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健康專訪】肢體互動加強親子關係 貝安琪練瑜伽讓心靈排毒

本地
2020.12.15
255
貝安琪示範多個高難度動作,手法熟練。
貝安琪示範多個高難度動作,手法熟練。

娛樂圈有不少女星熱愛瑜伽運動,甚至成為瑜伽導師發展第二事業;貝安琪自大學時期首次接觸瑜伽,十年前更在一個多月內完成二百小時的瑜伽導師課程,正式成為專業瑜伽導師,除了不定期在瑜伽中心授課,還出過兩隻瑜伽DVD《Express Power Yoga》,她把瑜伽看成是一種生活態度,不單為了保持優美體態,還要讓自己的心靈排毒;其丈夫及三歲的兒子也受她影響,閒時會一家三口在家練瑜伽,藉着親子之間的肢體互動,加強母子關係。

貝安琪考獲瑜伽導師牌十年,曾在香港、德國及美國教瑜伽。
貝安琪考獲瑜伽導師牌十年,曾在香港、德國及美國教瑜伽。

久聞德國教育重視啟發性引導,少了香港小孩的學習壓力,中德混血兒貝安琪在德國長大,她的成長階段沒有填鴨式教育,令她可以嘗試各式各樣的運動,「我在德國長大,爸爸很喜歡打網球,所以小時候經常跟他一起打網球,我當時不太喜歡,可能以前打了個底,長大了就很喜歡,中學時有打籃球,有跟其他學校的學生比賽。我以前很喜歡看功夫片,很想打功夫,但媽咪覺得女孩子要溫柔、優雅,就讓我學芭蕾舞,當時很不開心,不過現在就發覺芭蕾舞跟功夫有相似的地方。」

疫情令健身中心停業,貝安琪有在網上直播教瑜伽。
疫情令健身中心停業,貝安琪有在網上直播教瑜伽。

貝安琪在紐約讀大學,她的室友是瑜伽愛好者,經常跟她說瑜伽的好處,「廿一歲在朋友介紹下開始接觸瑜伽,她發覺我是素食者,又會喜歡打坐,很像瑜伽老師,邀請我去試做一堂瑜伽,我上了一堂便着了迷似的,每天都要去上瑜伽課,第一次上課一定有點吃力,做下狗式動作及站立也不穩,見到別人做倒立動作,很希望自己也做到,花了三個月時間才做得像樣點,很多人習慣了做瑜伽,不做就感到渾身不對勁,其實做完整個身體也舒服點,無論做高難度動作,或者做些放鬆的動作都是好的,瑜伽運動是一種生活態度,除了keep fit,心態上也更正能量,即使學習呼吸,亦會感到整個人平靜下來。」

貝安琪喜歡接近大自然,尤其是在室外練瑜伽,有種人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
貝安琪喜歡接近大自然,尤其是在室外練瑜伽,有種人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

貝安琪一○年在港考獲瑜伽導師牌,她坦言當時只是抱着學多點的心態,並沒有想過當導師,「我非常欣賞瑜伽導師Patrick Creelman,是他鼓勵我去考牌的,由於他見我每天都去上課,就建議我去上導師牌的課程,可以學多一點,我沒想過去教人,只是想提升自己,當你愛上一項興趣時,永遠都覺得自己不足,結果在一個多月要完成二百小時的課程,是非常密集式的,很辛苦,由早上至晚上,全日不停做瑜伽,身體會很痛,連讓肌肉休息的時間也沒有,即使打坐也會痛,我覺得要適當地去做瑜伽,當你做多了,你會發現一小時的課可能不夠,但做完也要休息,要有時間讓肌肉放鬆,後來我也有出了兩張DVD教學片。」

說得一口流利德語的貝安琪,一直有接拍德國的劇集及電影,她近日返回當地接拍了長壽連續劇《Hubert Ohne Staller》及電影《Rouge Trader》。
說得一口流利德語的貝安琪,一直有接拍德國的劇集及電影,她近日返回當地接拍了長壽連續劇《Hubert Ohne Staller》及電影《Rouge Trader》。

由於疫情關係,健身中心幾度停業,貝安琪亦曾轉以Zoom在網上教學,「疫情令喜歡運動的人覺得頭痛,又有限聚令,我也試過用Zoom去教學,第一次是不習慣的,平時實體上課,一班學生就在我面前,可以解釋自己在做什麼,要糾正學生動作,可以手口並用,Zoom的話有很多個小畫面,要全神貫注去看每一個畫面,留意學生的動作,因為我不希望他們做了不正確的動作,傷到自己,做老師是想幫學生達到更健康的生活,Zoom是有一定困難的,當然一對一教學一定是最好,不過現在的情況是沒有辦法的,自疫情以來,很多人沒有了正常社交,會感到不開心,甚至情緒低落,有Zoom教學,亦聊勝於無,唯一開心是有些在美國的朋友也可透過Zoom上我的課,感覺世界也拉近了。」

貝安琪與加拿大籍丈夫Simon Van Damme及兒子小龍不時一家三口玩瑜伽,是很好的親子互動。
貝安琪與加拿大籍丈夫Simon Van Damme及兒子小龍不時一家三口玩瑜伽,是很好的親子互動。

貝安琪在一七年誕下兒子小龍(Sebastian),她表示由懷孕至分娩整個過程,身體出現了巨大變化,「生小朋友後,我想即刻開始運動,不過由於剖腹分娩有傷口,要等了四、五個月才可以運動,由懷孕至生產整個身體有很大變化,下背部又很痛,現在我做wheel pose也沒之前的漂亮,身體變了很多,但瑜伽真的幫了我很多,讓我恢復力量,可以修復線條及回復健康,我其實在懷孕時也有做瑜伽,不過孕婦要注意有些動作是不能做,一些twisting(扭曲)的動作就不要做,倒立也盡量不要做。現在兒子已經三歲,有時會一家三口在家中練瑜伽,藉着親子之間的肢體互動,也是一個很好的親子時間。」

貝安琪兒子小龍已經三歲,擁有多國血統的他除了高顏值,性格亦精靈可愛。
貝安琪兒子小龍已經三歲,擁有多國血統的他除了高顏值,性格亦精靈可愛。

貝安琪表示做娛樂圈及做模特兒是很被動的工作,又要時常保持苗條身材,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即使去試鏡也只能夠做好自己,別人最後揀不揀你,根本自己是控制不了,一定有壓力,做瑜伽的過程,讓我暫時忘記煩惱,當刻只會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體,即使很不開心,上一課瑜伽課後,又會好起來;我也試過情緒低落,就靠運動來減壓,瑜伽冥想,當刻將腦袋放空,都是一種排除煩惱的方法,不過要一般人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其實也不容易,我是練了四年,才可以進入冥想狀態,不知是否我的性格太多東西想,不過現在我要不想就很容易讓自己不去想,當然每個人需要的時間都不一樣。」飲食方面,貝安琪已茹素多年,她表示誕下兒子後,有段時間又再吃肉,不過現在又重新開始吃素,由於丈夫喜歡吃肉,她也會煮肉給家人吃,兒子還小,她不會強迫吃素,希望讓他將來自己選擇,她平日很喜歡下廚,喜歡做不同的沙律及意大利粉,包素雲吞等,反正中西菜式都有。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403f385c-8f80-4b05-9859-85e47db92a7f-2020121106040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