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謝茜嘉專訪】摩洛哥老公滯留香港 謝茜嘉的愛情故事 婚姻是一趟旅程

本地
2021.04.30
8.9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謝茜嘉是商台節目主持人兼叱吒903總監,以主持旅遊節目而為人熟悉。
謝茜嘉是商台節目主持人兼叱吒903總監,以主持旅遊節目而為人熟悉。

謝茜嘉在商台主持節目《西加航空》,亦曾在J2台主持多個旅遊節目,近日在香港開電視主持全新節目《旅遊達人滯遊香港》,她在疫情前平均每月去一次旅行,曾跟友人在台灣經營民宿;她今年一月結婚,連老公都是去摩洛哥拍攝旅遊節目而認識,絕對稱得上為旅遊達人;由於疫情,其夫至今一直無法返回摩洛哥,她坦言仍在適應婚姻生活,雖然偶有爭吵,不過二人不同的文化背景,又會互相學習,她覺得婚姻本身已經是一趟旅程。


謝茜嘉丈夫的姓氏是Annouhi,中文直譯阿嚕嘻,令她正式成為阿太,「今年一月結婚,老公暫時留在香港,因為歐洲疫情爆發,現時土耳其及歐洲都沒有航班可回去,香港亦沒有直航機飛摩洛哥,他是有點煩躁,因為沒想過在這裏逗留這麼長時間,之前計劃婚後幾個月,我會飛過去見老爺及奶奶,他一月份來港跟我註冊及見我的父母、契爺及契媽,我們原計劃去年底在摩洛哥結婚,等了又等疫情仍未過去,大家覺得也不一定要搞一場大龍鳳,就很簡單的閉門式婚禮,主要斟茶給長輩。」
Annouhi本身從事建築材料生意,謝茜嘉前年到摩洛哥拍攝旅遊節目,當地友人安排了Annouhi協助她拍攝而認識,「其實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所有事情都是無法預計的,本身跟前男友很早之前已買了早鳥機票,奈何二人發生了很大的爭吵,雙方冷戰一輪,我就裝作若無其事打電話給對方,他告訴我已辦理退票,我的硬朗性格或許是從工作上訓練出來的,我有個導演朋友之前提過想我去拍旅遊片,我就變陣去拍攝,將整件事變為工作的模式,馬上籌備拍攝,我有個聽眾是在當地開民宿的,她就安排一個地膽帶我拍攝,去到如常拍攝,直至尾聲在撒哈拉沙漠,我看着漫天星輝,竟然無故大哭起來,當時還未是我老公的他,見到也非常錯愕,他在拍攝過程原本很憎我,覺得我很港女,性格又急又快,因為拍攝又指指點點,可能是讓他見到我柔弱的一面,很想保護我。」


謝茜嘉這一哭,竟然令她跟Annouhi的距離拉近,二人更開始互相了解對方,愛情故事展開,「我有跟他說這個旅程原本是跟前度男友同行,不過我被分手了,我在那一刻哭,不是想念前度,而是發現自己不懂愛惜自己,試想即使一個朋友約食飯爽約,也會嬲吧!我竟然沒有罵對方半句,馬上轉化成工作,他將機票退掉,就無聲無息地跟我分手,我究竟喜歡過一個怎樣的人?我不是嬲對方,是嬲自己,當然事後有跟對方談過,大家之間沒有仇恨,但醒覺沒有愛惜自己,還要刻意掩蓋失戀的情緒,沒哭沒怒,馬上去工作,我也很懷疑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在大自然力量之下,真正的我就抒發了出來,可能我已經忍了很久,一直沒機會宣洩,當工作完畢,淚水就如決堤般,當時他看到我的表現,覺得我很委屈自己,也在想我以往到底是怎樣生活?他開始對我好奇,又或許是他內心的大男人出現了,想照顧我及告訴我,人與人之間相處並非如此,我們開始多了溝通,我也認識自己多了。」
謝茜嘉身邊很多朋友都問她為何會閃婚?她坦言是這場疫情令自己更認定對方,「我覺得是疫情,令我們有這個決定,去年初爆發疫情,大家都不懂應對,工作上也不知如何繼續,每天開咪到底要發放什麼信息?面對各樣新挑戰是措手不及,不過回家跟他一個視像就沒事了,我在想如果以後要跟這個人一起,也沒有什麼好怕,面對如此大疫情,他也可以紓緩我的情緒,我還要找個怎樣的人呢?」

 


雖然已認定對方是共度一生的伴侶,不過戀愛與婚姻之間還是需要磨合,謝茜嘉表示仍在適應新婚生活,「我一個人太長時間,又不習慣跟人交代,我又喜歡即興去旅行,現在要學習跟人交代,讓對方知道自己幾點會回家,這都是應有的責任,長時間相處一定有磨擦,我們以英文溝通,幸好都不是我們的母語,我平日講廣東話,他平日說阿拉伯語及法語,沒有足夠的詞彙去吵架,如果用廣東話吵架,可能會去到好盡,現在會冷靜下來,想想對方曾經怎樣幫我,疫情之下大家怎樣排除萬難結婚,我就多了一份珍惜。」
婚後沒離開香港,這幾個月二人一起重溫很多香港的景點,當作是本地蜜月旅遊,「婚姻本身已經是一次旅程,大家不同的文化背景,互相學習,每一晚回家也覺得很新奇,互相訴說當天的故事。」

許志安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02cc14ec-ea07-492e-97c2-b7f558581326-2021042915202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