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FIF疫情下辦年度盛事 楊千嬅表演前先做檢測

本地
2020.11.13
339
撰文:Adeline Lai

img_0938

因為新冠肺炎肆虐,今年多個大型活動不是延期就是取消,據知不少NGO亦因為欠缺捐款而陷入結業邊緣,在這個風高浪急的大環境下,領賢慈善基金(FIF)創辦人張王幼倫Michelle於今年初已開始籌備今年的籌款晚宴;Michelle坦言每天睇新聞追看疫情,因為香港首次與意大利烏菲茲美術館合辦的《香港賽馬會呈獻系列:波提切利與他的非凡時空-烏菲茲美術館珍藏展》未能如期開幕而要令《Everlasting Wonder》晚宴延期兩星期。晚宴前一星期,六人限聚令加場地容納人數放寬,晚宴場地由三層改為兩層;晚宴前一天,餐枱由方枱變圓枱又轉回方枱,連甜品也漏夜改設計,未到活動結束,大家也未能鬆一口氣。

楊千嬅唱了《少女的祈禱》一曲,疫情下吃多了的千嬅,為了演唱會要好好閉關練氣和減磅。
楊千嬅唱了《少女的祈禱》一曲,疫情下吃多了的千嬅,為了演唱會要好好閉關練氣和減磅。
晚宴舉行前一星期,限聚令放寬至六人一枱,會場由計劃開一層變三層再到最後開兩層,過程充滿變數,能夠順利舉行,張王幼倫真的飲得杯落。
晚宴舉行前一星期,限聚令放寬至六人一枱,會場由計劃開一層變三層再到最後開兩層,過程充滿變數,能夠順利舉行,張王幼倫真的飲得杯落。

晚宴場地以蠟燭造型的燈飾佈置,侍應上菜時,四道菜有四個不同的裝束,以呼應在一四四五年出生的波提切利,把那個年代的裝束和氛圍帶到晚宴上,令久悶在家的賓客感受多點歡樂氣氛。方形餐枱每枱坐六人,枱與枱中間隔了膠板,在六人用餐的限聚令下,晚宴安排嚴守規定。Michelle說,她每日睇新聞追看疫情,「每日不同,但我很有決心,一直想繼續做。本來疫情不是很嚴重,一樓全層可坐最少三百五十人,但之後四人限聚,加上只可坐一半人,由一層變為三層,也預了繼續,不過餐廳的廚房出菜時只做到兩層,我要在地下開六枱,要在地下建一個廚房,我也決定照做。」到晚宴舉行前一星期,限聚令放寬到六人,可容納人數亦放寬到百分之七十五,於是晚宴由計劃的三層改為兩層,Michelle希望將一樓的方枱改為圓枱,可是到晚宴前一天再查清楚規例後,要再把圓枱改為方枱,令已設計好的甜品也要臨時再改,變成最後的朱古力藤籃設計。難怪Michelle也嘆一口氣說:「二十四小時內還不停改,所以很大壓力。」

林建岳與女友Michelle是FIF的多年支持者,所以張太拉着女兒張詩賢到來合照留念。
林建岳與女友Michelle是FIF的多年支持者,所以張太拉着女兒張詩賢到來合照留念。
是夜共有四道菜式,每一道菜上菜時,侍應也會穿上一四四五年時期的不同服飾,為嘉賓帶來歡樂。
是夜共有四道菜式,每一道菜上菜時,侍應也會穿上一四四五年時期的不同服飾,為嘉賓帶來歡樂。

疫情下舉辦這個大型晚宴,Michelle連嘉賓的口罩亦考慮得到,她想到每位嘉賓皆穿得靚靚到場,卻因為戴上不同顏色的口罩而不夠完美,於是她向One of a Kind HK傾談贊助數百個閃石口罩,「我第一時間想到這個口罩問題,我每樣事情也要靚要襯。今次好好彩,最大的贊助商美國運通沒有放棄,全部是現金贊助,其他單位例如菜式皆是收回食材費用,所以才令整件事做到這麼靚。」不過談到是夜共籌得多少善款?Michelle表示還未計好數,所以不便透露。

李幸倪先在台上由高世章陪奏下獨唱了第一段樂曲
李幸倪先在台上由高世章陪奏下獨唱了第一段樂曲

何超瓊讚父親有福氣

台下嘉賓開餐時可以除口罩,台上的嘉賓一樣可以免戴口罩,這會否違規?Michelle最初得知即使一個人在台上也必須戴口罩時,想到楊千嬅李幸倪和Alison唱歌時怎樣算?「這個環節好重要,因為會失真,咪嘴唱歌又不好,唱得唔好對她們也不公平,後來死纏爛打後發現有另一個方法,就是所有上台的嘉賓,不論是司儀、致辭或表演的只要七十小時內拿得測試結果,呈陰性才可以上台,結果我請醫生一日內做了十三人的測試,連這個服務我也包埋了。」所以千嬅和李幸倪等在台上可以免戴口罩,不過落台後則要立刻戴上。

何超瓊是夜心情大好,家中有不少藝術珍品收藏的她,與周國豐及莊家豐可以好好交流一下藝術心得。
何超瓊是夜心情大好,家中有不少藝術珍品收藏的她,與周國豐及莊家豐可以好好交流一下藝術心得。
鄭兆良與廖偉芬在晚宴開始後匆匆趕到場,幸好沒有錯過精采節目。
鄭兆良與廖偉芬在晚宴開始後匆匆趕到場,幸好沒有錯過精采節目。

出席晚宴的嘉賓眾多,何超瓊亦是座上客,看她狀態不錯,卻消瘦了不少,她擰擰頭說:「瘦了少少,不是很多,原來生活健康了是會瘦的。」Pansy吃得簡單了,生活更有規律,現在不用穿梭澳門和香港,即使要開會也可以網上視像做到,「其實也是一種福氣,Daddy在今年五月時離開,遇上疫情,大家也把手頭上的事放低,專心一志全力去辦好他的後事。」Pansy說,今年初疫情不算太嚴重時,家人會輪流探望父親何鴻燊,父親過身後,也因為疫情下很多公事上的安排也未能計劃,正好讓家人專心籌辦父親的喪禮,在限聚令前最後一天辦好儀式,令到想來送別賭王的政商界好友和外地返港的親戚可以來送賭王最後一程。「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是一個玄機,而且一定是父親的福氣,幾生修來的福氣。」Pansy坦言現在心情平復了很多,母親的情況亦不錯,現在大家仍努力為父親的事做好,問到她有否發夢夢到父親?她說:「沒有,好似Joise有,你可以問她,她也有為父親吃齋,我則沒有。」

晚宴的籌委會會員合照留念
晚宴的籌委會會員合照留念
 張王幼倫的三個兒女(左起)張詩賢、張嘉慶和張詠賢為晚宴出力不少,當中以張詩賢出力最多,所以也瘦了不少。
張王幼倫的三個兒女(左起)張詩賢、張嘉慶和張詠賢為晚宴出力不少,當中以張詩賢出力最多,所以也瘦了不少。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1/-20201112074942-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