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黃樹棠逝世】獨家訪問兒子黃榮璋 黃樹棠最後歲月 心願未了交託冼顥英完成

本地
2021.04.16
2.3k
撰文:徐雲

資深演員黃樹棠,四月十號凌晨在將軍澳醫院因肺癌離世,終年七十七歲,棠哥的兒子黃榮璋已安排於五月五號在世界殯儀館為父親設靈,當日並設公𥙊,讓喜愛棠哥的觀眾也能前來悼念;六號出殯。棠哥的兒子接受本刊訪問,說到父親的最後歲月,生前父親叮囑他,希望有寧靜的喪禮,不要任何宗教儀式,遺體火化後用綠色殯葬,將骨灰撒在紀念花園,只願化為塵土回歸大地。

黃樹棠和兒子黃榮璋感情深厚
黃樹棠和兒子黃榮璋感情深厚

黃榮璋透露父親黃樹棠一月開始,感覺呼吸不暢順,當時覺得力不從心,從洗手間走到客廳,短短幾步路也氣喘噓噓,起初以為是氣管問題,打算覆診時再問醫生,黃榮璋說:「有一天爸爸在家,突然抖不到氣,幸好我也在家,馬上叫救護車送到急症室,醫生檢查後,指其中一邊肺,已經因肺癌失去功能,由於癌細胞擴散到淋巴和心包,當時心包積水令他不能呼吸,醫生為他做了心包放水手術,情況穩定後,過年前出院回家休養。」

黃榮璋表示爸爸安詳離世,生前已妥當安排身後事。
黃榮璋表示爸爸安詳離世,生前已妥當安排身後事。

醫生診斷棠哥為肺癌四期,雖然會進行相關治療,但情況並不樂觀,棠哥也曾問醫生自己還有幾長時間,醫生指大概一年左右,心中有數的棠哥表現豁達,逐一向兒子交代身後事,從喪禮的安排到遺囑處理,都一一考慮妥當,黃榮璋說:「爸爸可以出院回家過年,已經覺得好開心,這段時間是我們父子關係最密切的日子,大家都知道時間已經不多,我們幾乎每晚都傾偈,沒有想像中的沉重,反而很溫暖,因為我們無所不談,爸爸就算交代身後事也很平靜,他說只要不將他的骨灰丟到大海就可以,他喜歡大地,香港地方太小,他不想我為了找龕位頻頻撲撲,更不希望我清明和重陽節時,人迫人去拜祭他,撒在紀念花園化為塵土回歸大地,已經是最好的歸宿。」

棠哥病中推了兩部電影可惜,去年曾拍電影《鞋匠的一生》。
棠哥病中推了兩部電影可惜,去年曾拍電影《鞋匠的一生》。

棠哥雖然知道時日無多,但就囑兒子不能透露任何消息,甚至要瞞着家姊、哥哥、妹妹等親友,因為已經無藥可醫,就不希望大家為他憂心,為免朋友起疑,他一如以往般,定時在微信朋友圈上載照片,向大家更新近況,直至三月十一號,最後一張圖片是蒸黃花魚和菠菜湯,棠哥寫上:「簡簡單單又一餐!」

棠哥和太太離婚後,兒子黃榮璋曾和媽媽生活,直至0五年媽媽癌病去世後,才開始與棠哥生活。
棠哥和太太離婚後,兒子黃榮璋曾和媽媽生活,直至0五年媽媽癌病去世後,才開始與棠哥生活。

十一號後,棠哥的呼吸愈來愈辛苦,因為不想再進醫院,一直努力堅持下去,直至三月十八號,再度因呼吸困難被救護車送入院,黃榮璋表示爸爸再入院,已經要插喉才能呼吸,之後進入深切治療部,醫生注射鎮靜劑,希望他可以自行呼吸,但棠哥已失去意識,某天卻突然清醒,還能聽到家人和他說話,「我告訴爸爸正在做的治療,他豎起手指公讚好,和我有眼神交流,我以為他會逐漸好轉出院回家,想不到第二天急轉直下,再也沒有醒來。」

棠哥早年煙癮甚大,後期為保持身手露活決定戒煙。
棠哥早年煙癮甚大,後期為保持身手露活決定戒煙。

他坦言爸爸早年有吸煙,最厲害時一天吸三包,後來拍動作戲力有不逮,毅然戒煙令身手更俐落,他說:「爸爸幾年前患大腸癌,手術後很注重健康,生活定時努力運動,飲食也很清淡,之前不停有工作,除了拍戲還去登台,去年疫情開始所有工作停頓,以前就算沒有工作,也去大陸探朋友馬不停蹄,我估計是突然停下所有工作,就像一條繃緊的橡筋,一放鬆很多病痛都走出來。」

棠棠年輕時非常火爆,透露因拳打無綫高層被列入黑名單。
棠棠年輕時非常火爆,透露因拳打無綫高層被列入黑名單。

棠哥早年有宗教信仰,但喪禮不想有任何宗教儀式,甚至不會燒香,黃榮璋表示爸爸以前在家會點檀香,他因為有哮喘,每次聞到香味,都覺得辛苦要躲進房裏,棠哥呼吸出現問題時,有一天和兒子說:「我終於明白你的感受,有時隔籬鄰舍有煙味,我聞到都覺得好辛苦,所以讓我走得舒舒服服、安安靜靜,不要聞到這些味道,也不要嘈雜的聲音。」

棠哥去年底到小學教功夫,病中念念不忘曾教過的學生。
棠哥去年底到小學教功夫,病中念念不忘曾教過的學生。

棠哥去年底開始,在九龍城一間小學,教五、六年級的學生練功夫,還計劃為他們拍十分鐘的短片故事,培養小朋友的武術精神,鼓勵新一代強身健體,教了幾堂開始病發,他特地打電話給冼灝英,託對方接棒希望教下去,病中念念不忘曾答應學生,將他們的學武經歷拍為短片,黃榮璋透露,爸爸曾希望到時坐輪椅到場欣賞學生們的成果,為令爸爸安心,他為短片寫好故事,武術課程完結後,由冼師傅和李潤琪負責拍攝。

冼灝英感激棠哥的提擕和照顧
冼灝英感激棠哥的提擕和照顧

冼灝英接受訪問時表示,一定會完成棠哥交託的工作,校方和學生知道棠哥去世的消息都很難過,棠哥年廿八打電話給他,表示身體不適,希望他代為教學,冼師傅一心以為棠哥休養後會康復,他說:「我們還有很多合作計劃,《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之前出了漫畫,還打算推出遊戲程式,這套劇是很多人的集體回憶,棠哥因為求叔這個角色,在國內有很多粉絲,他一走把這個角色也帶走了,大家收到消息都很難過。」冼師傅當年初入行,在劉家班跟劉家良師傅拍戲,當時棠哥非常照顧新人,經常為他們安排演出機會,冼師傅視棠哥為家人,他說:「我跟着棠哥從替身到武指,他去台灣、東南亞和大陸發展,都不忘提攜我,他是我永遠心懷感激的前輩。」

G.E.M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4f4de73f-ad48-433a-9d1e-d129dad715bd-2021041509512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