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顧冠忠專訪】受楚原賞識成邵氏演員 顧冠忠親解出演《天蠶變》之謎

本地
2020.11.20
564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六十六歲的顧冠忠雖然在一三年才加入無綫,不過他的演戲資歷非常豐富,十七歲讀完中三,不想繼續讀書,看報紙知道張徹的長弓電影訓練班招生,決定報名。「那時如果沒有母親就沒有今日的我,當時家裏很窮,我去讀訓練班是沒有收入,所以父親很反對,幸好有母親支持及不時資助,喜歡第八藝術就是這樣,只想做戲,沒有第二種想法,沒有得改,考入訓練班後,同期同學有戚冠軍、邵音音、鄭則仕、梁家仁等,我是年紀最小的,可能因為這樣,沒有什麼作為,反之其他同學都有明星架子,我只是小朋友一個,只可以當陪襯,最記得實習時,在華達片場做一些跟班、行行企企的角色,之後讀完也沒有簽我,可能覺得始終小朋友,不成正氣。」

whatsapp-image-2020-11-13-at-16-09-46
顧冠忠曾經做過小食店,但太辛苦捱不住,也試過做服裝生意,但都不成事,他笑言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始終都是拍戲比較穩陣。
whatsapp-image-2020-11-19-at-15-39-18
顧冠忠的身形跟年輕時沒太大分別,因為他一直都跑步keep fit。

不過顧冠忠不甘心,後來見到無綫及邵氏合辦「演員訓練中心」第四期訓練班,跑去報名,結果又考入。「當時問我選電影或是電視?結果我就選了電影,入了邵氏訓練班,在訓練班我也是最頑皮的一個,上了半年堂,公司簽了十個人,沒有我份,所以當時自己的態度也變得懶懶閒,沒有什麼心機,到實習時幫手做臨時演員,有一次,楚原的電影《小樓殘夢》在中環一幢舊樓拍攝,當時欠一個男孩做開門的角色,結果找我去演,只得一個鏡頭,那場戲就是有人撳鐘,我開門,男主角凌雲回來,之後閂門,拍完後,楚原的副導演找我,問我是哪裏來的,我答是訓練班,原來楚原覺得我的表現不錯,叫副導演以後拍戲也找我,從此以後,楚原拍的所有電影我也有份,每個角色都不同,公司見我多工作,讀完訓練班也被他們簽為邵氏演員,後來記得有次楚原叫我過去,跟我說,邵氏有那麼多人爭,你不一定要做第一主角,做二、三線,甚至反派也好,都要盡做,所以我從來不揀戲,什麼角色都做。」

whatsapp-image-2020-11-19-at-15-39-20
《楊過與小龍女》是張國榮拍的第一套電影,顧冠忠在當中飾演霍都公子,可惜二人並沒有同場。

除了電影,顧冠忠也開始涉足電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七九年頂替徐少強出演《天蠶變》雲飛揚一角,他笑言可以做到這個角色,確實也要多謝徐少強。「他是我的師兄,因為他是第三期訓練班,當時他拍的《天蠶變》打擊了無綫的收視,後來坊間說他扭計,喜歡拍拖,又有傳是拍得很辛苦,結果突然失蹤,但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大家也沒有再深究,有一日,余安安打電話給我,當時我跟她和爾冬陞經常都會走在一起玩,她說有套電視劇找我,其實未拍《天蠶變》前,我跟文雪兒拍過《沈勝衣》一集單元故事,當時我有問過邵氏是否可以到麗的拍劇,他們說沒有問題,所以當他們再找我時,我沒跟他們說我是邵氏基本演員,後來跟高亮叔見面,他問我什麼時候來造型,當時很開心,不過也擔心這樣做會不會搶了別人飯碗,但就沒有想過要問方小姐或邵氏高層,跟住便開工,很多年後,一次我跟邵氏的同事聚會,才知道原來當年麗的的老闆打電話給方小姐,說出了問題,問她怎樣辦?方小姐指明讓我去嘗試,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暗中慫恿我去,因為當時邵氏若要告我,是告得成的。」

%e5%a4%a9%e8%a0%b6%e8%ae%8a007
余安安一個電話叫顧冠忠頂替徐少強在《天蠶變》的角色,但背後原來是邵氏也有份安排,才令他可以順利接拍這套經典劇集。

八三年跟邵氏約滿,因為邵氏想專注在無綫的發展,不再拍電影,顧冠忠變了自由身,當時嘉禾有找過他,但沒有下文。「剛好台灣那邊有製作人過來香港找我,說要拍《天蠶再變》,見了面後他馬上幫我做入台證,前後不到一個星期就過了台灣工作,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過去拍這部電視劇,穿回那時《天蠶變》的衣服和扮相,所有台灣的演員我都不認識,只得我一個香港人,確實有點害怕,結果頂硬上也順利完成,當時的拍攝流程是一邊拍一邊播,每日拍完這一集,晚上就播,因為收視率很好,拍完後有其他的電視台找我,就這樣在台灣一留便留了八年。」

whatsapp-image-2020-11-19-at-15-39-16
跟羅家英、姜大衞在內地拍攝《鏡花緣傳奇》,這部劇集有很多香港藝人參與,同劇還有汪明荃、鄭丹瑞、曾志偉等。

之後不少台灣製作團隊轉移到內地拍攝,顧冠忠也成為第一批回內地拍戲藝人,他笑言當時還沒有什麼橫店影城,很多地方都很荒蕪。「其中一部《神機妙算劉伯溫》,是二百集的劇集,但拍到第十集,我收到電話,父親生病,我跟台灣的經理人說,我一定要回香港,麻煩劇組將我的角色寫死,回到香港後我停了四年沒有接戲,全心照顧爸爸,直至他離去。」離開娛樂圈四年,基本上很多人脈都沒有了,顧冠忠也想過會因此退出,沒想到有日好友邵音音竟然找他。「她找我演劉德華有份投資的《打擂台》,拍了一場戲,之後吳彥祖有份的《控制》也找我,令我可以再接觸這班老朋友,重新開始。其後朋友看到報紙,知道姜大衞的母親去世,記得以前在邵氏時,他媽媽很照顧我們,於是就想到靈堂鞠躬,剛好去到時,樂小姐坐在我的旁邊,大家只是打招呼,沒有什麼下文。一二年我結婚,邀請了一大班認識的圈中朋友如邵音音、狄龍等來,上了報紙,第二年無綫就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興趣拍劇?結果就因為這樣入了無綫,到現在已經七年了。」

whatsapp-image-2020-11-19-at-15-46-42
在《逆緣》飾演江欣燕的父親,是一個上海人,經常要說上海話,原來顧冠忠本身也是籍貫上海,不過卻不諳上海話,幸得一位上海影迷教路,才能順利完成。

顧冠忠記得在無綫拍的第一套劇集是王心慰的《忠奸人》,跟張繼聰合作。「其實自己喜歡拍古裝,但在無綫這麼久只拍過一套,就是《醋娘子》,做古裝我比較駕輕就熟,這套劇的角色有一點搞笑,對手是黃淑儀。在無綫一直以來多做反派,要我做反派沒有問題,只是做戲,我又不是這樣,而且反派有內心戲,做正派人物說話會比較穩陣,反派可以多點運用眼神,我記得在邵氏訓練班時,跟谷峰傾偈,我有問他為什麼做戲那麼厲害,他說做戲做得叻,只需要一個眼神,做到那個眼神,內心就自然會有戲。」

whatsapp-image-2020-11-19-at-15-39-22
跟太太在九五年拍劇認識,之後一直也有聯絡,其後更譜出戀曲,二人拍拖十五年,終在一二年正式結婚。

顧冠忠經歷過兩段婚姻,前妻是台灣人,有一子一女,其後一次幫金超群拍亞視版的《包青天》,在其中一個單元飾演太監,結果認識現在的太太陳靖允,「現在的生活是跟太太一起食老本,閒時拍拍劇集,雖然內地有很多劇集也有找我,但以前經常走來走去,現在不想再走了,加上我是家中最大,要照顧家人,朋友打電話來問我在哪裏?我通常都是在家,否則不是去了跑步就是踩單車了。」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whatsapp-image-2020-11-13-at-16.09.45-20201119073509-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