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相信每個玩具有生命 黃浚誠喜歡Woody為保持初心

本地
2020.11.03
225
撰文:Adeline Lai攝影:鍾漢平

9595fdd3-218d-4783-9dac-aeece4fe537d黃浚誠由《Toy Story》第一集至今,儲了幾百件Woody商品,要他揀一件最愛,他來來回回的下不了手,因為他每一個Woody也喜歡。

為了方便拍照,黃浚誠Adrian一早把珍藏的Woody玩具分門別類整齊地排好在餐枱上,靠近窗邊位置則放了毛巾和布袋,為了心愛的玩具,Adrian花了不少時間和心機來整理。

1efce538-f019-4c17-a2d7-88d8c03735a9香港的迪士尼,Adrian一年起碼去五、六次,他喜歡迪士尼的氛圍,總會帶給遊人歡樂。

夢想遊遍全球迪士尼
為何會喜歡Woody?Adrian笑言要追溯返《Toy Story 》第一集開始,那年他應該七歲。「當年是媽咪帶我去睇,睇完好鍾意,會求媽咪帶我去買Woody。不過,以前不是很多Woody的精品,那時還未有迪士尼,記得有出過VCD,我會不斷睇不斷睇。」Adrian拿起一個木雕Woody表示,這是前上司託朋友在美國買給他,是迪士尼特別推出的收藏版本,是用刀逐筆逐筆刻出來,面容也是以油墨繪畫上去,所以這是其中一件最有收藏意義的Woody。

e4a8f46a-3d69-469c-b204-6b1018396f5c這個用刀逐筆逐筆刻出來的Woody,是前上司託朋友從美國買回來送給他。b8621d34-2ce2-4027-8945-3a24023bc80bToy Story Land在香港迪士尼開幕時,casting member可以率先試玩,這套精品就是當日有份玩的人才有,有錢也買不到。5331f655-a38a-488d-9188-e1988ff6c1e7 Adrian希望世界各地的迪士尼,最少也可以去一次。

Adrian愛上Woody時,香港還未有迪士尼,至今全球有六間迪士尼,他只欠奧蘭多迪士尼未曾到訪。「 除了Orlando那個未去之外,其他的迪士尼已去過了,我一直也很想去勻全世界的迪士尼,好像圓了個心願一樣。自己除了Woody外,我也很喜歡迪士尼,記得以前去上海拍劇時,劇組stay在上海三個月,我專誠請一日假去上海迪士尼,當時是一、二月份,氣溫是零下十三度,還落大雨,超級凍,當時的迪士尼是沒有人的,但我已經好開心。」Adrian隨即拿起一套紀念品,很開心地表示這是一套有錢也買不到的精品,「這個是香港的Toy Story Land開幕時給casting member試玩時用,還有個牌仔是識別當日可以去玩的人,我覺得好有收藏意義。」

5c05f0ba-1eea-4547-b0b3-c32239ccb8f9Adrian笑言未見過Woody BB,抱在手時也要特別輕手和小心。

與Woody愈來愈像樣
Adrian說,他曾經參加派對時扮過Woody,朋友見到他的裝扮,也認為他與Woody很像樣,特別是二人也是纖瘦形,「我和Woody也是頭細細手腳瘦瘦,朋友覺得我喜歡Woody耐了,樣貌也愈來愈似他,也是九頭身。」Adrian說罷也哈哈大笑起來。
除了公仔和擺設外,Adrian也有一系列Toy Story角色的電話繩,說起這個系列,他表示這個系列是要從扭蛋機扭出來,更曾試過連續扭了六隻相同的士兵已感到氣憤。「扭蛋很有投機性,試過連續扭了六個一樣的公仔也不是Woody,我好唔忿氣要繼續扭。不過當年也有朋友喜歡Toy Story,我慫恿他一齊扭,他扭到Woody即換給我。現在這個年代,電話繩已沒有用,而且已經生鏽了,這些也很有收藏意義。」Adrian說。

529fa872-2533-4a36-aef7-58ef703094ff這個電話繩系列是扭蛋機精品,Adrian試過連續扭了六隻士兵出來,令他很氣憤。5d90c8be-43ef-4783-8b67-f97b484cf1b4兩個看似一模一樣的Woody,其實是不同年代推出,細微位置有所不同,要拿上手對比才看得出分別。b76d7618-da7e-4cd4-8667-4ca640f5e5bdAdrian當年在澳洲讀書時,《Toy Story 3》上映時推出首日封,是非常限量而且很有紀念價值。

隨着續集推出,Woody的商品也愈出愈多,不止有九頭身版的Woody,還有卡通版、短腳版和BB版,商品種類也由毛公仔開始,到手錶、原子筆、電話座、砌圖、雜誌、零食、首日封和樽裝水等等。Adrian說,他到世界各地旅遊時會到處搜購Woody的商品,包括水杯和水壺。不同種類的商品有收藏意義,但為何會買兩個一樣的公仔?Adrian解釋說:「其實每一集出的時候也會出一個版本,有少少不同,可能是顏色上、眼耳口鼻或者服裝上有少少分別,一般人未必睇得到,拿上手對比,會發現在細微位改了版,這些版本是絕版,這樣會令升值潛能大好多。」大部分商品的標籤沒有拆去,Adrian認為商品有標籤才算是完整,而且每個商品皆有一個特別設計的標籤,同樣有收藏意義,所以他不會剪下任何標籤。

ed204c22-146a-440f-8ecf-41761ede06b9Adrian在澳洲留學,大學一年班時,他揀了攝影,要以黑白菲林拍攝和沖曬一幅照片,這是他替Woody拍的第一幅黑白沙龍,很有意思。2cf32494-1670-4123-93bc-404e04fcde2d去年與家人到瑞士旅行,在超級市場見到一系列的Toy Story人物枝裝水,礙於一套太重,他只買了Woody回港。whatsapp-image-2020-10-29-at-17-24-50(右一)Woody與Lego 在○四年推出crossover腕錶,錶帶的顏色也是以Woody身上的顏色為主,不過這些腕錶只是童裝,所以亦是收藏為主。a50c22ea-0780-4d35-a743-185e357056cc扁扁的Woody,是iPhone stand。

睡醒Woody在枕頭旁
動畫或卡通的世界就是能給予人無限聯想,七歲時的Adrian,可曾與公仔談話或者幻想過Woody會夜晚出來威?「會。這些公仔放在我牀頭後面,整齊排晒喺度,有時瞓醒覺,會有隻Woody瞓在我枕頭旁,不知是我郁到它還是怎樣跌下來,但我相信玩具是真的有生命,我瞓緊覺時它們真的會郁。引述Toy Story入面所講,任何玩具都有生命,不要無端端掉了它,如果需要搬屋,把玩具轉贈給有需要或者會玩它的小朋友,否則它們會好寂寞。」Adrian搬了多次屋,每次會把這些公仔帶同搬家也是這個原因。
由小朋友年代至現在,Adrian沒有減低對Woody的愛,為何?「其實我年紀也不細,不過自己內心還有童心,人愈大,很多事情變得複雜,其實我想,所有事情簡簡單單,保持初心最緊要,喜歡Woody就是俾自己原因,所有事情保持初心。」

thumbnail-7Adrian參加Face of Hong Kong 2017比賽時穿的西裝,是契爺從朋友處借回來,所以今年Face of Hong Kong 2020的比賽,Adrian也借回這套西裝出鏡,希望契爺知道他今年拿了這個比賽的主辦權。 thumbnail洪羅拔 (右)是Adrian的恩師也是他的契爺,推薦他拍電影,也給了他很多鼓勵,希望藉此機會多謝這位長輩。

Adrian曾經奪得Face of Hong Kong 2017最佳新晉模特獎,今年籌辦Face of Hong Kong 2020大賽,現主力為三位勝出者準備出戰,與二十八個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模特兒比併,擁有九頭身的他,因為疫情而少了幕前演出的機會,暫時主力做幕後,有點可惜啊!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0ed13ee7-ab8e-476e-a4f8-461d9a033449-2020103008373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