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關寶慧專訪2】拍爛片拍到患躁鬱 在K場哭足四小時

本地
2020.11.13
900
撰文:王志強攝影:李浩賢

b

(髮型:Zanki @ I hair . Nail / 場地:HAKU@Harbour City)

關寶慧在影圈闖的日子,想由硬朗差婆戲路轉拍較為女性化的電影,接拍IIB級的《男人胸女人Home》,穿三點式的海報被執走了衣服,變成P圖的全裸。「那部電影OK,男主角鄭浩南又靚仔,但宣傳到好像三級片,我在片中只是露背,最好笑是那張海報。」

有一段時間,電影市道低迷,關寶慧接拍大量低成本爛片,拍到情緒低落。「我不拍這些爛片就沒有戲拍,第一我已離開TVB,第二那些大製作永遠不找我,我接七日、十日一套戲那些製作,目的是要讓人知道我還在,不想行內人忘記我。」

電影《男人胸女人Home》海報經電腦改圖,變成全裸,其實關寶慧在片中只是露背。
電影《男人胸女人Home》海報經電腦改圖,變成全裸,其實關寶慧在片中只是露背。

最爛一部戲,她記得是與黎耀祥合演。「租了九龍城一間車房的閣樓,就是戲中整間屋,七日都在同一地方拍,故事講我們打牌見鬼,很離譜。」另一部戲名《一樓一鬼》,拍她拿着蠟燭吃,有時她刻意忘記自己拍過的爛片,因她視為事業污點。

雖然接拍的電影質素不如理想,但她幸好未試過經濟緊絀,在母親的叮囑下,早已買樓做業主,擁有不止一個單位。

拍爛片的時期,關寶慧記憶中曾與未做視帝的黎耀祥合作。
關寶慧記憶中曾與未做視帝的黎耀祥一起拍過爛片。

躁鬱喪哭四小時

錢銀方面不用擔心,不過她的情緒卻因工作不如意低落,加上她當時主持有線的靈異節目《怪談》,負能量聚集,曾有多年陷於躁鬱低谷。「很不開心,真的抑鬱,我開始逃避,只顧打麻將,所有東西惡性循環,輸了錢又不開心,不開心又走去拍爛片,沒有一件事令人開心,打牌時發脾氣,又時常哭,譬如我約朋友飲酒,飲半杯啤酒就開始哭,哭足整晚不停,有一次我在卡拉OK,大部分朋友已走了,侍應走過來關心我:『關小姐,你不要再哭,你已哭了四小時。』一定是躁鬱症,這樣維持了很多年,又會以睡覺逃避現實,試過大年初一也睡到傍晚七點不起牀,直到袁詠儀打來叫我起身。」

當時她沒有看醫生,有一日她對自己說:「你這個樣子,任何人、甚至任何神都不會幫你。」懸崖勒馬叫醒自己,情緒就這樣康復過來。

憑舞台劇《她媽的葬禮》奪得最佳女主角,獲封劇后,關寶慧激動落淚。
憑舞台劇《她媽的葬禮》奪得最佳女主角,獲封劇后,關寶慧激動落淚。

Madam

近年關寶慧拍到一些較好的電影,亦參與舞台劇演出,事業重上軌道。兩年前她演出舞台劇《她媽的葬禮》,首度奪得最佳女主角,成為她演藝事業一個開心亦哭得難忘的時刻。

之後工作接踵而來,《使徒行者3》監製蘇萬聰請她回歸無綫,當時她正在排練另一套舞台劇《我們的青春日誌》。「蘇萬聰問我可否給他四個月,我很開心,他要fight才可以用我,因為我不是TVB的人,又沒有簽經理人,他覺得角色適合我,而這個madam角色警務處助理處長在劇中頗重要,跟所有主角都有戲,我覺得很好,很適合我演。」

關寶慧在《使徒行者3》演madam,與龔慈恩合作。
關寶慧在《使徒行者3》演madam,與龔慈恩合作。

因她在街上也常做madam,看見別人亂泊車,她會出口教訓人。「我最憎人泊車泊過界,我好憎人那麼自私,首先會寫張紙貼在他車頭,如果見到真人會直接罵他:『你咁自私,如果香港個個好似你咁死得啦。』」

烈女不怕死,這是關寶慧的真我本色。

d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d-2020111209404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