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夏玉麟專訪】跟張國榮讀同期訓練班 夏玉麟患肺癌已無藥可醫

本地
2021.03.19
10.6k
撰文:冼麗宜攝影:鍾漢平

過去一年不少圈中藝人因病離世,六十八歲的資深演員夏玉麟,在一八年不幸確診了肺癌四期,經過兩年多的治療,早前醫生跟他說,所用的藥已沒有什麼效用,餘下的只有等待。回想發現自己患上癌症是一八年六月的事,當時他像平常一樣,在酒樓飲茶,突然有鼻血流出,咳嗽時還帶有少少血絲,不過他直言那時並沒有怎樣理會,「我是第二日才去看醫生,他馬上叫我去照肺,結果做完檢查,終於確診。現在的病情是,已經食盡第一代和第三代的鏢靶藥,做過電療,做化療又不成功,要打六針,我打了四針已經沒有效,另外一種叫免疫治療,要用很多錢,有一個基金答應幫我,但我沒有那種基因,所以不可以做,現在只可以聽天由命,盡量保持心情開朗,我看報道說劉家良師傅都是肺癌,他也捱了十九年,希望我也可以捱耐一些,我沒有想會這樣快,我只是六十尾,我以為身體有毛病會是七十多八十歲才會發生,之前我的體能是可以的,現在其實都有力,只是我的腳被侵蝕了,要拐拐的行路,手則暫時還沒有事。」

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1
曾經是教師,對文學有一定修養,夏玉麟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寫一本關於自己的自傳,以作紀念。
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2
在學校除了教歷史和文學外,也教過體育,帶過學生出外比賽並得到好成績,夏玉麟說自己以前體能一點也不差,可以單手跳過欄杆。

年輕時的夏玉麟,生活過得不錯,中學畢業後去了台灣讀大學,完成學業回來香港開始教書,後來為了興趣,又不怕辛苦,跑去報讀藝員訓練班,兼職拍劇,七五年入行,拍過超過四百套劇集。「因為中學時參加過話劇,亦玩過業餘的劇社,對演戲有興趣,於是去考麗的第一期藝員訓練班,訓練班是晚上讀,我日間繼續教書,當時很多訓練班同學都沒有工作,要靠我接濟,因為只有我有人工,讀了一年,中間有個小插曲,張國榮參加歌唱比賽,得了第二名,訓練班總監張清先生,叫他來訓練班學習演技,當時我是班長,張清就叫我照顧他,之後亦有機會跟他拍劇,如《甜甜廿四味》,劇中我做老師,他做學生。」

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5
夏玉麟讀麗的訓練班時,張國榮曾插班做過旁聽生,之後二人更試過一齊拍劇。

因為要教書的關係,拍攝時夏玉麟會主動跟導演溝通,希望可以在晚上十一點前完成,讓他回家。「但有時不能遷就,始終不是主角,所以也試過要拍到半夜兩、三點,有一次更是通宵,第二日又要教書,不過說到最辛苦還是一九年,有個導演找我拍微電影,其實我是不想拍,但難得可以第一次做微電影的主角,其中一日拍攝,由早上十一點拍到第二日的十一點 ,足足二十四小時,當時我正在食第一代的鏢靶藥,所以很辛苦,但都堅持拍完。後來導演拿了這套戲參加新加坡的比賽並成功得獎。」

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4
因為要保持教師的形象,所以早期多演一些好人的角色如警察等。

夏玉麟很喜歡演藝工作,初入行時甚至想過全程在這一行發展。「拍了幾年戲,就不想教書,去了無綫做PA,但因為PA工作實在太辛苦,最後都沒有再做,還是回去教書,然後當兼職,繼續拍劇,到現在也拍了差不多四百套,同過十二個影帝或視帝做過對手戲,當然有五句對白以上的才叫對手戲,當中包括有古天樂、黃秋生、林家棟、張家輝等,甚至最近的視帝王浩信,在《解決師》也合作過。」跟他合作過的演員中,他說最難忘就是秋官鄭少秋。「他很客氣,一來就會先跟你打招呼,他的眼光很銳利,我很敬重他,記得有一次跟他拍外景,他化了一個滿頭白髮的妝,未埋位時我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後他說也想去,於是我帶他去,因為當時拍攝的地點是油麻地最多惡人的地方,他去到門口時被人攔着,不讓他進,我就多口說了一句,鄭少秋也不可以嗎?他們望清楚才知道是他,就讓他入。」

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3
跟黎明合作過很多次,當中包括他的經典劇集《今生無悔》。

在這行四十多年,夏玉麟就連一些沒合作過的藝人也有淵源,其中一個就是天后梅艷芳。「有段時間我在亞視拍劇,因為梅愛芳而認識她,那次我和梅愛芳等演員坐在一起傾偈,剛好梅艷芳來到,她姊姊就對她說我是教書的,叫她跟我傾偈,當時她就問了我一句,『人生有什麼意義?』 二十多年前,我年紀還小,我也不知道怎樣答她,只說人生就是要感受這個世間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就好似你,在荔園的時候,唱歌受盡白眼和奚落,現在貴為天后,萬人愛戴,這就是人生,她點一點頭,這就是我跟她一個小小的交流。」還有一個同樣是重量級的前輩,雖然未曾合作,卻認識了夏玉麟很久。「大碧姐鄧碧雲曾經跟我舅父拍過拖,自小認識我,她叫我阿麟,八、九十年代,我除了拍劇,也有拍電影,有一次大碧姐在片場見到我,問我是不是來搵多個錢?之後整個製作團隊都望着我,看見她對我這樣友善,吳君如也在現場,她也有問我為何同大碧姐那麼熟,我說她差點做了我的舅母。副導見我同大碧姐有傾有講,以為我是有角色,但其實沒有,我只是扮一個普通賓客,等了很久,我去問副導什麼時候到我埋位?他說導演自有安排,他又不敢去問導演我做哪個角色?到後來我完全沒有拍過一場戲,呆坐了一整天。」

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6
近年的作品有《牛下女高音》,劇中因偷影鄭敬基前妻的電話,因此與他發生爭執。

後期夏玉麟主力在無綫拍劇,他說最有印象的劇集就是《On Call 36小時Ц》,「我的角色是一個即將退休的醫生,拍了幾場戲之後,吳啟華就來接替我的工作,那時去伊利沙伯醫院拍了六、七日,現在則變成是伊利沙伯醫院的長期病人,覺得很諷刺,暫時最後拍的一部應該是《伙記辦大事》,無綫知道我有病,已經很少找我,外面的網絡平台不知道,還會經常找我,例如前幾日就有人找我做一個船家,我都推辭,因為太辛苦,行都行不到,也不知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再拍戲。」

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7
客串過《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其中一集演醫院病人,與豹哥單立文有對手戲。

工作了大半生,夏玉麟在教書退休時原本有點積蓄,他拿了去投資,結果一個天災,令他的所有錢化為烏有。「當時我投資了表弟經營的內地壽司店,一一年發生福島事件,雖然我們已經說店舖的魚生是由其他地方進來,但內地人不信,沒有客人,所有店舖都要關門,連我的投資也沒有,一鋪清袋,還欠朋友數十萬 ,現在每個月還,所以經濟不是很好。」夏玉麟慨嘆人生從來都不易過,但不易過都要捱過,身邊沒有什麼親人,沒有婚姻,更沒有子女,現在只能見步行步,「有病之後沒辦法,只能與它共存,患癌不一定會死,但親戚朋友就死了,是不知死了去哪裏?因為怕你借錢,好多人都是這樣,現在還有一、兩個舊學生幫我,我希望長命多少少,過到七十歲,完成一本自己親筆寫的自傳。」

惠英紅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whatsapp-image-2021-03-18-at-17.24.16-20210318094511-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