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家棟專訪】呢個原因收零片酬 林家棟保護樂壇不做歌手

本地
2021.05.08
387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林家棟近年憑電影《樹大招風》贏得影帝殊榮,首部監製的電影《打擂台》又贏得最佳電影,他未來目標是要執起導演筒。
林家棟近年憑電影《樹大招風》贏得影帝殊榮,首部監製的電影《打擂台》又贏得最佳電影,他未來目標是要執起導演筒。

林家棟說在新戲《金錢帝國:追虎擒龍》跟四大影帝合作,勾起他不少回憶,尤其是此電影是在暑假拍攝,不過為了達到美指效果,全程都要穿上冬裝拍攝;他又透露在疫情期間花了不少錢購買黑膠及CD收藏,音樂為他帶來不少創作靈感,不過被問到會否考慮出唱片當歌手?他就笑言:「我經常都秉持着保護樂壇,我不會唱歌,我擔心嚇怕大家。」
林家棟今次在戲中飾演廉署人員,拍攝期間也勾起不少回憶,「Kent哥(鄭則仕)太太是我訓練班的同學,小時候已看Kent哥的電影《何必有我》;第一次跟鎮宇哥哥合作是在電視台,當時一起跟萬子哥(萬梓良)拍《笑傲在明天》,我飾演一名爛仔打他;家輝哥哥就在《寒戰》中合作過,至於我跟古仔的年齡比較接近,過去合作了廿多次,每套戲中,大家都是只有一場戲,今次卻由頭相處到尾,很多場都有交手,感覺是很開心;今次我條線主要講ICAC的成立,也勾起很多小時候的回憶,其中有場戲是搭了舊機場景,我小時候住九龍城,見證由機場變成保齡球場,再變二手車場,我覺得九龍城是一個很標誌性的地方,我小時候家中沒有冷氣,經常就去機場歎冷氣及看飛機。」林家棟表示最難忘是大熱天時穿冬裝拍攝,「為了視覺效果,全部人都穿上冬天料的服裝,我說是不是傻的?在暑假拍攝要穿冬裝,不過他們說出來效果很美,不過我覺得最終拍出來也是有質感的。」

 

 

+1

疫情令電影業幾乎崩潰,林家棟表示明白大家都有困難,不過自己就藉此機會,沉澱自己,已經貴為影帝的他希望未來可以做導演,「我覺得做好自己本分,就好似簽合約的條文一樣,不可抗拒的,大家也不想,既然發生了,就做好自己,當然疫情對很多人很辛苦,自己也不好過,不過推回前幾年,大家每天營營役役為錢,不停只想着搵錢,現在是不是給大家一個機會,在搵錢以外再做好些,做好自己工作,酬勞就反映價值,經過一年多的沉澱,在自己的範疇再做好些,我自己也想,早前監製了一部戲,未來還有什麼想試?試做導演也好,不過很現實,我自己不是正統讀這一科,有若干年經驗,但能不能勝任呢?我希望有人願意給我機會去試。」
林家棟近年監製了好幾部電影,甚至贏得最佳電影,問他如何在疫市中說服投資者出資拍電影?「我覺得準備工夫要足,主題要清晰,我見有些投資者的態度也開始軟化,不單只以賺錢為目標,我覺得要讓人知道有什麼主題?有什麼養分可以帶給觀眾?仍然去講一些大家見慣套路的戲,已經不需要去強化及不斷延續,現在的觀眾除了看一部電影的視覺效果,還希望得到一些養分,這是很重要,將心比己,我自己做觀眾也會想,看完這部戲有什麼得着及值得思考。新導演、新編劇及新演員的出現,他們有自己若干新鮮的想法,以前覺得有某些演員卡士就夠賣,其實觀眾覺得仍然不夠,否則Netflix怎會有大量觀眾?有些戲是西班牙,甚至是荷蘭語,你聽不懂,但仍會看,因為他裏面某些內容,可以提供養分給你。」
林家棟在圈中出名不計較,為了支持港產片,就試過不只一次不收酬勞,「為何有電影我願意零片酬,因為是納稅人的錢,是電影發展基金的,因為大家見到行業的斷層,想推動到多些新人出來,花納稅人的錢有壓力的,我寧願做好件事,將來有獎就大家都開心,我都不奢望什麼,希望在過程中,培育多些人出來,電影界可以多些人用。」
林家棟表示疫情令他的生活更規律,不過就花了不少錢去買他的唱片收藏,「你不見我瘦了嗎?這段時間生活很規律,每天都是公司、屋企及健身院,相對在公司時間又多了,沒什麼大變化,只是有空又無聊,就去找一些舊CD來收藏,花了很多錢買CD,有很多舊的已經找不到,黑膠唱片都有收藏,始終壓縮得來的音質較好,我又有少少要求,我覺得唱片封套又好緊要,是一個藝術品,欣賞攝影的光暗位。」問到可會考慮做歌手出唱片?他笑言:「我經常都秉持着保護樂壇,我不會唱歌,我擔心嚇怕大家,我自己唱卡拉ok自娛就可以了,我在車上聽歌,音樂的旋律及歌詞也會影響我的創作,會有畫面展示出來的。」

+1
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9e925681-1099-4b85-b0b8-8e6299911517-2021050609360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