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羅樂林專訪】花名點解叫「囉囉攣」? 自豪腰圍40年保持32 羅樂林性格唔似大龍生

本地
2021.05.08
1.1k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入行超過五十年的羅樂林,很多人都會叫他做「囉囉攣」,原來這個別名早在邵氏年代已出現。「那時在邵氏拍國語片,大家都叫我羅樂林,羅樂林的國語怎樣說?好多廣東人的國語都只是一般,他們讀快一點,就變了『囉囉攣』,就這樣叫了幾十年,早已習慣了,個個都是這樣叫我,初期一叫囉囉攣,就知一定是行內人,但現在不是,連觀眾街坊都是這樣叫我,感覺很親切,可能花名容易記,現在有些新入行的藝人,覺得這樣叫我不是很尊敬,問我怎樣稱呼?我說不用,個個都叫我囉囉攣,照叫就可以。」

whatsapp-image-2021-04-26-at-15-58-37-1
入行超過五十年,羅樂林直言自己做戲沒有得到什麼前輩指導,主要都靠自己摸索,他說演員是需要演到老學到老,就算到現在他也覺得很多事情都在學習中。
%e5%b9%b4%e8%bc%95%e4%ba%ba001
《年輕人》是羅樂林真正拍的第一套電影,他負責跳舞,對手陳美齡就主力唱歌。

為何當時會投考邵氏訓練班?答案有點老土卻又是事實,就是陪朋友去考,結果朋友考不到而羅樂林卻成功,就這樣入了娛樂圈。「之前是完全沒有這個心,既然入到就儘管嘗試,家人也沒有反對,覺得既然我有興趣,就讓我去做,當時的訓練班比較正統,與現在的演藝學院上課有得揮,上足全日,而且讀足一年,時間都長,我上堂很俾心機,每日拉筋、踢腿,武術及舞蹈的基本功都會做足。」讀了一半,就有前輩帶他們到邵氏片場實習,羅樂林記得當時每日有五元收入,雖然拍過很多電影,不過只是做特約演員,以路人、食客角色為主,沒有對白。「還有舞蹈導師也有帶我們出外做表演,主角在跳,我們在旁邊伴舞,其中有部電影叫《小煞星》,當中有一場舞蹈,由舞蹈導師負責編排,我也有份演出,結果拍這場戲時,張徹導演看中我,有日製片部突然告訴我,張徹導演推薦我跟公司簽約,就這樣入了邵氏,心情當然很開心,很多人試了很多次鏡都不成功。」

55wm02a_crop
羅樂林與前妻陳寶儀早在佳視時代已合作,二人都有份拍攝《雪山飛狐》。

之後張徹導演開拍《年輕人》,找來羅樂林演其中一個要角,拍檔是陳美齡,做他的女朋友,一個跳舞,一個唱歌。「之後拍了好幾部作品,全部的跳舞片都有我份,同期的演員還有狄龍、姜大衞、陳觀泰、李修賢等,除此之外,張徹拍的武打片,我也有份參演,但主力是做文戲,他簽我的時候有告訴我,叫我主力在文戲上,當時我想,你拍武俠片,卻叫我在文戲方面發展,後來外邊有人找我拍武打片,就決定離開,所以我在邵氏的時間不算長,大約兩年左右。」當時有一間富國電影專拍武打片,但羅樂林簽約後,這間公司不久便倒閉,之後他以自由身接電影,再輾轉就入了佳視。「在佳視,大家最有印象的就是我飾演楊過,那時他們先拍《射鵰英雄傳》,我也有份演出,做其中一個丐幫長老魯有腳,後來他們開拍《神鵰俠侶》,我再試鏡,就做了楊過這個角色。但始終當時資歷還新,突然讓我做一個這樣重的角色,加上我廣東話不好,我好似新加坡人,什麼話也懂一點,但就講得不好,還有我本身是潮州人,又有潮州音,楊過的戲分是由頭帶到落尾,不是有幾條線可以幫輕,所以拍起來很吃力,覺得自己演得不好,不過心情沒有因此變得低落,因為已盡自己能力去做。當時觀眾都喜歡看佳視的武俠劇,所以雖然做得不好,但觀眾也愛看。」

%e7%a5%9e%e9%b5%b0%e4%bf%a0%e4%be%b6004
羅樂林大彈自己當年做楊過時很多地方都做得很生硬,不過他直認已盡力,旁邊的工作人員也見他搏了命,所以就算做得不好也不忍心責罵。

佳視結束後,很多演員和監製去了麗的,羅樂林也是其中一個,七九年加入麗的,拍了不少劇集,主力都是武打和古裝。「雖然當年張徹叫我在文藝片發展,但最終我還是去了武打片。那時拍每部武打片都辛苦,因為不同現在這個年代,現在替身多,加上拍攝技術的幫忙,以前我們拍打戲,通常都是一氣呵成打十多個招式,沒有打兩三招之後再剪接,等於以前的歌手,都是一口氣唱下去,不似現在的唱片,可以唱兩、三句,甚至是一句一句唱也可以。」拍武打片,受傷自然是少不免,羅樂林笑言自己的傷患已經多到記不清楚,「這陣子也有些舊患出來,例如現在手臂會痛,記得以前經常出埠拍攝,試過由高處跳下來,幾乎斷腰骨,甚至試過昏迷,也試過騎馬,整個人飛了出來,之後再起身,導演問你有沒有事?也會說沒事,因為當時個個都會是這樣,有事都說沒事。」

八十年代末,羅樂林跟亞視還有一年半的合約,無綫已經找他過檔,當時他也說等合約完結才再談,但無綫急不及待,互相拉鋸後,羅樂林決定完約轉投無綫,到現在足足三十一年,演過的角色多不勝數。「基本上很多都喜歡,但真的要選的話,就一定是《大時代》的股神葉天,連年輕人在街上碰見我,也會記得我的對白,我自己都忘了,很厲害,事實劇本寫得很好。入行那麼久,什麼角色也演過,我是做好角色,觀眾接受就開心,現在最為人熟悉的,當然是大龍生,其實大龍生的角色完全不似我,跟我相反,我比較腍善,亦不喜歡認叻。正如我做奸角比較多,很多人也以為我很惡,我多數演一些情緒起伏比較大的角色,唯一沒有演過就是同性戀,如果接了當然不會介意。」

羅樂林 陳寶儀與家人 mpn

在無綫的日子,羅樂林基本上每年也要拍六、七部劇,每部劇戲分也不少,他說沒有哪套劇拍得最辛苦,最辛苦是幾套劇碰在一起,沒有時間休息。「過來無綫頭二十五年都是這樣,現在當然不能,我已經七十三歲,敵不過歲月,人生沒有得逞強,所以現在別人找我,我很多時都會推辭,主力只是拍《愛‧回家》,不過有時好朋友或監製叫到,也會客串一下。」羅樂林直言暫時還沒有想過什麼時候退下來,現在身體各方面還可以,就盡自己的能力去做,「我覺得不是你想不想做,而是身體告訴你,身體已經不可以,好似肥嘟嘟怎拍打戲?我有一點自豪是,四十年來,我的腰圍都沒有變過,因為我有keep住做運動,很多朋友問我做什麼運動?其實沒有什麼運動可以令你fit,只是你有沒有恆心,還有不要不停的食,食六、七成就要停,此外有一點要緊記,平時褲圍三十二,開始覺得有點緊,就去買一條三十三,之後又換三十四,這是十分錯的,如果三十二覺得緊,就做多點運動,千祈不要去換另一條褲。」

+2

最近有不少跟羅樂林合作過的藝人都不幸離世,他說當然會不開心,不過也明白人生就是這樣,很多事情不能預計,「有些人不煙不酒,很健康,奈何上天注定你要這樣,也是無可奈何,正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情都不能估計,每個人一出世,就行同一條路,但過程中有些人比較幸運,就不會那麼辛苦,有些人很辛苦,但也未必有收穫,有些人傻傻的過一生也可以,際遇很難說,在我心中,我覺得一個家庭是最重要,只要大家開開心心,不用很富有,一家人平平安安,少點拗撬過一日就可以。」

黃秋生 鄭秀文 G.E.M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whatsapp-image-2021-04-26-at-15.58.37-20210504084856-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