跟學生講。音樂工業由以前需要投放大量資金,變成現在只要你有手提電腦、只要你肯學,自己作曲、編曲、唱、混音、處理母帶,可以將製作費幾萬元一首歌降到零,我有學生做得到,這樣就有得博,有機會賺錢。」

趙增熹走入學校,發掘喜歡做音樂的學生,幫他們推出歌曲放上網絡平台。
趙增熹走入學校,發掘喜歡做音樂的學生,幫他們推出歌曲放上網絡平台。
趙增熹成立社企「大台主」,培育想做音樂的學生。
趙增熹成立社企「大台主」,培育想做音樂的學生。

串流是其中一項收入,假如擁有自己作品,還可以做表演,訪問這天,他帶來其中兩個徒弟,一個阿Mark,有首追女仔搞笑rap《我唔算靚仔》,他在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畢業,在創作和製作上已具備專業水準;另一個Monkey,唱歌有感情、像講故事,有首感性的《多餘的人》。

趙增熹是一個嚴格又「佛系」的師父,對着學生的作品,會挑剔批評:「嘩,首歌引子那麼長,我唔會想聽咁耐,都未入肉囉。」又會容許他們花一整年弄好歌曲,才放出來讓人收聽。

看他們師徒談天,感覺到趙增熹童心未泯,樣子不老的趙老師,永遠像他們的同學多過嚴師。

趙增熹在華星時代娶了公司的秘書,育有一子一女。
趙增熹在華星時代娶了公司的秘書,育有一子一女。

女兒做醫生

趙增熹很努力發掘新血,他收了過百學生,簽為旗下新人的有十多個,幫他們做串流歌手。

「有些仍在讀大學,已經可以在音樂平台發行自己的歌,賺到收入,有人請他們出去表演。我們學習的對象是我年輕時的歌手,梅艷芳在荔園唱了十年,才贏新秀成名,現在的歌手都要磨練十年,現在沒有荔園,就在自己家裏磨練。」

至於他自己的一對子女呢?趙增熹說:「兩個都沒有做音樂行業,我讓他們自由選擇,大仔不喜歡讀書,仍在嘗試不同東西,細女喜歡讀書,做了醫生,在廣華醫院工作。」

趙增熹在家作育英才,在外面又作育英才,將音樂基因傳給徒弟。

趙增熹發掘年輕音樂人,一起研究製作歌曲,其中有唱歌有感情的Monkey(左)和搞笑rap的Mark(中)。
趙增熹發掘年輕音樂人,一起研究製作歌曲,其中有唱歌富感情的Monkey(左)和搞笑rap的Mark(中)。
姜濤 聲夢傳奇 MIRROR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c-2021050710441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