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黃樹棠逝世】讚黃樹棠用心對待粉絲 尹天照鬧完棠哥唔安落

本地
2021.04.16
750
撰文:齊森

黃樹棠在《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中的角色求叔何應求,深入民心,演殭屍況天佑的尹天照跟棠哥認識了三十多年,對於好友離世,自然非常傷感。「他第一次大腸癌入醫院,我是不知道的,直至後來一次飲茶,他才告訴我曾經死過翻生,然後詳細講我知病情,今次之前已經收到消息,因為疫情問題未能探望,但一直都有打聽他的情況,知道他要不斷食止痛藥已經心知不妙,怎知上星期六一覺醒來,就說他走了。」

尹天照和棠哥既是老友又是同區街坊
尹天照和棠哥既是老友又是同區街坊

尹天照說最後一次見棠哥是幾個月前,他說:「其實我和他住得很近,他住我隔籬的屋苑,但我們沒有試過在同區碰過面,通常都是約出來飲茶,幾個月前,我們因為有工作傾談,他來了中環和我飲茶見面,當時我還以為不久將來跟他還有合作機會。」
二人在亞視期間合作過不少劇集,當中最令觀眾印象難忘當然是《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拍《殭屍》時,有他在場一定很開心,記得當時因為經常要飛紙仔,棠哥常常都不記得自己要說什麼?之後大家就會笑到NG;不過,說到最深印象還是《天蠶變》,有一次拍攝時我當面罵他,那時他帶兒子來拍戲,埋位時他說不知道要做什麼?我說做演員怎可以這樣?說了他一兩句,直至幾年前一次傾偈,他說回這件事,說不好意思,當時因為家庭發生問題,心情不好,了解原因後,反而我更不安樂,如果我那時知道他是因為這樣而影響演出,我肯定不會出聲。還有幾年前,有個八達通廣告找我拍攝,其中一個角色我覺得棠哥很適合,便提議由他做,之後我更親自找他,跟他說這個廣告酬勞一般,問他有沒有興趣?他說沒問題,就當玩吓也好,結果這個廣告就成為我們最後一次的合作。」

尹天照的影迷到香港,都由棠哥接送招呼,帶大家到處遊玩。
尹天照的影迷到香港,都由棠哥接送招呼,帶大家到處遊玩。

尹天照更說棠哥的好,不只是對朋友,就連影迷他都是用心對待。「我的各地影迷都是他幫我聯繫,因為他知我為人沒有他那樣有心,以前每次有內地影迷來香港,他都會安排他們跟我吃飯見面,所以當影迷會知道這個消息後,很多人都很傷心,甚至有人說以後來香港,再沒有人去地鐵站接他,再沒有人陪他食飯,再沒有人陪他周圍行山。」

陳啟泰和棠哥合作拍《殭屍》劇集,難忘棠哥熱心助人。
陳啟泰和棠哥合作拍《殭屍》劇集,難忘棠哥熱心助人。

至於在《殭》劇演山本一夫的陳啟泰,他回憶跟棠哥的合作,「跟棠哥合作最多是在三輯《我和殭屍有個約會》,跟他最大回憶是以往一起玩電單車,十幾年前經常一起遊車河,峰哥(鄭恕峰)也是我們的車友,棠哥份人沒有架子,又玩得、又風趣,所以跟比較後生的演員也玩得埋,這位前輩是極有義氣及樂於助人,幾年前有個客是他認識的,我跟那個客人洽談工作,是棠哥替我穿針引線,我要上中山見客,他還陪我一起搭船回國內,這種如此熱心的前輩真不知再去哪裏找?兩個多月前也跟棠哥聯絡過,當時有個舊同事結婚,他給我們看一些以前玩車的照片,我有問他借一些相片,放在自己的網上頻道介紹,很可惜他不能親眼看到,其實他當時也有說近期身體有點不適,我平日有研究一些另類療法,問他有沒有什麼可幫忙?他說沒關係,過幾個月便可以出來跟我們一起食飯,很可惜沒機會再跟他一起,我很深刻那次在婚宴上,他提到很多以往拍電影的故事及趣事,有一樣我覺得很受用,他說以往很大脾氣,大家都知當時他在電影圈是紅透半邊天,不過他自言由於脾氣火爆,得罪過不少人,他有說當時自己也不對,在我們後輩聽來很受用,他沒有用說教的方式,只是跟我們分享經驗,我在此希望棠哥一路好走,一班朋友仔會永遠懷念他。」
而演妙善上師的陳煒說,因為疫情關係少了見面的機會,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是一年半前,因為江美儀跟棠哥同日生日,「我們當時約了出來食飯,基本上我當年初入行已認識他了,都已經廿幾年,記得我一入行第一套亞視電視劇《雪花神劍》,我們有很多對手戲,因為劇中他是武功高強的前輩,經常在我身邊,他好玩得,通常一般新人入行見到前輩會窒一窒,會驚,但面對他,反而會令新人不感到害怕,可以很放鬆合作。」

鄭秀文 許志安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96749fd4-1c18-4085-9199-39980bff197f-2021041510054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