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黃煒溏專訪】持牌玩火特技人安全第一 黃煒溏武師變穿越強姦犯

本地
2020.11.30
195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黃煒溏經常在無綫劇集中飾演壞人角色,在劇集《木棘証人》第一集便飾演偷銀包的小偷,他曾經在古裝劇集《大藥坊》及時裝劇《巨輪》飾演強姦犯,一晚連姦高海寧及石天欣,被網友笑稱是「穿越強姦」,更被封為無綫御用強姦犯;他在邵氏年代拍過不少武打片,之後轉做龍虎武師,曾當過謝賢及張國榮等人的替身,他更是香港影視界為數不多,持有牌照製作火焰效果的特別效果技術員,估計行內現時不足十人持牌,非常吃香。

黃煒溏自小習武,本身在地盤做紮鐵工人,見到邵氏招募訓練班學員,被廣告中所寫的名師教導十八般武藝所吸引,才膽粗粗填表報名。
黃煒溏自小習武,本身在地盤做紮鐵工人,見到邵氏招募訓練班學員,被廣告中所寫的名師教導十八般武藝所吸引,才膽粗粗填表報名。
黃煒溏出身於邵氏,至今仍有與邵氏的師兄弟孟海及邵卓堯聚舊。
黃煒溏出身於邵氏,至今仍有與邵氏的師兄弟孟海及邵卓堯聚舊。

現年六十歲的黃煒溏在廣州出世,七八年偷渡來香港,「我十八歲來香港,最初是做五金行業,做了一個月都沒有糧出,當時的老闆因為經濟問題,劏死牛(行劫)被捕,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出糧給我們?後來我就轉去了地盤做紮鐵,做地盤日曬雨淋也很辛苦,不過當時年輕力壯才可以堅持做了幾年,機緣巧合,在報紙看到邵氏招募訓練班學員,我小時候有習武,講得出的拳法都學過,以前識一套拳,可以在朋友圈跟人互相學習交換不同門派的拳術,唯一是少接觸兵器的功夫,見到招募廣告寫著名師傅教導十八般武藝,就膽粗粗填表報名,過五關斬六將就入了邵氏。」

黃煒溏入行首部參與的電影是《五遁忍術》,在戲中跟羅莽有連場打戲。
黃煒溏入行首部參與的電影是《五遁忍術》,在戲中跟羅莽有連場打戲。
黃煒溏曾經赴紐西蘭參演荷里活電影拍攝,除了擔任龍虎武師,還在戲中飾演韓國士兵。
黃煒溏曾經赴紐西蘭參演荷里活電影拍攝,除了擔任龍虎武師,還在戲中飾演韓國士兵。

八十年代邵氏拍了不少武打片,黃煒溏在電影《五遁忍術》跟羅莽有連場對打戲分,「我廿一歲入邵氏,八十年代很流行武俠片,邵氏拍很多古龍及金庸的刀劍武俠片,加上當時有幾個大導演楚原、張徹、劉家良及唐佳等,行業活躍,人才濟濟,我真是學到很多,當時的龍虎武師,個個都是一代宗師,很多都有開武館教功夫,都是獨當一面的高手,我勝在年輕及性格活躍,這段時期是我吸收到最多武術、電影知識及人際關係,這幾年不斷吸收及學習,正好讓我可以迎接之後的嘉禾及德寶的時裝動作片崛起的新時代,在邵氏幾年,當時出品的功夫動作片,幾乎套套都有份參與,只是視乎戲分多少而已。」

黃煒溏曾在無綫劇集《武林世家》擔任謝賢替身,去年在在林家棟監製的電影《殺出個黃昏》再度擔任謝賢的替身,他坦言事隔幾十年再做對方替身而感到高興,更視四哥為娛樂圈真英雄。
黃煒溏曾在無綫劇集《武林世家》擔任謝賢替身,去年在在林家棟監製的電影《殺出個黃昏》再度擔任謝賢的替身,他坦言事隔幾十年再做對方替身而感到高興,更視四哥為娛樂圈真英雄。

八六年方逸華宣布邵氏減產,不少邵氏人才均轉投無綫,向電視圈發展,「當邵氏減產,重心就轉移去無綫,唐佳師傅及一班手足都轉投無綫,適逢電影業又蓬勃,我就電影及電視都有做,我在無綫有做武師及替身,唐佳師傅第一套拍的《武林世家》,我就做過謝賢、張國榮及五虎的替身,我本來就是武術組成員,武師都是在前線,行先死先企兩邊,隨着年紀開始大,也要接受有些動作後生做得到,年紀大了力有不逮,自然要退一步做些危險性較低的工作,就跟導演提出可否給我機會學做戲,公司也是很好的,最緊要你肯做,有人主動肯做,導演也沒有所謂,我也不計較,只要你覺得我適合,我也不論戲分多少,一集又撈,一個鏡頭又撈,給自己一個生存空間,武師是跟危險打交道,也需要體力,偏偏人年紀大,能力又會退化,既然跟這個圈有深厚感情,你轉做幕前,人家又肯俾機會,何樂而不為。

黃煒溏在《賭城群英會》飾演越南幫頭目大聖哥,其造型影射黑幫「上海仔」。
黃煒溏在《賭城群英會》飾演越南幫頭目大聖哥,其造型影射黑幫「上海仔」。

龍虎武師在影視行業是賣命的演出,他們要做出各種高難度動作,黃煒溏表示受傷自然亦是難免,「小傷經常都有,損手爛腳扭傷都會有,我們武師的世界,這些根本不值一提,你背上個武字,就要承擔這個風險,我試過拍《省港旗兵》做主角林威替身,ending在城寨被差人追,由四樓一穿欄杆就撻落二樓平台,手腕落地就裂骨,算是我比較嚴重的受傷,事後檢討也是我自己做得不好,年輕時很有衝勁,可以說是勇敢,當時還在想,再給我一次機會,一定不會受傷。這個行業有武師存在,就是因為有危險才需要我們,唯有用膽量、技巧及運氣去克服。」

黃煒溏《特技人》飾演軍火茂,劇中的火焰場面都是由他操刀。
黃煒溏《特技人》飾演軍火茂,劇中的火焰場面都是由他操刀。

黃煒溏是持有牌照製作火焰效果的特別效果技術員,由於目前行內持牌人不多,在行內非常吃香,無綫劇集中的玩火場面,很多都是由他操刀,「煙火特別效果牌照,有分A組B組,一級至三級,我是A組特別效果一級牌,不過我的牌是不能牽涉火藥的,因為當時考火藥牌,我正在大陸拍戲,回來軍火牌已錯過了,但趕上了報煙火牌,上了幾個月政府舉辦的課程,當時無綫包括我在內有三人考到一級牌,我估娛樂圈拍電視及電影的,目前不超過十個人有這個牌,很多年紀大,都已退休,持牌人每兩年要續牌,要填一份授權書予警署,我相信用意是要檢視過去兩年有沒有持牌人牽涉刑事案件及法律問題。」

黃煒溏在《愛回家之八時入席》沒有固定角色,曾演收數佬及武術指導。
黃煒溏在《愛回家之八時入席》沒有固定角色,曾演收數佬及武術指導。

黃煒溏表示最難忘是有份參與拍《烈火雄心》的煙火效果,過程特別辛苦,但出來的效果至今沒有其他電影及劇集可以相比,「由於是第一次拍這個題材,大家要求都非常高,當時是借用已荒廢的公屋拍攝,又沒有電梯,要人手將石油氣搬上十幾樓,光是搬器材,已經很淒涼,即使現在重看該劇,我覺得至今都沒有同類題材的戲可跟它相比,煙火場面非常震撼,現在拍煙火場面可以加後期特效,當時所有火都是真的,牽涉演員多,火又有溫度,火會搶氧,如果搭景不夠通風,裏面的溫度是非常高,即是不可以開太大火,又要畫面激烈,現在的拍攝夠就算,可以後期製作再加效果,當時消防處又很配合,無論衣服及裝備都是堅料,演員穿的服裝是可以承受大火,當然我們都會在服裝內再加防火衣及淋水打底,在香港拍攝,尤其是無綫製作一定很安全,我們受到法例監管,有多年經驗,要演員做之前,我首先會開火自己試,即使我可以接受,也要評估演員是否可以接受,安全一定要第一,跟危險打交道,必須要贏,拍戲而已,不需要攞命,現在科技進步,過去幾十年做武師,很多時都沒有威也,現在的威也可以像手指般粗,後期製作可以抹走。」

黃煒溏在劇集《大藥坊》飾演湖南幫土匪,帶人到高海寧的酒館鬧事,並將她挾持到後巷試圖強姦。
黃煒溏在劇集《大藥坊》飾演湖南幫土匪,帶人到高海寧的酒館鬧事,並將她挾持到後巷試圖強姦。

黃煒溏是無綫的御用惡人,更經常被派演強姦犯角色,「監製喜歡找我演這些角色,可能我夠樣衰,但我不介意,做了出來沒人提,就是白做,只是賺份人工,有人提就沒有白做,對演員來說是好事,拍強姦戲前,會跟女演員預先溝通好,要令對手安心,況且拍電視的尺度也有限,演技要投入,但動作要小心,有時用表情搭夠,雖然我經常演惡人,不過現實生活遇到的街坊都好好的,他們都覺得我是好人,可能我經常在街市出現,成日去街市的人衰得去邊,買菜都會搭給我,現在的觀眾水準都好高,有本事做到觀眾嬲,真是感恩,證明自己演技好,沒被人罵,即是還有進步空間。」

黃煒溏一家四口合照,他的長女已碩士畢業,現時在上市公司工作,兒子則讀大學三年級,他坦言自己讀書不多,兒女成才令他倍感安慰。
黃煒溏一家四口合照,他的長女已碩士畢業,現時在上市公司工作,兒子則讀大學三年級,他坦言自己讀書不多,兒女成才令他倍感安慰。

黃煒溏九三年結婚,有一子一女,他坦言自己是一介武夫,最大成就是一對兒女考上大學,「女兒廿五歲,已經讀完碩士,在上市公司從事有關環境科學的工作;兒子二十歲,在大學讀語言系三年級,幸好他們遺傳不到我的好動活躍,現今社會重文輕武,知識年代,若仍然停留在我的老粗年代就不幸了,在家庭方面我非常感恩,我的子女沒有什麼反叛期,我可以放心去搵食,我唯一能幫的,就是幫他們選一間我認為較好的學校,自己讀書不多,一介武夫,知識及功課都幫不上忙,靠他們自律,兒女讀到書,是給我最好的回報,我覺得捱也是值得。」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0004cce2-b770-46d8-a517-cfb284dd2276-2020112609535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