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李日朗專訪1】Model女友帶來笑聲 做帶貨賣女裝內衣

本地
2020.11.30
1k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a2

李逸朗幾年前改名李日朗,他解釋因為「逸」字是「撐艇的兔仔」,「兔仔不會游泳,不想強求過河撐艇。」於是改成「日」字,聽起來好像頗怪,「有一日我在練大字時想到的。」這就更怪。

他是一個特別又有創意的人,他直接形容自己「怪」。出道時拍偶像劇《四葉草》出身,之後唱片公司安排他和蔣雅文組成情侶檔Don & Mandy出碟,本應有學生捧場客,卻因嫲嫲離世,做藝人做到目標迷失,去了四川地震災區賑災才悟出方向,放下香港一切,到北京做北漂,由零開始。

李日朗拍青春劇《四葉草》系列出身,同劇的有李雨陽和黎諾懿。
李日朗拍青春劇《四葉草》系列出身,同劇的有李雨陽和黎諾懿。

「為了生計,做過洗窗工人。」後來拍了不少劇,開了個人工作室,又思鄉回港出碟和做導演,在韓國拿了最佳新導演。「我的演藝生涯每次有一個機會,就發生一些事,打回原形,然後從頭開始。」

今年疫情,他在北京的工作室已結束了,蝕了點錢,現在他的新工作是和梁思浩苑瓊丹一起做YouTube頻道「大家『真』瘋騷」主持,又是一個新開始,不過他做怪人做得那麼開心,不介意為自己的怪奇物語揭開新的一頁。

(服裝:FILA HK / 場地:Harlan’s (The ONE))

李日朗和蕭正楠曾是樂壇新人,同期推出唱片。
李日朗和蕭正楠曾是樂壇新人,同期推出唱片。

迷惘期到四川賑災

○五年李日朗的嫲嫲過身,對他衝擊很大。「當初我為了嫲嫲醫病的錢入行,她走了,我的目標是什麼?我的性格不太適合做娛樂圈,我本身但求有份薪金就滿足,演藝工作讓我賺到錢,但不是我由小到大想做的工作,我很迷惘,究竟可以做什麼?一個人對他的前路不肯定,就不會進步,我由○六年開始就停了下來。」

○八年四川大地震,他全年不在香港,年頭跟演藝人協會譚耀文等人在安徽金寨賑雪災,回港不久,又到四川擂鼓鎮幫忙重建。

李日朗到內地雪災和地震地區賑災,悟出人生方向。
李日朗到內地雪災和地震地區賑災,悟出人生方向。

「我每日幫災民剪頭髮和剪指甲,面對他們,我在扮開心,有一位災民說了一句話,對我很重要,他說:『四川又名天府之國,本來很富庶,我們懂得成功的方法,即使我們一夜失去所有,將來也懂得如何再成功。』這些說話令我叮一聲,我迷惘在沒有成功的方法,一直以來公司替我鋪墊了很多東西,我裏面空空如也,如果有一日我搞清楚自己興趣和目標在哪裏,我就不用再迷惘。」

一星期後,他就回港,跟公司說想到北京看看,當時他跟公司還未滿約,但很關心他的吳雨大哥很鼓勵他出去走走。

「接着我收拾行李,退了間屋就飛到北京。」

李日朗隻身到內地發展,做過清洗大廈外牆的工人。
李日朗隻身到內地發展,做過清洗大廈外牆的工人。

洗窗賺生活費

人生路不熟,李日朗的事業在北京重新開始,以往他在廣東省做騷時認識了一些代理公司,到了北京逐個拜訪,靠看新聞聯播學普通話,逐漸學懂跟當地人溝通,過程有趣又值得細味。

「我去很多劇組放低資料,等了十個月,拍到第一齣劇,演一位海歸青年,和台灣的立威廉合演兄弟,屬於第二男主角。」劇集在中央一台播出,陸續接下不同劇集,在北京演了幾年戲。

劇與劇之間,他又變回當日的基層年輕人,在不同地方打工賺取生活費。「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北京開酒吧,我做過酒保,其實是洗杯,因為我不懂調酒,做酒保不免會喝酒,但喝酒後第二天去試鏡,臉色不好,不可以做酒保;後來發現北京薪金較高的工作是洗大廈外牆,晚上工作,不會影響日間去試鏡,於是做這清洗外牆的散工。」

李日朗近年多了時間陪伴父母
李日朗近年多了時間陪伴父母

在韓國獲女演員致謝

李日朗在北京七年,因為想回香港再做點成績出來,一五年回港,自資推出收錄翻唱《傻女》的唱片《Fly Me To the Earth》。

「一開始困難重重,自資沒有唱片公司back up,跟唱片店談上架很不容易,打去兩間唱片連鎖店都是這樣說,其實只是印了三百張CD,不知怎算,到廣東省做騷時派了十張,倉底剩下二百九十隻,不久之後網上流傳《傻女》,網上話題翻騰起來,大家知道李日朗還在,後來那二百九十隻賣清,唱片店很現實,《傻女》翻騰後,他們打電話來說騰出空位放我張碟。」

李日朗和郭富城數年前在電影《踏血尋梅》中合作
李日朗和郭富城數年前在電影《踏血尋梅》中合作

當時他的新版《傻女》在網上掀起大量談論,有人笑是哭腔,無論如何引起了話題。幾年前他自資導演網絡電影,亦賺到錢,拍到第三部《特區》,拿了最佳導演,片中女演員藍燕在韓國拿了最佳女配角。「我第一次有一位女演員在奧林匹克體育館多謝自己,我很開心,多年來我做很多事情給家人看,最希望當然是讓嫲嫲看到,很多時趕不及,但那一刻做到了。」

李日朗和模特兒女友黃靜藍拍拖三年,兩人曾即興到日本旅行。
李日朗和模特兒女友黃靜藍拍拖三年,兩人曾即興到日本旅行。

Model女友

今年疫情,李日朗結束了北京的工作室,幸好還有電影可以拍,雖然已減至友情價,但至少有戲可演,最近一部演殺人犯,又轉型做網上直播的帶貨藝人。

「最初帶貨的是帶護膚品,後來直播賣牛扒和零食,又有人叫我講五行和珠寶,前日有人想我賣女裝內衣和bra,自由發揮講兩小時,可能用男朋友角度講喜歡女孩子穿什麼內衣。」

這方面他有經驗,以前他有緋聞,現在他有位廿多歲的模特兒女友黃靜藍,情人節或生日等都會貼相放閃。

李日朗形容自己愈來愈少笑,活潑的女友為他帶來笑聲。
李日朗形容自己愈來愈少笑,活潑的女友為他帶來笑聲。

「她是我第四部電影《鐵壁嵐之拳》的演員,那是一部功夫喜劇,我拍戲時覺得她很好,拍完之後嘗試多點聯絡和溝通,慢慢就走在一起,眨眼間就三年了。她吸引之處是喜歡笑,我年紀漸大,平日愈來愈少笑,她在我生命中提供很多笑聲和energy,有她在,永遠不會悶、會很熱鬧,我就是這樣被她吸引。」

他在北京發展時,也有和當地女生拍拖,但因文化差異分手。「我的愛情觀是你喜歡一個人時,他是什麼樣子就應該讓他保持那個樣子,沒必要改變另一個人,應該微調自己去迎合對方,但出來結果不好,所以分開。」

李日朗和女友在節日和生日時都有貼出照片放閃
李日朗和女友在節日和生日時都有貼照片放閃

他現在的女朋友做模特兒,接拍的廣告數量不少。「她是香港女生,屬於一間國際模特兒公司旗下,她拍的廣告比我還多。」

三十八歲的他說兩人還未到同居階段,亦未有計劃結婚。「我很怕感情的計劃,兩個人的際遇很難說,只能每日很珍惜對方,好好維繫,結婚是去到那一刻就會發生,她很明白我的性格,我不是一個只會說話的人,如果我說得出做什麼,很快就兌現到。」

b

陳卓賢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56215358-265532380997952-9034421913515943735-n-2020112708184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