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寵物專訪】愛犬身上學懂活在當下 野人李怡走出人羣恐懼症

本地
2020.11.16
184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野人曾經患抑鬱症及人羣恐懼症,愛犬Bilu陪她走過艱難的日子。
野人曾經患抑鬱症及人羣恐懼症,愛犬Bilu陪她走過艱難的日子。

林珊珊與前夫李啟淦育有兩名女兒,長女西瓜(李澄)及幼女野人(李怡),一家都是娛樂圈中人;本身是瑜伽導師的野人早前擔任挑戰者,參與ViuTV的真人騷節目《踢館》,算是半隻腳踩入娛樂圈,野人坦言向來不是喜歡熱鬧的人,曾患抑鬱症及人羣恐懼症,她養了一頭九歲的迷你貴婦狗Bilu,跟愛犬相處令她覺得相對簡單自在,在牠身上又學懂活在當下,永遠視今天為人生最後一天,不留遺憾。

Bilu平日不太喜歡玩公仔,不過有次擁抱着毛公仔睡,野人便馬上捕捉這可愛的一刻。
Bilu平日不太喜歡玩公仔,不過有次擁抱着毛公仔睡,野人便馬上捕捉這可愛的一刻。

Bilu六個月大便被野人收養回來,由於Bilu發育時期長時間被困在籠中生活,不知不覺埋下健康問題,「因為我喜歡飲啤酒,日文啤酒叫Bilu,所以就為牠改了這個名,牠六個月大時被我領養回來,是鄰居多出來的狗,鄰居也是從朋友手中接收回來的,由於鄰居不懂訓練牠,嫌牠四圍大小便,所以牠是長期被困在籠內生活的;媽咪、嗲哋、兩個舅父及阿姨都養過狗,我也算是有少許經驗,加上有個朋友是寵物訓練員,所以我主動向鄰居提出,不如交給我訓練吧!由於牠在發育時期長時間困在籠,牠的胸骨不是圓的,感覺是扁平的,牠只可以側睡或俯睡,即使想人摸,也不能像其他狗般肚腩朝天,早幾年又發現牠肩頸位置亦有椎間盤突出,所以我不會為牠戴上狗帶,以免牠被拉扯致疼痛。」

野人會以獎勵方式來訓練Bilu,相比用打罵方式,學習過程會更愉快及有成功感。
野人會以獎勵方式來訓練Bilu,相比用打罵方式,學習過程會更愉快及有成功感。
Bilu剛回家時會摧毀家中的尿片,後來野人就買些益智的玩具陪牠玩,令牠可以發洩精力。
Bilu剛回家時會摧毀家中的尿片,後來野人就買些益智的玩具陪牠玩,令牠可以發洩精力。

Bilu剛到野人家,便開始接受訓練,學習如何跟她共處,「牠剛回來是不懂上落樓梯,我就用狗糧作零食引導牠,至於大小便就很快學會,很多人都不鼓吹打狗,我也不會打牠,不過牠最初回來不懂得去固定地方大小便,我會拍屁股及用手指彈牠的鼻,但要當場見到才可以指正牠,過了那一刻就不要打牠罵牠,因為牠不會知道我們想表達什麼?只會感到無緣無故被責罰,其實牠兩天就學懂了,視乎主人肯不肯花時間及心機去教,牠來到我家後,我從來不把牠關在籠內,我不太鼓吹困籠,但可以劃分一個區限制牠的行動,牠是跟我入房間睡的,有次半夜抓門,我沒有理會,牠就撒尿在地上,原來牠抓門是提示我,牠要出去小便,錯在我不了解牠。」

由於Bilu有椎間盤突出問題,所以野人通常會帶牠去寵物公園散步,而且不用狗帶牽扯牠,避免觸痛牠的頸部。
由於Bilu有椎間盤突出問題,所以野人通常會帶牠去寵物公園散步,而且不用狗帶牽扯牠,避免觸痛牠的頸部。

野人自小已很喜歡動物,尤其是養狗,因為她覺得跟狗的互動比較容易,「由於Bilu是我人生中第一隻屬於我一手一腳養的狗,我是比較緊張的,有次返工期間,家人打電話給我,說牠又不吃不喝,完全沒精打采,我完成工作馬上帶牠去看醫生,由於要做磁力共振,首先要將牠的晶片取出,後來就發現牠是椎間盤突出,去到寵物醫院,見牠的前面有個牌寫上aggressive dog,護士說牠咬人,我都不敢相信,我估計牠去到陌生地方,又見不到我,所以害怕,當時抱着牠也會慘叫,有朋友建議讓牠做手術,但我考慮到神經線太接近頸部,不知道成功率有多少,我擔心牠會癱瘓,其實人與狗也一樣,需要quality of life多過quantity of life,最後我選擇給牠食藥及改餵牠吃脫水生肉糧,幸運地牠的情況慢慢有改善。」

野人不時會帶Bilu去行山,停下來戴上太陽眼鏡的牠,看起來非常招積。
野人不時會帶Bilu去行山,停下來戴上太陽眼鏡的牠,看起來非常招積。

野人的性格很在意別人的看法,幾年前曾跟崔建邦拍拖,當時有不少二人的報道,野人備受壓力之下,患上了人羣恐懼症,「這個病隨時都會回來,繁忙時間經過商場見到多人就很驚,我有段時間由公司直接去停車場取車便回家,盡量不在人多的地方停留,也不想見任何人,避免假期出街,幾年前有很多報道在我身上,我才察覺有這個病,覺得受到很多目光注視,又覺得別人對我有偏見,本身我也不是一個喜歡熱鬧的人,這個病就更加令我怕人多,我很久前已有抑鬱問題,我小時候已會有疑問,我在世上到底是做什麼?生存的意義是為什麼?我近年擔任瑜伽導師,運動對排解壓力都有幫助,近月因為疫情被大公司裁員,自已轉做私人教練,對我來說事業上要走一條新道路,我在Bilu身上學到活在當下,想到什麼便寫出來,有得玩就要玩盡,永遠當今天是人生最後一天,沒有遺憾。」

Bilu在狗公園會跟其他狗玩耍,玩得投入的牠露出搞笑表情。
Bilu在狗公園會跟其他狗玩耍,玩得投入的牠露出搞笑表情。

因為Bilu曾飽受椎間盤突出的煎熬,令野人充滿無力感,於是她不斷去增值自己,希望為愛犬找到紓緩痛楚的方法,「我翻看自己的證書有一大堆,其實我學了很多東西,有頌缽、又有用光及色彩做治療,亦學過動物傳心,也是Bilu引發我不停去學習,因為我想替牠治療,誰知我買了頌缽回家,一敲牠便掉頭走,也沒辦法,可能不適合牠,我也不勉強,有時見Bilu隨心而行,想午睡就午睡,當刻想做就做,學牠這樣或許會開心點,而且我學到如何將心比心,跟人相處也是雙向的,動物也一樣,跟家人、朋友及動物之間,也是一段關係,Bilu有時單方面看着我,不過我們之間是有互動,跟動物相處像一面鏡,牠也會吸收到我的能量,我不開心,也會影響牠,我試過心情跌落谷底,牠可以感受到,乖乖坐在我身邊陪伴。」

Bilu不喜歡穿任何衣物,有次野人為牠穿上一件恐龍衣服,牠就表現得一臉厭世。
Bilu不喜歡穿任何衣物,有次野人為牠穿上一件恐龍衣服,牠就表現得一臉厭世。

大部分主人都害怕面對寵物離開的傷痛,但這亦是一個必經階段,野人表示曾經想到哭起來,「我不時會想貴婦狗會有幾多歲壽命?試過想多了,害怕失去牠而哭起來,一起生活九年,習慣了牠日常生活發出的聲音,如果有一天有任何改變,我又會如何?我是一個害怕失去的人,所以在養牠的過程,我假設牠有十六歲壽命,現在只剩餘的七年,我如何給牠最好的,我很少花錢在自己身上,也不像其他女孩般愛買衣服,我的錢都是花在Bilu身上,包括日常的主食、零食及玩具等,我現在跟媽媽住,我的家人都很喜歡牠,有時又會作弄牠,牠又很聽話,我的擇偶條件,最基本要喜歡動物,我個人看法,喜歡動物的人會較有同理心,有同理心的人不只是喜歡跟動物玩耍而已,會代入寵物眼睛看世界。」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6fda63ee-e7f5-4d47-a297-79fd8a08789f-2020111206344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