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敖嘉年專訪2】做茄喱啡睇吳君如 莫華倫腔口唱張學友

本地
2021.04.20
1.1k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b

(髮型:Jay Cheung@HAiR / 化妝:KtinCarrie / 服裝:FILAHK /

場地:Soil to Soul 土生花)

敖嘉年在藍田邨長大,他自認是窮家小子。「藍田廿二座,全屋一百多呎,有條長走廊,一羣小朋友在走廊玩滑板、雪屐。」

父親在酒樓做廚師,他放學後就在廚房坐在米袋上,等爸爸收工。初中時,他和朋友貪玩做過茄呢啡。「有得玩,有飯盒食,又有錢,百多元一晚。我拍過電影《霸王花》,我們在德福滾軸溜冰場拍攝,可以免費玩,還可以看明星,有吳君如,有杜德偉,我們覺得這個哥哥很有型。還有劇集《大運河》,梁朝偉黐鬚飾演虯髯客,我演村民。」

在他記憶中,少年時父母經常吵架。「長大了就明白,都是性格不合那些問題,我細個很百厭,時常被阿媽阿爸打,心裏只想:『嘩,吵得咁勁嘅?不要打埋我。』」

後來父母離婚,幸運的是,父親再娶,敖嘉年和繼母很合得來,和同父異母的弟妹也很好感情。「我弟弟大學畢業了,他很乖,眨吓眼廿幾歲了。」

敖嘉年在屋邨長大,與姊姊感情要好。
敖嘉年在屋邨長大,與姊姊感情要好。

參加歌唱比賽

敖嘉年是一個懂得找機會的人,十幾歲參加《歡樂今宵》的卡拉OK歌唱比賽。「我讀書時學聲樂,喜歡聽巴伐洛堤、莫華倫等,用歌劇方式唱流行曲,鄰居聽到說很奇怪,之後我才改變唱法。一班朋友去參加歌唱比賽,我入到決賽,唱張學友《舊情綿綿》,髮型像郭富城,又瘦,西裝借回來的,很大件。」是玩,也是人生經驗。

後來他在工業學院讀時裝設計,畢業後在工廠做助理設計師,時常要到內地看貨辦。「做到香港的工廠結業,全間廠遷到內地,失了業,就去讀電影,認識了張叔平先生,學到電影美術、服裝的知識,跟過趙文卓《刀》的美指工作。」

敖嘉年1994年參加《歡樂今宵》的卡拉OK歌唱比賽,那時他18歲。
敖嘉年1994年參加《歡樂今宵》的卡拉OK歌唱比賽,那時他18歲。

他接着去了HMV唱片店打碟,朋友叫他一起去香港電台考DJ。「坐巴士去,見到泊着很多名車,心想那麼多有錢仔來投考,機會渺茫。」

他以為自己表現一般,結果千多人篩剩六十人,他入到第二輪面試,要見倪秉郎、周國豐等。「緊張到我呢,坐在直播室內,一枝咪,有張紙,紅燈一亮,就揭開紙回答問題。」他以為自己表現不好,結果又成功闖關,入選十四人DJ訓練班,未讀完就獲聘為兩男兩女DJ之一。

敖嘉年 (後左) 讀DJ訓練班的時候
敖嘉年 (後右) 讀DJ訓練班的時候

目睹血案現場

敖嘉年由電台DJ進入娛樂圈,主持過深宵音樂節目,一把靚聲有發揮機會,他亦在電台遇上伯樂洪朝豐。「他是我的恩人,找我一起主持一個唱歌節目,吸收了很多經驗,亦是他介紹我到無綫試鏡,入了無綫做《城市追擊》。」

他在《城追》做外景主持,有點像做記者,採訪過不少大案。「有一單很深刻印象,是突發新聞,西環發生一宗兇案,我們到達時案發不久,警察封了藍色帶,大門半掩,我望入去血迹斑斑,還有血腥味,警察開大冷氣,又點香僻除味道,我要做現場報道。」

後來他由綜藝組轉到戲劇組,曾勵珍找他演電視劇《封神榜》,演木吒。「我連劇本都不懂得看,我還問監製:『我的樣子適合古裝嗎?』結果一戴頭套,就真的是古裝人。」

敖嘉年入無綫第一份工作,與鄧梓峰、黎芷珊、廖啟智等主持《城市追擊》。
敖嘉年入無綫第一份工作,與鄧梓峰、黎芷珊、廖啟智等主持《城市追擊》。

被老前輩揶揄

他遇過不少奚落,一位老前輩跟他說:「你咁嘅死人款,今年做完,明年就不要再簽了。」他一直捱下去,由零演戲經驗,時常被人罵,到第二部劇《無頭東宮》,到日接夜、夜接日天天開工,拍到李添勝監製的《巾幗梟雄》富家子必文,令他拿到飛躍進步男藝員。

敖嘉年在《義海豪情》和黎耀祥合作,角色排骨仔成了代表作之一。
敖嘉年在《義海豪情》和黎耀祥合作,角色排骨仔成了代表作之一。

「演必文經常要罵人,人很躁,也頗辛苦。演這個角色前,添哥給我很大信心,很多人覺得我演不到,添哥覺得我能勝任,我是事後才知。」

《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排骨仔很多觀眾都讚,有份候選最佳男配角,亦令他拿了馬來西亞的男配角獎。「排骨仔令我在內地、東南亞、歐美、香港,很多人都叫我排骨仔,一生之中有個角色,可以令觀眾叫我叫到排骨佬、排骨公,仙遊後都叫我排骨仔都沒有所謂。」

c

 

許志安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b-2021042004034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