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家居專訪】受北歐人樸素生活感染 黃琪經歷淨化減少浪費

本地
2020.12.22
284
撰文:Adeline Lai攝影:Samuel
黃琪Kay在男友陳友榮離世後不久,在寵物店遇上當時已八個月的芝娃娃小兵,把牠抱上手後感到很溫暖,於是帶了牠回家。小兵是溫柔的男生,不愛吠叫,卻仍有活力。

 

既然用了Daydream Nation作為最初的品牌名稱,黃琪Kay是否很喜歡發白日夢?
她解釋說:「我覺得香港這個地方對發白日夢的人有一種歧視,由教育制度開始,當年我會考,Art是F12,我還去check卷,他們的答覆是『係呀!你fail了。』我心生不忿,點解Art也有評分方案?好像被判一個死刑,我不可以做設計。」由那刻開始,加上○五年英國返港後,戴帽上街也感到被歧視,於是創立一個Daydream Nation,給同道中人齊齊來發夢。

06bb2bd3-865c-460b-a2cc-918ac76ac3de
Kay會在家做一些簡單的手作仔
f5b7ee1a-5160-46b2-b30f-4bd85eaddef7
貓仔枱和狗仔枱是男友Ewing生前幫忙砌成,由舖頭搬回家當儲物架。

改裝男朋友的舊衣
○六年創立Daydream Nation後,一六年卻突然暫停品牌業務,以奪得Young Design Talent Award的獎學金到了哥本哈根跟隨名師Henrik Vibskov工作一年,回港後重新開設Tomorrow by Daydream Nation,為一個更好的明天做設計,決定不用新生材料開始。Kay表示與不同的北歐設計師傾談,做了很多research後,發現fast fashion背後的第三世界工人只得一元美金一個月,看到這些畫面,她說:「我們不可以這樣繼續落去,所以重新想個模式可以如何發展,又做到自己喜歡的設計,而又對地球好點呢?北歐人的樸素生活令我很驚訝,可能揀張好靚的梳化和好靚的餐枱,一幅畫,個廳就完了;不會像我們這麼物質,但他們這樣已經好開心好滿足。」

43deb725-eeb9-49db-9058-a9be94e3e4bf
二手餐枱更換不久,是因為胞弟黃靖想一張大餐枱玩Board game,而Kay在餐枱上會看她最愛的時裝書,間中也會看小說。
7998f88c-3914-4173-b2e2-7c572417a1e5
婆婆的小藤籃,用來帶飯上班。
b29e2702-b8f6-4f98-87d5-d65d82499860
Kay接了一個工作要買這件恤衫,有違她不買新衫的原則,所以工作完成後她帶了這件衫返家,改裝後自己著。
fa5f72be-c4c6-431f-af6d-7ce36d2916d3
Ewing的毛衣拼上喱士後,成為Kay的冷外套。

這一年的樸素生活,令Kay淨化了,停止買新衫之外,亦令她想到「要這麼多東西為何?」,於是她首先去整理衣櫃,因為她的親人過身,她也會保留他們的衣物,以致衣櫃早已塞爆,「由公公、婆婆、爸爸到一四年男朋友Ewing(陳友榮)過身,我儲了很多我愛的人的衫,很難斷捨離;一七年返港後我再一次整理,我不可以保留全部,可以轉化的就轉化,轉化不到的則送給朋友。」至於如何不用新生材料也可以做衫,Kay舉例說:「其實一般劇場好浪費,用完一次就不再用,而風車草劇團很接受我們用舊衫循環再造,以剩下的衫去改裝,由劇場開始慢慢與不同機構合作,後來遇到我Fashion Clinic的拍檔Toby,我們以這個概念幫個別客人去Repair、Reshape和Redesign舊衫,將舊衫拆完再改,不過件衫會貴好多,亦要更多時間。」今年,Fashion Clinic與不同單位如Cocktail、Kapok和Po House達成合作模式,「時裝店剩下最多過季服裝,幫品牌把過季的時裝變成新系列,這條路其實可以有多些設計師發掘一下。」

2a52c672-6a88-4d06-9243-e4038daa89a8
書枱是德國的vintage,枱上放了以天鵝羽毛和冷線做成的藝術品,是Kay在哥本哈根工作時的作品,畫框在flea market搜購,天鵝羽毛在湖裏打撈,還有地上的樹枝,全部是非新生材料,因為有私人情感,所以難捨難離。

訪問當天,Kay穿上一件以兩件恤衫合併而成的連身裙,是Ewing的遺物,談到這條裙的設計,Kay坦言用上很長時間。「這條裙平時很少穿著,因為太鍾意了,是Ewing的恤衫,由於心情太沉重,所以做了很久。他走得太突然,這亦是我沒有繼續做品牌的其中一個原因,加上弟弟去了唱歌,而且Ewing替我每間舖頭做設計,那刻他突然走了,我最好的朋友、我愛的人,這麼深的情感聯繫着這些衫,所以等了很久才可以再觸摸這批衫。」

2dc4bbb0-5cd2-4df0-96db-96b969074a66
Kay正忙於寫計劃書,希望申請到政府的BUD專項基金,「這個資助計劃會幫助品牌拓展到內地或東盟國家,我很希望能打入東盟國家的市場,與他們合作做showroom或是關於可持續性時裝的計劃。」
82e3207b-5648-4a35-93df-5146bad27a87
小兵掉下的牙仔,由Kay的首飾設計師朋友Savia改裝成一條頸鏈。

愛收藏古怪頭像
Kay的家絕對不是樸素型,一邊牆是弟弟黃靖的戲劇、藝術與文化、音樂和小說藏書,飯廳的書架則是Kay的時裝書、Fine art和關於環境和可持續性的書籍。「我在這裏住了十年,書枱是德國的vintage,不過也是慢慢轉變,以前喜歡vintage的喱士、鈕扣和衫,從歷史俾到我很多靈感,一六年完了品牌後,我開始重新思考,偏向餐枱、椅子都以vintage為主,即使買的衣服也要二手或者與朋友交換穿就最好。」
時裝上盡量減少浪費,生活上也盡量簡單,Kay笑言自己不是環保人,只是在衣服這範圍內做到幾多也好,預期要垃圾分類,她寧願不用為妙。「我不喜歡膠樽,盡量避免用膠樽,如必定要用,我會揀個品牌有回收和recycle的才買。外賣杯自己也有準備,不過礙於疫情,餐廳都不會直接用我的外賣杯,所以簡化生活,盡量不要外賣。」Kay還有很多公仔頭像和手腳殘肢的收藏,相當重口味,她解釋說:「我喜歡儲古靈精怪的公仔,以前常常去外國參加時裝展,見到古怪物件會搜羅回來放在舖頭賣或用來裝飾,既然舖頭沒有做,所以這批收藏一次過搬回家,我對於不完整、爛爛哋特別有興趣,可能與人生經歷有關。」

a362a375-9d62-4c29-9431-53e678e69751
殘肢和公仔頭是Kay喜愛的收藏品,可能與她的人生經歷有關。

30be17cc-8a8e-463a-a0e0-eac883a61a39

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43deb725-eeb9-49db-9058-a9be94e3e4bf-2020121710482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