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韓君婷專訪】與蔡國威友情不再 破產還債唔想入黑名單 韓君婷:努力走出一條生路

本地
2021.05.01
1.6k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
韓君婷自去年失業後,只靠積蓄過過活,今年一月向法院申請破產來解決財困。
韓君婷自去年失業後,只靠積蓄過過活,今年一月向法院申請破產來解決財困。

韓君婷蔡國威廿多年的友誼,一日間就毀了,兩人由亞視年代已認識,雖然未有正式合作過,但仍然私交甚篤,女方去年三月因情緒問題,不能獨居,蔡國威更邀請她到住處「同居」,雖然一度傳出緋聞,但仍然無阻兩人好朋友的關係,直至早前韓君婷公開承認一月時已申請破產,加上疫情關係失業半年,正當大家以為破產後的她,仍然有好友蔡國威扶持,沒想到她竟然突然遷出單位,寧願住劏房,上周韓君婷接受本刊訪問時,她對這位好友陪她度過低谷好感恩,不過本周她態度突變,接受傳媒訪問是說沒想到蔡國威在她破產後,竟然問她「你究竟幾時搬走?」甚至IG unfollow她,令她感失望,導火線點燃,最終廿多年的友情正式決裂,兩人分別將過往的合照全部刪除。

而蔡國威於社交平台以千字文反駁對方,表示好人難做,坦言從沒有趕對方離開,「這七個字『你究竟幾時搬走?』我可以對燈火發誓,完全冇講過。」他更說同住期間,水電煤都是他自己一個人付費,不過韓君婷每月都有給一千元補貼雜費,他亦不會像「小學雞」般unfollow人。

whatsapp-image-2021-05-06-at-13-49-26

韓君婷事後用「垃圾大話」去形容他所說的事情,經過多日來的是是非非,本刊再找她,她表示心情開始平伏,「我性格直腸直肚,事情講完當然壓力變大了,但我理不到別人如何去看待我?總之人言可畏,目前只可以做好本分,學懂豁達多一點,其實我們之間的問題,已經不想再深入去跟大家去分享,總之我一直都抱以感恩的態度,自從破產消息一出後,我做任何訪問,都表示對他很感恩及多謝,但走到這一步,無論結果是什麼我都仍然感恩。事情被報道後,我不能去揣測其他人的反應,但只可以講,真的體會到道行不夠高,因為我一直對這七個字(你究竟幾時搬走?)真的吞不下去。」

韓君婷跟蔡國威廿多年的友誼,一日間就毀了,
韓君婷跟蔡國威廿多年的友誼,一日間就毀了。

兩人廿多年友情決裂會否感可惜?「我仍然會以正能量去處理所有事情,我覺得人生中會遇到不同的人或事,今次算是上了寶貴的一課,但我不能讓事情再發酵下去,所以不想再在細節上去講,很多事仍然想不透,既然想不透就不要再想,唯有隨心而行。」問到如有機會碰到他,會否打招呼?「如果再有機會碰面,到時候才處理,不過一直以來家人及前輩都教導我,做人的態度是要感恩及有禮儀,所以我一定會遵照這兩句說話,如果將來有機會或有需要,我會以微笑去回應這個人的存在。」

經歷過抑鬱症的她,每日都會花時間打坐來思考人生問題。
經歷過抑鬱症的她,每日都會花時間打坐來思考人生問題。

說到成為破產人士,她說自去年十一月失業,收入歸零,近半年只靠積蓄過日,加上幾年前借貸,又要支付母親離世前治療癌症的四十萬元醫療費用,最終無力還款,欠下三十多萬元債務,於今年一月正式向法院申請破產來解決財困。韓君婷自言身為公眾人物申請破產,絕對不是光彩事,但至少給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四年前我開始借了一筆款項,自己一直都準時還款,已經還了一半,但前年因為媽媽過身,我接近九個月沒有工作,當時只可以再做一次財務整理,將原來的還款期再加長,但其實一直以來最困擾我,是一筆信用卡款項,大約四至五萬元,而這筆錢我還了兩年,都一直只是還利息,所以債項一直都滾存,加上近兩年香港經濟環境變差,又有疫情,去年底原本的新工作都沒有了,令每個月的還款變得很辛苦,之後幾個月實在沒有額外的錢去償還債務,最終一月時做出一個決定,申請破產,因為如果我拖數,就會有人上門追債!雖然暫時沒有這情況出現,但我真的不想家人、朋友、舊同事等被人騷擾,我寧願將這份責任由我本人去承擔,透過破產,由政府監管我的財政,再撥款給我每月開支,餘下的錢就用作還款,至少令我少了一份壓力。」

韓君婷的母親一八年因患癌去世,龐大醫藥費令她的經濟雪上加霜,最終無力償還債務,宣佈破產。
韓君婷的母親一八年因患癌去世,龐大醫藥費令她的經濟雪上加霜,最終無力償還債務,宣佈破產。

她表示很多人會覺得債務數目不算大,為何要做出這決定?但她真的無辦法,才走到破產這一步,「其實數目真的不大,但多少錢已不是問題,以我目前的經濟狀況,每個月還的款項,還不到就是還不到,以前有正職時,可能每個月有二萬元收入,還款一萬後,還有三千蚊家用,兩千蚊交電話費及雜費等,仍有五千蚊當車費及飯錢,但去年失業的日子都是靠積蓄過活,期間有做KOL網上帶貨,平均每個月有幾千元收入,所以失業後仍然可向銀行還款兩個月,但積蓄用完了,你要開始計劃前路,無可能等戶口出現零字,那時才叫真的完了!其實身邊很多朋友同樣有財政困難,問他們借錢?你一樣要還,還不到錢,隨時連友誼都冇。」申請破產,雖然醜,也有很多難聽的說話,但韓君婷希望從這件醜事中,帶出正能量回饋社會,「其實人生無絕路,只要你唔死就得,仍生存,我們就會有肉體,有感覺,有心情,有高低,所以大家都需要互相鼓勵,很多負面情緒都只是一剎那,只要我們願意退一步去看,都可以慢慢解決。」

 

九七年韓君婷參加「亞洲小姐」奪得冠軍而入行,但她的人生相當崎嶇。入行後,男友因患肝癌離世,未忘對方的韓君婷先後患上厭食症與抑鬱症,後來又因意外破相被指整容,前年母親不敵癌魔離世,遇上種種不幸事情,曾一度有輕生的念頭,「當年患上抑鬱症,覺得很徬徨的時候,有一刻不想再去面對任何問題,想完結一條生命,對我可能是變得舒服,幸好當時有一把聲在我腦海中叮了一下,令我醒了,之後大哭一場,發覺自己很自私,最後放棄了。」問她是什麼聲音?「可能因為從小到大我都有信仰,又很愛爸爸媽媽,父母不時會提醒我,一定要孝順,所謂孝順不是俾錢,或口頭上講愛錫父母,是『不可以讓白頭人送黑頭人』,當時這句簡單的說話,真的救了我,否則可能完結了生命。後來媽媽過身後,經過種種打擊,令我學懂人要學懂放下,不要過於執着,只要懂得暫時放開面子,才可以用清醒的頭腦去面對逆境,令自己找到曙光,自己慢慢開始看透人生。」

做瑜珈同樣是她每日放鬆心情的良方。
做瑜珈同樣是她每日放鬆心情的良方。

近一年,她每日都會花十至廿分鐘打坐,令自己放鬆心情去思考,打坐前會想清楚自己有什麼事情想解決?有什麼目標及夢想?然後就利用這廿分鐘的時間,什麼都聽不到?什麼都不需理會?靜靜地令頭腦去吸收這些問題,然後再找出解決方法。現在她會好努力工作償還債務,因為就算破產都要有份責任感,亦不想自己一生也列在黑名單上,「如果你四年內還不清債務,會再有四年的監管期,即是你有八年時間去還款,如果你頭四年還不清,之後四年才清還,你的名譽都不會好,如果八年仍然還不清債務,雖然已經不是破產人士,但會被列入黑名單之內,將來所有銀行或做分期付款都會有問題。」

場地提供:The Grill Room

黃秋生 鄭秀文 G.E.M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whatsapp-image-2021-05-06-at-13.49.26-3-20210506055518-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