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宣萱專訪】朋友婚姻不如意影響結婚觀念 宣萱被古仔教做戲失自信

本地
2021.02.10
2.7k
撰文:冼麗宜攝影:鍾漢平
宣萱說劇集出街後,有粉絲傳信息給她,說想不到她會是這樣的演繹,原來宣萱拍攝前,會預先講一次平時講這句對白的方式,然後同自己說不要這樣講,目的就是希望出來後,令觀眾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宣萱說劇集出街後,有粉絲傳信息給她,說想不到她會是這樣的演繹,原來宣萱拍攝前,會預先講一次平時講這句對白的方式,然後同自己說不要這樣講,目的就是希望出來後,令觀眾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陀槍師姐2021》是宣萱相隔三年的電視作品,她直言今次的演繹跟以往有所不同,原因過去幾年,她參與其他演藝工作如電影、舞台劇,令她在演戲上多一層體會。
三年前宣萱主演的《不懂撒嬌的女人》收視及口碑都相當不錯,台慶頒獎禮前更被視為視后大熱,可惜最終敗在同劇的唐詩詠手中,問及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幾年才沒有繼續為無綫拍劇,她笑着說:「不關當時得不到獎的事,我覺得攞獎是隨緣,拍劇不是為了拿獎,而是自己喜歡,去享受整個過程。對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以前合作的演員,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我覺得演員要跟不同的對手合作,才知有沒有不同的化學作用,觀眾看時,看慣你跟那些人,是好睇的和好襯,是安全,但在演員來說,就缺乏了新鮮感,觀眾看得多,都會想看一些不同的,所以當時拍《使徒》跟陳豪合作,我是期待的,之後發現夾到,杜生(杜之克)今次再找阿Moss和我演,也覺得我一定OK。」

跟陳豪有很多對手戲,不過宣萱說如果不是埋位,Moss通常是躲在房中,因為他有三個小朋友,因此要特別小心。
跟陳豪有很多對手戲,不過宣萱說如果不是埋位,Moss通常是躲在房中,因為他有三個小朋友,因此要特別小心。

不過今次和陳豪合作跟上次完全不同,《使徒》劇情比較沉重,宣萱說每日一埋位,陳豪除了會叫她飲咖啡外,每一日都很凝重,「但這部戲完全是輕鬆,我們每一日返工,除了疫情影響相處,鏡頭後大家保持距離多點,但一埋位,我們會試不同的效果,看看有冇得玩?還有懸案小組那一班同事,他們都很恰到好處,作為一個演員,他們做足一個演員要做的事,很勤力,會做好功課,大家準時返工,埋位交足要做的戲,亦不會做多餘的事去嘗試去搶,又或是見到我,故意走過來氹我開心,大家傾偈都很舒服,不過拍攝初時,他們的確有想問的事都不敢過來問我,不過熟落之後,有一個開聲問了,我就會講,我幾願意跟他們去share和傾偈。」

 宣萱發覺很少拍劇會有兄弟姊妹,難得今次跟羅子溢有條姊弟線,她說第一次有這麼多姊弟戲做,雖然不是親生弟弟,但已當真細佬去做。
宣萱發覺很少拍劇會有兄弟姊妹,難得今次跟羅子溢有條姊弟線,她說第一次有這麼多姊弟戲做,雖然不是親生弟弟,但已當真細佬去做。

宣萱說印象最深刻是第二個故事飾演殺人兇手的吳珮如,「她很俾心機做,我看到少少當年的自己,但她不懂得拿捏,去到一些情緒激動的戲,她很早已經投入,到正式拍時,可能會用盡,我以前試過很多時都是這樣,因為未拿捏得好,我會跟她傾偈,她又會問我,大家交流,希望可以幫到她,盡量摸索自己的路應該怎樣行,他們是比較辛苦些,因為這個年代很多前輩已經沒有做這行或是沒有續約,我們那個時代比較好,有很多前輩教我們,他們亦很願意講,我一路有他們帶領,告訴我什麼應做和不應該做,但這一輩就沒有,所以我不介意,如果他們問我,我會願意跟他們傾,不過我也會跟他們說,我說的未必一定正確,聽完覺得適合就拿去用,覺得不好就放在一旁,希望盡量share,讓他們這條路更容易行。」

雖然古仔做了宣萱的老闆,不過她說古仔從沒過問她工作上的事,所以合作了三年,都沒有出現拗撬。
雖然古仔做了宣萱的老闆,不過她說古仔從沒過問她工作上的事,所以合作了三年,都沒有出現拗撬。

宣萱在劇中亦有她的地方要挑戰,就是如何拿捏做好一個傻中女的角色。「雖然我演繹一個四十多歲傻師姐,而事實我大過這個歲數,很多觀眾都知道,所以不可以用回二十多歲那種好癲的演繹方法,別人會覺得你都幾十歲,為什麼還會這樣?要想怎樣去做,好多位要提自己要收,不可以太癲,盡量希望現實生活些,不要太可愛太cute,要不斷提醒自己,否則整件事會很反感。每次拍完都一定要看playback,看看有一些反應會不會做得比較誇張和幼稚,但Diana確實有一種天真無邪,我看到網上留言,會問是不是真的?但現實真的有這樣人,不是每個人去到四十歲都會變得很成熟,很冷靜,真的會有傻大姐。」
除了拍劇外,三年前宣萱簽了古仔古天樂的經理人公司,有機會參與其他工作如拍電影和做舞台劇,她說很開心活到老學到老,不斷有新事物可以學。「雖然古仔做了我的老闆,但他很少理我工作上的事,只有拍同一套戲時才會,例如拍《犯罪現場》和《L風暴》時,他都有份,他會執我的戲,告訴我反應不要那樣大,我說很大嗎?我已經收斂了,他說要記着戲院那個畫面有多大,做開心表情,少少已經令觀眾感受到你多開心,有時更會執到我沒有自信,沒辦法啦!他電影的經驗比我豐富。其他工作有專職的經理人幫我處理,我對他們很有信心,他們要我做什麼都不會過問和質疑。」

早兩年曾到內地拍劇,宣萱說現在到內地拍劇,因為疫情很難估計什麼時間回來,她要照顧家中貓狗,所以暫時不能再上內地。
早兩年曾到內地拍劇,宣萱說現在到內地拍劇,因為疫情很難估計什麼時間回來,她要照顧家中貓狗,所以暫時不能再上內地。

工作上宣萱得到很大的滿足感,不過在感情上仍然一無所獲,她笑言身邊朋友已對她採放棄態度。「加上周遭朋友的婚姻生活有七成都是不開心,自己睇到或聽到就會思考是不是一定要結婚,除非想要小朋友的話就會結,否則我覺得不一定要結婚,某程度上就像朋友一樣,一起去旅行,出來見面,大家陪伴對方,不是一定要結婚住在一起才算圓滿。」至於另一半的要求,宣萱說看似簡單但其實又很難才找到,就是要價值觀相同。「這是最基本,如果兩個人的價值觀不同,拗撬自然多,香港比較難,我經常都說,自己不是人,也不是鬼,要找一個不人不鬼的和我夾,找到的機會很難,所以沒有什麼所謂,而且生活不單是只有愛情,在我心目中,朋友家人很重要,我的動物也很重要。」

宣萱是出名愛動物之人,目前家中有四狗兩貓,全部都是領養回來。
宣萱是出名愛動物之人,目前家中有四狗兩貓,全部都是領養回來。

服裝:Max Mara丶Giuseppe Zanotti
化妝 : Kamen Leung
髮型: KEITH WO @LA BIOSTHETIQUE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2/whatsapp-image-2021-02-09-at-3.04.59-pm-20210209073823-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