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李香琴逝世】梁醒波笑她是斂銅精 李香琴的老二哲學

本地
2021.01.04
9.8k
撰文:嘉栢

lee4-20200704162407

§õ­»µ^ mpn

李香琴人緣好,約人茶敍,吳君麗、羅艷卿、胡楓、徐小鳳等全部出來,「首先交朋友不要心存有利用價值,有些人心中有算盤,和別人交往,覺得冇利用價值無謂浪費時間,也不要看低別人,也不要做菠蘿雞。在亞視拍劇集時,我個個星期都請飲下午茶,也不要嫉妒別人,亞視需要一個老人家角色,我也介紹李鳳聲去演出。」琴姐心胸廣濶,從不與人計較,但她也不諱言有生氣的時候,「人有七情六慾,遇到梗會生氣的事,我通常嬲完會冷靜的為對方想一想,設身處地時,或者我都會咁表現喎!如果我聽到背後有人話我乜乜乜、物物物,不是我親耳聽,我從來不信,那個講我的人託我買嘢,我照買回來,心無芥帝。」

20200703-canase2
《三宮六苑斬狐妃》

琴姐做人處世的葵花寶典是:「無論對與錯,一定要易地而處,想吓對方。」以前人家問琴姐借錢,她都會借,但現在卻有一個方針。「不超過一萬,如果開口借得多,我就說要阿女簽名才拿到錢,如借一萬就給五千,一係就完全不借,人家嬲好過我嬲。」她在五四年也開口問過羅艷卿借過二百元,「當時三百元的片酬都有人托水龍,到五百元片酬,先收三百,還有一場戲要拍我被人推落樓,我心諗一定收得到尾數了,結果人家用旁白應付,又找個替身睡在地上當我死了,我又收不到錢了,那時剛好阿妹有事,只好硬着頭皮向卿姐借錢,我是非常感恩的,過年過節都會給卿姐送禮,直至到她說不用再送了,我才還完這份人情。」

鄧碧雲 劇照
陳韻文於《集體回憶》說過,李香琴在《家變》本名司徒慕容,但不知為何出街變了施李慕容,曾看過劇本的Frank說,印象中琴姐的確叫司徒慕容,「可能是那位PA從外國回流,不懂得『司徒』這個姓氏,寫roller抄錯是施李慕容吧。」

鄧碧雲、羅劍郎、關德興都是琴姐的恩人,先後引薦她拍電影,鳳凰女改演正派花旦後,她遺下來的西宮娘娘和反派角色全由琴姐照單全收,其後一直做二幫花旦和反派,但她沒有不甘心,「其實我都做過花旦,跟波叔和關海山合作,覺得壓力好大,有人找我做二幫,我即刻答應,當時波叔笑我是斂銅精(恨錢),我想清楚了,我做反派一年可以拍十部戲,但做主角一年只有兩至三部,而且點樣保持正印的地位好辛苦,高處不勝寒,不要站得太高。」
琴姐親眼目睹羅劍郎罵經理人幫他接太多戲,後來看到他不再走紅,不但沒戲拍,連照片都沒人肯影,這些都看在心裏,老二哲學在琴姐身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早期的《歡樂今宵》陣容鼎盛,站在前排的包括﹕王愛明、葉尚華、李香琴、何守信、梁醒波、汪明荃、沈殿霞、譚炳文與杜平。
早期的《歡樂今宵》陣容鼎盛,站在前排的包括﹕林建明、葉尚華、李香琴、何守信、梁醒波、汪明荃、沈殿霞、譚炳文與杜平。

琴姐醉心演藝事業,她曾表示只要有電視台請她拍劇集,只要條件許可,她會一直演下去,從來眼中沒有退休的期限,她說:「我會做到完全冇記性,記不到台詞為止。」而她真的做到了。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20200703-canase1-2020070310184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