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黃子恆專訪1】28歲戒蒲 催促自己長大做出成績

本地
2020.12.07
2.7k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場地:丸十牧場@MOKO)

黃子恆從西貢出來做訪問,三十八歲的他說,現在與母親同住。

b22

談到新劇,他在《踩過界II》的高級檢控官「華爺」延續上一輯的角色,這個死硬派堅持伸張正義,對王浩信飾演的盲俠打官司的踩界手法看不過眼,他飛車追證人也遵守時速法例。「他比較沒有人情味,執住規矩做事,現實世界有很多灰色地帶,可以講人情,太跟規矩做事會不受歡迎。」

黃子恆近年減少演奸角和反派,總算翻身成功,數年前跟裕美和內地影迷惹上桃色新聞,形象大插水,問他有沒有擔心被公司放棄,斷送前途,他說:「最大問題不是被公司放棄,而是自己放棄自己。」

黃子恆十七歲加入無綫訓練班,至今二十年了,由當初貪玩、愛蒲,甚至負面新聞纏身,早前患上焦慮症,現在終於明白健康最重要,身體、精神、形象健康都是難得的。「現在我鍾意行山,會拉埋媽媽一起去。」

形象和情緒曾經受挫,最疼他的母親搬來一起同住,行動上給予最大支持,怎樣令疼自己的人不再擔心,是人生很重要的一課,黃子恆願意終身學習。

黃子恆說自己拍照時很少笑,翻看童年照片時發現小時候笑得最燦爛。
黃子恆說自己拍照時很少笑,翻看童年照片時發現小時候笑得最燦爛。

中學時代的足球小將

黃子恆有一段時間多演反派,譬如《降魔的》裏的終極大奸角「紅眼魔人」。他說:「拍一套劇要三、四個月,如果角色比較正面,那段時間會開心一些;如果角色比較陰暗,每日工作時間十多小時,以『黃子恆』這個人去生活,只得幾小時,很容易將角色的情緒和思想,帶到那幾個月的生活,確實角色會影響生活,生活又會影響角色。」

黃子恆讀書時沒想過做藝人,中一到中五最大目標是體育,當時他是校內數一數二的運動健將。「主要是田徑和足球,我踢波有點成績,可能因為喜歡看《足球小將》,中三、四時住屯門,入選屯門西的青少年訓練隊,又代表屯門西踢全港比賽,拿到全港青少年足球冠軍,如果繼續踢,不難成為職業足球員,但是否最想做足球員為職業呢?家人又未必這樣想。」

田徑方面,中一至中四他拿了四年全場冠軍。「參與做運動不是要贏,而是在喜歡的項目上俾心機,很想進步。中五那年贏不到全場冠軍,輸了跳遠,很不開心,如果拿足五年冠軍,那就圓滿,那是中學時代的遺憾。」

訓練班剛出來的黃子恆,可塑性不及現在,證明男演員真的要「浸」。
訓練班剛出來的黃子恆,可塑性不及現在,證明男演員真的要「浸」。

帶個殼返工

與此同時,他又參加歌唱比賽,曾在元朗一個商場參賽贏獎,中學畢業後,他就決定以藝人做職業,去考無綫訓練班。

「我記得TVB打電話來說取錄我,之後我告訴母親時哭了出來。」那年是○○年,他十七歲半,以未成年的身份加入無綫。那時的訓練班只得三個月,另外三個月實習,讓不同副導演找來演劇集閒角。「羅冠蘭是導師之一,她跟我說,曾經在中途考慮淘汰我,可能因為表現或態度不好,後來因為某些練習做得好,才有得留低。」

黃子恆 (中) 曾與馬國明等到澳洲拍《衝上雲霄》,演機師學員。
黃子恆 (中) 曾與馬國明等到澳洲拍《衝上雲霄》,一起演機師學員。

最初一段時間,在劇中只有行行企企的份兒。「那時返工真係幾hae,年輕時頗貪玩,成班人玩到凌晨四、五點,一起打機或飲酒,然後直接返工,只是帶個殼返去,因為知道沒有什麼戲做,直到當你知道要帶腦返工時,就不會這樣。」

最初兩年,偶然也有機會演較多戲分的劇集,例如在《衝上雲霄》演機師學員之一,跟馬國明等到澳洲拍受訓的外景戲。

黃子恆在《四個女仔三個BAR》演律師,與蔣志光、鄭子誠等幾位前輩合作。
黃子恆在《四個女仔三個BAR》演律師,與黃智賢、蔣志光、鄭子誠等幾位前輩合作。

婦女節目主持

之後,公司把黃子恆調到《都市閒情》做主持。「我曾經跟某些幕後同事表示,想做《體育世界》的主持,因為讀書時對運動有些認識,想不到做了綜藝主持。」

做主持的好處是,要記的台詞一定比拍劇多,訓練到記性和說話的流暢度。「上班時間很穩定,每星期返兩至三日,那個年代的拍檔有鍾沛枝、余文詩、朱翁朱維德等,跟同事相處很融洽。不過做了一段時間,好像太穩定,我仍然那麼年輕,廿歲出頭,咁快做那麼『筍』的位,團火好像熄了,好像看不到前景。」

《都市閒情》的年輕主持做兩年左右,就會調回拍劇。「調回出去初時沒有劇拍,要返公司『行』,告訴別人自己想拍劇,最初很有趣,專責飾演劇中多稿讀的角色,例如飾演一個主持、記者、醫生,無論半頁紙或一頁紙,我很流暢地讀出,但那不是演戲,只是記稿。」

直到一部劇,○八年林峯胡杏兒主演的《太極》,整齣劇在內地拍攝三個半月,他和劉江等前輩相處時間久了、談話深入了,有機會對演戲增加認識。

延續《衝上雲霄》,黃子恆九年後在《衝上雲霄II》演高級副機長。
延續《衝上雲霄》,黃子恆九年後在《衝上雲霄II》演高級副機長。

廿八歲戒蒲

黃子恆說,他廿四、五歲開始喜歡去蒲,通常不是去蘭桂坊,而是尖沙咀區朋友開的酒吧。

「上去不是要喝到爛醉,只是有個朋友聚腳的地方,一起喝酒,當然不會早睡,喝到酒吧關門,凌晨三至五點才走。(有沒有識女仔?)當然有,年輕一定有追女仔,但不是主要目的,只是喜歡有個地方、不用回家、夜瞓,約班朋友見面,就是這樣,不是喝得很醉,通常喝醉是慶祝生日,那時很喜歡生日一定大搞,試過吹完蠟燭、凌晨一點就喝醉,是開心的回憶。」

到了廿八、九歲,他腦裏開始跟自己說,要做點成績出來了。「三十歲快要來了,但很多事情都有不足,年紀大了,要俾心機了,每日逼自己看報紙、看書,將知識『倒』進腦袋裏,一定要內裏改變,由內到外有新的東西走出來,我廿四、五歲開始去蒲,廿八、九歲開始戒蒲,譬如飲酒,第二天工作狀態一定不好,我不想再是這樣。」

黃子恆在無綫「浸」了十年,才開始獲派飾演有戲可演的角色。
黃子恆在無綫「浸」了十年,才開始獲派飾演有戲可演的角色。

自己入廚慳錢

他說,一個籍籍無名的藝人,除非自己提醒自己,公司沒有人會督促,長大還是停滯不前,都是看自己修為。

經濟方面呢?他冷笑一聲:「哈,扣除家裏開支,三千元一個月,即是每天可以花一百元,開始到街市買餸,一碟茄蛋飯三、四十元,街市番茄一至兩元一個、雞蛋兩元一隻,自己煮飯,不用五元,就學習自己煮飯。」當時他的家人搬離了舊居,黃子恆過着獨居並「自煮」的生活。

他說自己的感情經歷是這樣的:「每次拍拖維持一至兩年,有時維持幾個月,跟着就停一段時間,總括來說,沒有拖拍的時間比有拖拍的時間長。」

a22

姜濤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2/a22-2020120406045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