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余慕蓮專訪】毛氈遮頭出院因為…… 下星期打標靶藥 魚毛姐:全靠死撐先過到呢關

本地
2021.04.30
2.4k
撰文:徐雲

「我全靠死撐,終於捱過呢關,既然上天給我一條生路,就讓我再玩多幾年吧!」八十三歲資深藝人余慕蓮,去年傳出患罕見病血液炎,十月底因肺纖維化送入伊利沙伯醫院,當時呼吸困難需要插喉,並進入深切治療部搶救,期間病情一度反覆,經過長達半年的治療,周一(四月二十六號)終於可以出院回家,她為自己能逃過一劫感恩。

魚毛姐出院時,醫生怕她身體弱易感染,囑她不要叫人來接,由醫院用車送她回家。(明報圖片)
魚毛姐出院時,醫生怕她身體弱易感染,囑她不要叫人來接,由醫院用車送她回家。(明報圖片)

余慕蓮住了半年醫院,坐輪椅出院時精神很好,中氣十足多謝各界關心,不過一場大病令她消瘦了,還因為長期臥牀,雙腳不夠力步行,她說:「我知道自己瘦了,回家看到印傭姐姐,竟然肥了一個碼,當初米雪幫我找這個印傭,希望她可以照顧我的起居飲食,才上班幾天我就入了醫院,這半年她一個人在家,好食好住肥了很多,現在輪到我回家好好調理,希望可以早日恢復元氣。」

大姐明非常關心魚毛姐,就算住留醫期間也定期致電慰問。
大姐明非常關心魚毛姐,就算住留醫期間也定期致電慰問。

魚毛姐之前在醫院,不時做物理治療,醫生囑她回家後,請工人扶她多走路,這樣有助恢復氣力,她說:「除了練習走路,還有很多事要學習,在醫院為了方便,一直用尿片,現在回家就要戒片,醫院擔心我晚上去洗手間不方便,建議睡覺時用尿片,但我第一晚在家,已經可以不用尿片,我在牀頭放了一個鐘,晚上去洗手間按鐘叫工人扶我,我們的房間都不關門,方便隨時召喚。」以前她曾經試過在洗手間跌倒,現在去洗手間如廁或洗澡,為安全都要印傭從旁相伴。

她回到家發現牀單、枕頭套,全部煥然一新,家中日用品也一應俱全,全靠好友張姑娘和鄰居吳太太,在她入院期間代為安排和照料,「入院期間全靠她們幫忙,否則出糧給工人、交管理費,都不知道怎樣安排?我雖然有錢,但去不了銀行,工人要出糧又要生活費,吳麗珠幫我打電話聯絡銀行經理,結果要朋友幫我去銀行拿提款單,帶到醫院給我簽名,才能取五萬元出來應急,出院時已經用得七七八八,所以要盡快去銀行取錢。」魚毛姐急於去銀行取錢,除了應付日常生活開支外,最主要下個月開始,要接受標靶藥治療,她說﹕「我之前擔心不夠現金,因為標靶治療都幾貴,後來醫院告訴我可以用信用卡付款,現在就不用急於去銀行提款,醫生吩咐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剛出院盡量不要見人,因為身體仍然虛弱,萬一不小心被感染就很麻煩。」

回家後,魚毛姐在牀頭放了一個撳鐘,隨時召喚印傭姐姐相助。(資料圖片)
回家後,魚毛姐在牀頭放了一個撳鐘,隨時召喚印傭姐姐相助。(資料圖片)

除了取錢應急,她還希望盡快剪頭髮和扮靚靚,打扮得精精神神見人,入院期間醫院曾幫她剪頭髮,但她對醫院剪的髮型不太滿意,她說:「個個病人都係八、九十歲的阿婆,醫院幫我剪了個『阿婆頭』,不好看,我要找相熟髮型師剪個合心意的髮型,還要將白頭髮染黑,雖然我都係阿婆,但不想讓大家看到自己個殘樣。」

她透露出院當日,護士已經預先報料,告訴她門外有記者等候,為免「阿婆頭」曝光,她只好戴上帽子,還向護士借了毛毯遮掩,以免被人拍到又瘦又殘的樣子,她說:「我知道大家關心我,之前就都以為就咁樣同大家講『拜拜』,這段時間娛樂圈好多老友記都要講『拜拜』,炳哥(譚炳文)走完到琴姐(李香琴),還有吳孟達、黃樹棠,連年輕的智叔廖啟智也走了,像排隊一樣走完一個又一個,我以為自己都在排隊,想不到上天放我生路,你問我靠什麼捱過來?我想全靠『死撐』捱過這一關。」

她認為一切都是天注定,所以特別感恩,當初因呼吸困難要插喉,還以為就算捱過這一關,以後的日子也要長期孭喉做人,想不到可以靠自己再呼吸,曾經開喉的傷口竟然埋了口,不過醫生擔心她被嗆到,現在喝水和飲湯要加凝固粉,食物就要切碎後進,她說:「我都知道要慢慢調養,醫生、護士擔心我臥牀太久,怕我有抑鬱症,我告訴他們不用擔心,能夠出院回家不知幾開心,在家裏就算只是看電視和雜誌,已經好滿足、好感恩。」

黃秋生 許志安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14sn23g-2021042909200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