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蔡思貝專訪】暫列作好朋友級別 蔡思貝讚胡鴻鈞鬼馬戇直

本地
2020.12.18
514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
蔡思貝終於憑多年經歷令自己漸漸成長,演技亦開始被觀眾認同。
蔡思貝終於憑多年經歷令自己漸漸成長,演技亦開始被觀眾認同。

三年前,蔡思貝憑《踩過界》哨牙「癲姐」一角勇奪「最喜愛女角色」成功上位,入行早期負面新聞接踵而來,她只能默默耕耘,終於憑努力漸見曙光。

「初入行真的不夠歷練,像農村女孩剛走入色彩繽紛的娛樂圈,所有事都錯晒,原來當時的心態跟娛樂圈的標準完全不一樣,廿二歲的我沒有任何心態及機心,只是剛巧放暑假回港,去嘗試找一些人生經驗,就參加了香港小姐;入行後慢慢明白兒時為何沒有想過做任何工作,因為我一直想做演員,覺得演員的身份好叻,但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做到,始終我性格比較極端,有時會很開心及感恩,有時又會很悲觀,情緒經常大起大跌;每次做訪問,我覺得是對自己的一個檢視,令我發現原來七年來自己的開心是分不同階段,像入行前我擁有無拘無束的開心,可以隨時孭起背包就出發歐洲旅行;之後幾年,因為自己的不懂事遇到不同的障礙,令我擁有學習的機會,一步一步成長,算是苦中有樂的開心;直到近兩年事業上開始有少少成續,大家開始去欣賞我這棵小植物,雖然仍然很幼嫩,但總算有點色彩,現階段算是淺嘗一下開花的快樂。我明白演員需要歷練才可以豐富角色,不同的經歷可以運用於角色上,令自己可以找到方向,所以有時候覺得如果沒遇上任何波折,可能演不出那麼多情感,開始覺得上天其實對我真的不錯,賦予我這麼多的材料去演好角色。」

《踩過界Ⅱ》演癲姐一角,雖然醜樣但令她演技有所發揮。
《踩過界Ⅱ》演癲姐一角,雖然醜樣但令她演技有所發揮。

除了演技被批評外,緋聞更是她最致命的一環,一度被冠以「姣」及「發電廠」等標籤,令她感到氣餒,「每次看到這些字去形容我時,都會唉一聲!覺得是否活到七十歲時,仍然會這樣被人寫?對我來說是一種諷刺,當初看到這些標題時簡直想投河自盡,但事實上我自己絕對有責任,可能我平時性格太過熱情,跟男性朋友攬頭攬頸,當時自己又不懂行規,所以引來很多不必要的誤會,經過幾年的磨練,現在我長大了,學懂圈中規矩,希望大家以後可以手下留情,換些新的形容詞來寫我。」

入行後遇上逆境,幸得父母的支持令她一步一步捱過。
入行後遇上逆境,幸得父母的支持令她一步一步捱過。

家人看到報道也替她心痛,可以做的是陪她度過難關,「始終他們看見我不開心、又喊又失眠,相信任何父母看到自己的仔女都會心痛。我家是傳統家庭,未必句句講出口,但行動上會默默支持我,媽咪有時候會上來我家放下一些食物,幫我處理家中大小事,雖然都是一些細微的行為,但對我來說已經充滿愛,而爸爸就一定是我最大的支柱,因為無論任何時候只要我回到家,挨在他的肩膊上嗲他或休息時,他都會隨傳隨到,就算我在他的肩膊上睡着了,瞓到他的手臂麻痺,他都願意借我挨一整晚,這些小動作真的令我很窩心,感覺很安穩。」

她表示與胡鴻鈞目前是好朋友,將來的事大家都不會知道。
她表示與胡鴻鈞目前是好朋友,將來的事大家都不會知道。

有傳蔡思貝去年底與緋聞男友胡鴻鈞秘密拍拖,更被傳媒拍得她借用胡鴻鈞家姊的保時捷跑車代步,而胡鴻鈞又被拍到十日內三次駕車到港九各區接送她,不過兩人否認拍拖,蔡思貝亦以好朋友稱對方:「我拍電影《陀地驅魔人》時,收過他message讚我演得很好,所以我特別記得,其實之前我們只是純粹在劇集《衝線》碰過面,為何會突然給短訊我?後來大家開始有合作,工作上他很支持我,同樣在唱歌方面我都會問他意見,他會教我分析歌詞。他是音樂範疇,我是演戲,而我本身對音樂有很大恐懼,記得有一次我需要在澳門的晚宴上表演唱歌,他竟然提醒我台上需要注意什麼?分享唱歌的看法,之後輪到他開始拍劇,他會問我意見,慢慢大家就開始了不同範疇的交流,以前看綜藝節目,會覺得他很百厭,認識了之後,原來他很戇直,很乖而且很鬼馬。(可有機會發展?) 暫時大家都是好朋友,將來的事不知道!」

髮型:@zaptang
化妝:@stephenmakeup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whatsapp-image-2020-12-15-at-14.43.51-20201216075932-e1608105591612-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