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劉少君專訪】無悔跟郭少芸拍《真情》撻着 染疫康復捐血做研究 劉少君遇金融風暴無緣上市

本地
2021.04.09
2.7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今年六十歲的劉少君,近年多在國內發展,早前回港拍了ViuTV劇集《冥冥之中》。
今年六十歲的劉少君,近年多在國內發展,早前回港拍了ViuTV劇集《冥冥之中》。

本港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曾拍無綫經典處境劇《真情》的劉少君,去年七月成為首批確診的圈中人,即時登上港聞版,娛樂圈中人人自危,事隔九個月,一度喪失味覺的他,已完全康復,由於血液中已有抗體,感激被醫護救回一命的他,亦簽下同意書,在每次覆診時捐出五百毫升血液,作為醫學研究及幫助其他確診病人。
劉少君是無綫第八屆藝員訓練班學員,他說自己入行因為繆騫人,當時在嘉禾做場記認識做《神偷妙探手多多》女主角的她,她讚劉少君靚仔,還替他拿藝訓班報名表。

劉少君當年亦是小鮮肉一名,李翰祥在邵氏拍的最後一部電影《三十年細說從頭》,他亦有份演出。
劉少君當年亦是小鮮肉一名,李翰祥在邵氏拍的最後一部電影《三十年細說從頭》,他亦有份演出。

劉少君有一姊四弟,小學就讀九龍塘小學,成績優異的他曾考上醫科,不過最終轉讀自己有興趣的傳理系,「我讀過一段時間醫科,曾在廣華醫院血庫實習,做了兩、三個月,每天去替孕婦及嬰兒抽血,覺得很刻板,後來就轉讀浸會傳理系,我沒有後悔,人生不論賺錢高低,最重要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才不枉此生,不應該見近期做金融好發達,打政府工好穩定,就隨波逐流去做,做人有理想會開心點;當年我在嘉禾學做場記,拍《神偷妙探手多多》認識女主角繆騫人,她讚我靚仔,問我為何不去無綫當演員?我聽到就耍手擰頭,覺得自己不行,結果她替我拿報名表,鼓勵我去考訓練班,我是無綫第八屆訓練班學員,李成昌、廖啟智、艾威、黃敏儀、陳敏兒及周秀蘭都是同班同學。」

利智當選亞姐冠軍後,拍了唯一一套的電視劇集《貂蟬》,劉少君在劇中飾演她的戀人樂奔。
利智當選亞姐冠軍後,拍了唯一一套的電視劇集《貂蟬》,劉少君在劇中飾演她的戀人樂奔。

劉少君父親從事洋服生意,他入行有父親在背後全力支持,當場記的時期已經西裝骨骨兼周身名牌,手執的名牌袋隨時是普通打工仔的兩個月人工,跟其他打扮隨意的幕後人員相比,不難看出來自富裕的家庭,「我年輕時很少穿T恤及牛仔褲,平日都穿西裝褲,其他場記背個牛仔布袋,我沒有牛仔布袋,在爸爸的洋服店拿起個LV擺放場記單便出外景,人家看我可能覺得好奇怪,我見到其他人看我的眼神也很奇怪,慢慢才改變自己的打扮,我做《網中人》及《楚留香》的場記時,試過穿一身西裝出外景被導演投訴,去到很荒蕪的地方拍外景,這一身打扮是有點浮誇的;爸爸很支持我的工作,覺得年輕人喜歡創業或創作都可自由發揮,我讀訓練班時期,廣播道是五台山,爸爸還特意為了方便我而搬家,一家人搬了去廣播道商台對面住,當時劉德華也是住在這裏,他住前面,我就住後面。」

在邵氏得到楚原賞識,他亦有份演出由楚原執導的《楚留香之幽靈山莊》。
在邵氏得到楚原賞識,他亦有份演出由楚原執導的《楚留香之幽靈山莊》。

劉少君在無綫訓練班畢業後,並沒有得到機會在幕前發展,後來由契爺鄒定歐(鄒文懷胞弟,前嘉禾電影(香港)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穿針引線下加入邵氏,並獲方逸華及楚原賞識拍過多部電影,包括狄龍主演的《書劍恩仇錄》,及陳百強、張國榮主演的《失業生》等,「無綫第八期訓練班有百多個學員,分三階段,每四個月淘汰一批學員,我去到最尾的六十人,順利畢業,當時無綫分幕前及幕後簽約,我被簽做幕後當場記,幕前則做後備,我在那段時間學了很多做幕後的工作,不過也不甘心,不認為自己演技差,還是想試做演員,我契爺就引薦我入邵氏,我原名叫劉強富,藝名劉少君是方小姐及楚原替我改的,當年在邵氏也拍了很多武打片,在楚原班底之下,是元華及元彬教我動作,也拍過劉家良的《霹靂十傑》,是他親自教我,做演員後才學武術基本功,之後亦有再學跳彈牀。」

劉少君在八二年與當時尚未成為歌手的劉美君拍攝港台劇《江湖再見》,此劇更揚威美國電視節。
劉少君在八二年與當時尚未成為歌手的劉美君拍攝港台劇《江湖再見》,此劇更揚威美國電視節。

劉少君在電影圈拍了約八十部電影,已經嶄露頭角的他,獲邀加入亞視拍劇,有段時間又去了日本及台灣拍劇,甚至當上了導演及製作人,「拍邵氏電影有些知名度後,就去了亞視拍了《滿清十三皇朝》、《少林英雄》及《貂蟬》等劇集,亦試過一整年都拍港台劇,很幸運拍了一套《江湖再見》,此劇更獲得美國電視節電視劇特別獎,導演是單慧珠,劇中跟劉德華及劉美君合作。我亦有在日本拍過劇,在日本藝能界受訓三個月,當年跟莫少聰一起去日本發展,不過我們讀不同學校,當時是澤田研二及近藤真彥當紅的年代,香港正流行日本風,其時韓國風都未出現,唱歌及跳舞也有學,不過我覺得言語不通,最後也回來香港,繼續搞電影;我也去台灣拍了幾百集劇集,當時台灣電視劇很蓬勃,電視台競爭激烈,收視好就不斷添食,我在台灣發展了兩年。」劉少君在八九年首次以老闆身份開拍電影《喋血邊緣》,契爺在背後替他安排在世界各地賣埠,令他賺到第一桶金。

劉少君在處境劇《真情》飾演上等人梁舜燕的兒子阿華,令他人氣急升。
劉少君在處境劇《真情》飾演上等人梁舜燕的兒子阿華,令他人氣急升。

劉少君在九五年重返無綫,在經典處境劇《真情》中飾演上等人梁舜燕的兒子阿華,人氣急升,「在亞視拍了一段時間,劉家豪叫我返無綫拍劇,返去見珍姐(曾勵珍)就簽了八十五集《真情》,每集半小時,因為收視好,再加至二百集,一直加至一千三百集,《真情》是我演藝生涯首選喜歡的,劇中有很多前輩,跟他們合作交流,獲益良多,古裝劇就一定是在亞視年代拍的《滿清十三皇朝》,及跟利智拍的《貂蟬》,那個年代亞視拍的古裝及武俠劇水準是比較高,拍完《真情》就去了做生意,主要投資飲食生意,最高峰時有十三間店,飲食、服裝及皮具等,會計師說開多八間就可以上市,誰知九八年金融風暴來襲,所有事都付諸流水,人生就是有高高低低。」去年,劉少君獲ViuTv之邀,參演《冥冥之中》電視劇,跟郭羡妮、潘燦良、劉心悠及蘇志威等人合作。

劉少君與周秀蘭是同期訓練班同學,二人拍拖十五年才結婚,婚後育有一女,可惜最終離婚收場。
劉少君與周秀蘭是同期訓練班同學,二人拍拖十五年才結婚,婚後育有一女,可惜最終離婚收場。

劉少君與前妻周秀蘭育有一女,當年跟郭少芸拍《真情》戲假情真,緋聞鬧得滿城風雨,最後跟周秀蘭離婚收場,有傳他離婚時放棄所有資產,是「淨身出戶」,他表示事隔多年,不希望重提舊事傷害對方,「我們是訓練班同學,由相識至拍拖超過十五年,結婚五年便離婚,九五至九六年,很多人都想移民,當時我只有三十多歲,是不是要在溫哥華過下半生?我也很疑惑,不停加港兩邊走,其實我不太喜歡當地生活,我認為自己對每一段感情也是認真,不是玩玩吓,之前段感情發生問題,再有一段新感情,我覺得兩段感情是沒有關係的,後來跟郭少芸的感情,我有看報道知道她說很後悔,在我來說兩個人一起沒有後不後悔,緣份來就來,散就散。」

劉少君去年七月確診新冠肺炎,留院接受治療十一天。
劉少君去年七月確診新冠肺炎,留院接受治療十一天。

新冠肺炎肆虐,劉少君是首批中招的圈中人,目前康復進度良好的他,仍要定期覆診,「去年七月份病發,麥德羅經常有表演,我覺得我確診原因,是其時經常跟他一起游水練氣,大家又好朋友,游完水一個魚柳包兩份食,一定感染啦!他喊苦喊忽打給我,告知我他確診,我剛開始病發有咳嗽、傷風及頭暈,我估計已中招,直接打九九九報警,講明我跟確診者有緊密接觸,入到伊利沙伯醫院檢測後證實確診,之後便入了ICU,很幸運遇上主診的陳醫生,很細心醫治我,他說有四種方法醫,我就說一切由他決定,就用了愛滋病療法醫治,一個療程十四天,隔日要打一針,共打七針,我打到第五枝針,指數已完全正常,在醫院住了十一天,首一星期是最難捱,第三日開始要用氧氣幫助呼吸,一路聞氧氣至第八天,我不感到有什麼後遺症,不過有朋友就表示會脫髮,而我出院後失去味覺,酸甜苦辣也嘗不出,我試過喝醋也是沒味道的,幸好一星期就恢復味覺,之後就跟隨醫生指示運動及食療,大約個多月去覆診一次,每次都照肺及做心臟檢測,我填了同意書,讓醫院每次抽取我五百毫升的血,這些血他們可用來研究及幫助其他確診的人,因為我的血已有抗體,我很樂意這樣做。」

G.E.M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30630d65-d123-4c20-b940-5a85730c92f6-2021040708553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