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翟威廉專訪2】兼顧三份工沒空拍拖 與舊愛陳庭欣如家人

本地
2021.01.25
1.6k
撰文:王志強攝影:周耀恩

e

(鳴謝:Barry工作室 / 場地:kolworkshop)

翟威廉的直播節目以商業營運模式做了幾年,現在他說起話來甚有商人本色。

「我們儲起了粉絲羣,即使不是很多人看,也有人認識,漸漸有很多人找我合作,對方可能不是資金雄厚,但在合作中互相有得益,這樣才叫做傾生意。」

早前他遇到一位有錢人做合作夥伴,對方在佐敦有個兩層樓的舖位,讓他搬入樓上做直播。「我付錢裝修,他讓我用那個地方,賺到錢平分。」

翟威廉現在身兼三職,除了演員、網台主持,還是清酒店老闆。
翟威廉現在身兼三職,除了演員、網台主持,還是清酒店老闆。

做直播網台要找贊助商賣廣告,他想到不如自己經營那個贊助商戶。「我哥哥賣清酒,我們不如在樓下舖位開清酒店,賺到錢,用來支付樓上的營運費。」

清酒店去年中開業,他還請媽媽做其中一位投資者,想不到生意前景比網台更好。「以我藝人的身份,有一個商譽,很多貨比較容易賣出。回想我的經歷,由亞視到無綫,以為拍劇好,怎知做了網台,要維繫網台,變了去賣酒,一步一步帶着我轉變。」

為了打入清酒界,他經過進修,在公開大學讀畢日本一個協會的「唎酒師」課程,讓自己熟悉清酒的知識,課程為時三十小時。

為打入清酒巿場,翟威廉修讀唎酒師課程。
為打入清酒巿場,翟威廉修讀唎酒師課程。

與陳庭欣關係像家人

由於翟威廉有三份工,他直言現在沒時間拍拖。「我時常說笑,拍散拖就沒所謂。(有沒有拍散拖?)我時常都想,但很難,但沒有成果,因為太忙,除非那位女生可以幫我在舖頭賣酒,我又不忍心認識一位女生,她幫我很多,但我沒有什麼幫到她,我所說的忙是堅忙的。」

至於他以前的女友陳庭欣,兩人曾拍拖五年,屬於地下情,數年前女方已在社交媒體宣布分手。「我們是有拍過拖的,我和陳庭欣已有很多年,入行時是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已說了很多年,關係像家人一樣,到現在我們仍很friend,我們兩個一起吃飯,也不會尷尬,我每隔兩三個月會約她出來聊聊天。她來我的店幫我sell酒,她養的鳥不見了,我第一時間衝出去幫她找,若她需要任何幫忙,我一定二話不說。」

翟威廉承認與陳庭欣拍拖數年,分手後現時關係如家人。
翟威廉承認與陳庭欣拍拖數年,分手後現時關係如家人。

為慳錢做作曲填詞人

翟威廉的Happy Live由唱歌直播平台,變成一個團體,還推出新歌,除了首支主題曲《不是富二代》,最近有新歌《人馬座》。

「代表自由和奔放,送給追求自由的人,風格是日本band sound,屬於熱血的歌,MV拍得開朗起勁。」

翟威廉的組合Happy Live推出新歌《人馬座》,MV中他作劍道造型。
翟威廉的組合Happy Live推出新歌《人馬座》,MV中他作劍道造型。

兩首歌都是周志文、周志康主唱,翟威廉作曲填詞,難道他想做創作人?「製作一首新歌真的很貴,最便宜也要四至五萬,未計拍MV,我負責作曲填詞,因為可以慳錢,別人問我是否表現自己、想做才子,我忙得要命,很難抽時間寫曲詞,我一首詞要寫一個多月,但真的慳到錢。」

 

因此翟威廉還有一個身份是非常慳錢的音樂人,訪問完畢,他說去坐港鐵離開,他為了養網台,已賣了車,一個很慳錢的前富二代。

d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d-2021012110034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