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運動專訪】齊做運動增進感情 黃翊在家設乒乓枱父子對打

本地
2021.02.02
133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
疫情期間,黃翊在家設置乒乓球桌,與兒子Wesley勤做運動。
疫情期間,黃翊在家設置乒乓球桌,與兒子Wesley勤做運動。

兒時的黃翊百足咁多爪,喜顴各種球類運動,乒乓球、羽毛球、足球、籃球及網球都熱愛,入行以來,勤做運動的他,保養得宜。新冠肺炎疫情下,小朋友留家抗疫,缺乏運動難免致肥,黃翊在家設置乒乓球桌,啞鈴和蛇板等,希望十五歲的兒子黃睿(Wesley)也能保持健康體魄,「Wesley曾經胖至一百六十七磅,經過兩個月每天行山的訓練後,成功減走二十磅,運動過程亦增進不少父子情。」

爸爸一邊舉啞鈴,兒子一邊玩蛇板,抗疫也能增進父子情。
爸爸一邊舉啞鈴,兒子一邊玩蛇板,抗疫也能增進父子情。

小時候的黃翊,沒有讀書細胞,反而運動方面較好,兒時玩意不多,喜歡通山跑和自製中秋燈籠。每個年代,他喜歡的運動也不同,小學時期,喜踢足球和打羽毛球,之後愛上打乒乓球,「那時學校只有兩張乒乓球桌,全校有很多學生,我們會很神心,五時起牀,吃早餐後便衝往學校等校工開門,小息和放學都打乒乓球,我都參加過學校乒乓球比賽,獲得小學上午級冠軍。其實每種運動也是靠自己摸索,以前的年代家境窮,很少會找教練指導。」

玩蛇板講求平衡力,黃翊自言技術不及兒子。
玩蛇板講求平衡力,黃翊自言技術不及兒子。

到中學時期,他喜歡打籃球,而大約十年前,他在大埔開設的大牌檔,認識了一位網球教練,有段時間熱愛網球,覺得網球服很有型,「初時我是帶兒子去學網球,那時的他大約七至八歲,我陪他去學,兒子接不到球,我就在後面幫手接波。學了半年,進度不錯,之後發覺兒子去到樽頸位,沒太大進步,便改成爸爸代他去學。我跟教練學了兩年,當時都有反問自己學來幹什麼?浪費金錢,我曾經想過參加網球比賽,後來在娛樂圈多了唱歌工作,自己又怕曬黑,便放棄了。」

Wesley正值青春期,但也聽教聽話,黃翊指導他吸氣和呼氣的節奏。
Wesley正值青春期,但也聽教聽話,黃翊指導他吸氣和呼氣的節奏。

兒子兩個月減廿磅

疫情期間,為了兒子多做運動,他特別在家設置乒乓球桌,雖然不是正規桌子,但已足夠他們練習,有時間兩父子亦會跑步、行山、舉啞鈴和玩蛇板,「我都要扮做好爸爸,做一些親子運動,現在很多戶外場地封了,幸好家裏有地方,可以將飯桌改裝成乒乓球桌,吃完飯可以玩一會兒。」黃翊從小已看不同乒乓球比賽,加上勤於練習,球技不俗,「現在我最喜歡跟兒子打乒乓球,我會教他怎樣『落西』?我右邊『落西』,你要怎樣擋?學識後,我再教他『落削』之後我又會『冚波』,Wesley慢慢愈學愈叻,當然爸爸球技勁得多。不過,爸爸是個陰險的人,經常『落西』刁難他,兒子就會發忟憎,過程十分搞笑,我們並非着重球技有什麼提升?最重要是玩的過程,相處得很開心,大家有很多時間聊天,過程中會更了解他,例如在學校認識了什麼朋友?有沒有不快事?是一個分享,我都有跟他說爸爸唱歌的情況,但他永遠都不喜歡聽,叫我不要說,有時都幾無癮,哈哈!」

黃翊會抽時間舉啞鈴,令手臂和胸肌線條變明顯,每次五組,每組十二下。
黃翊會抽時間舉啞鈴,令手臂和胸肌線條變明顯,每次五組,每組十二下。

兩年前,Wesley正值發育時期,吃得不算多,也有個大肚腩,黃翊說:「我一百三十二磅,兒子卻一百六十二磅,變成一個肥佬,於是有一年暑假我帶他去行山,我們不是單單看風景那一種,我有特定運動路線,喜歡行山的朋友會到不同山嶺看景色,但我行來行去都是屋企附近的山,然後跟他玩速度訓練。初時我們上山和落山花半小時,下一次要在二十七分鐘內完成,再下次要二十五分鐘做完,直至去到極限。我們行了近兩個月,兒子再配合舉啞鈴和飲食習慣,少吃澱粉質和甜食,兩個月成功減了二十磅,我記得上磅時,Wesley開心到飛起。」

黃翊稱太太初時很抗拒兒子舉啞鈴,怕他不長高,其實只要做簡單動作,沒問題的。
黃翊稱太太初時很抗拒兒子舉啞鈴,怕他不長高,其實只要做簡單動作,沒問題的。
黃翊雖然沒跟教練學打乒乓球,但小學時奪得過乒乓球比賽冠軍。
黃翊雖然沒跟教練學打乒乓球,但小學時奪得過乒乓球比賽冠軍。

他稱初時太太很抗拒兒子舉啞鈴,怕他不長高,其實坐下來做少許動作,主要針對腰間贅肉,是沒有問題的,「運動減肥的過程,Wesley當然有埋怨,因為他身體負重大,我都未熱身,他跑兩下已喘氣,但我又不想減低他的興趣,有時跑太多,他會說橫膈膜痛或肚痛,諸多藉口,於是由跑改成急行,我們不是普通的急行,要腳步很快速,初時兒子永遠在我後面,但我覺得至少在我身邊,大家可邊行邊聊天,經過訓練後,現在他已走在我前面十多個身位,快過爸爸很多了。」直至現在,Wesley不需要爸爸強迫做運動,每天網課後,外出跑五至六公里,做半小時帶氧運動,出一身汗,有強健體魄,可以減低感染病菌機會。

黃翊帶兒子跑山減肥,由起初兒子滿腔埋怨,到現在已跑得快過他。
黃翊帶兒子跑山減肥,由起初兒子滿腔埋怨,到現在已跑得快過他。

兒時綽號叫大番薯

黃翊一向注重自己身形,尤其碰過一些舊同學身材走樣,不禁警惕自己,「突然有個阿伯叫我,頭髮稀疏又憔悴,可能是養尊處優吧!如果保持運動,我相信感覺會年輕二、三十年。」他說一年多前,大牌檔所屬的政府大樓要裝修,停止營業半年,接着又因疫情未能開舖,有大半年時間很空閒,每天做二至三小時運動,「我個人很奇怪,原來太正常是不正常一種,首先我這個年紀很少喜歡運動,我不煙不酒,又早睡早起,一早已變成阿伯,沒什麼壞嗜好。有時看見朋友煙不離手又飲酒,狀態真是不太好。我經常跟兒子說,千萬不要讓我知道你吸煙,如果你吸煙,不要做我的兒子,又或者已代表你不再做我的兒子。不過他很得意,聞到煙味會很生氣,會忍不住怒視吸煙者,我也跟他說過,戶外地方有人家的自由,有時我都怕他被人打,立即帶他走。將來我不知道他會怎樣?作為父母只希望他沒有太多壞習慣,灌輸正確信息。」

曾幾何時,黃翊也試過減肥過度變人乾,現在會保持適當運動量。
曾幾何時,黃翊也試過減肥過度變人乾,現在會保持適當運動量。

他本身在飲食方面很節制,有時發覺腰間胖了,會立即戒吃澱粉質,「我是飯桶,如果戒吃飯,兩星期可以減五、六磅,還記得十二、三歲時,我也經歷又胖又黑階段,那時綽號是大番薯,圓碌碌。入行初期,有段時間亦很肥,直至商台有一個打籃球活動,我由後場走去前場,喘氣到不得了,才發現身體亮起警號,的起心肝去健身減肥,每天不停跑和焗桑拿,由一百四十多磅,兩個月內減了廿多磅,最瘦時只有一百二十三磅。雖然每天跌磅,但我不覺得自己過瘦,有一次在健身室跑步,突然有位陌生男士叫我不要再跑,建議我照一照鏡子,原來我已變成人乾,那刻就像有人敲醒我,之後不敢再胡亂減肥。」

黃翊早睡早起,不煙不酒,希望兒子長大後也沒有壞嗜好。
黃翊早睡早起,不煙不酒,希望兒子長大後也沒有壞嗜好。
兩年前,Wesley是個一百六十二磅的肥仔,兩個月成功減了二十磅。
兩年前,Wesley是個一百六十二磅的肥仔,兩個月成功減了二十磅。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ba8dc2cb-0cde-4540-9ad8-6c00cb012ea0-202101280658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