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鏡前鏡後》新書分享 林青霞與李菁欷歔緣份

本地
2020.10.30
1.1k
撰文:嘉栢
3
青霞的美艷未因年齡而減退

林青霞與天地圖書合作的三部曲《鏡前鏡後》於六十六歲生日當天推出,曾經被董橋指不能稱自己為作家的青霞,來到這部著作被白先勇認定是真正的作家,她在書中分享了跟李菁的一段緣份:十八歲那年青霞到越南做慈善義演,那次她沒看清楚李菁的模樣,不是不看,是不敢看,她太耀眼、太紅了。七五年青霞到香港為電影宣傳,李菁在一個晚宴上翩然而至,這次青霞還是怯生生的沒敢望她,同在一個飯桌上她們卻沒有交談。「李菁是香港邵氏電影公司的當家花旦,我一個從鄉下來的小女生,看她這樣閃爍的大明星就像看天一樣,所以對她有一種特別的好奇心。」有一次青霞到一位姓仇的長輩家吃飯,聽說他跟李菁很熟悉,便說想見她,這次青霞認認真真的欣賞了李菁,也終於跟她四目交投,當時青霞問她會不會出來拍戲?她搖頭擺手的說絕對不可能,那年她才四十歲左右。

2
青霞至今仍是不少人心目中的女神

「九○年後我長期住在香港,在朋友的飯局中也會聽到一些有關李菁的消息,香港有些老一輩的上海有錢人,會無條件的定期接濟她。這些年,上一代漸漸的凋零了,接濟她的人一個個走了。有一次娛樂周刊登載她的照片,說她因付不出房租被告。一八年二月的某一日,我跟汪曼玲通電話,她突然冒出一句『李菁打電話給我』,我連珠炮的問『她為什麼打電話給你?她最近怎麼樣?她住哪裏?你會跟她見面嗎?可不可以約出來見面?』我跟阿汪說我想寫李菁的故事,文章登出來稿費給她,書出了,版權費給她,每篇文章她看過才登。阿汪約她見面,但沒有說我會出現,我進去的時候,她們兩位已坐定。不知為什麼,我第一眼看見的是,桌底下她那雙黑漆皮平底鞋,鞋頭閃着亮光。她見到我先是一愣,很快就鎮定下來,到底是見過大場面的人。我坐下之後三人的話匣子打開,一直到她走都沒有間斷過。阿汪職業本色,一個問題接着一個問,她也毫不介意的一一回答。問:『你現在最想吃甚麼?』答:『「蝦子海參!好想念媽媽做的蝦子海參!」見她喜悅的神情,彷彿舌尖上已經嚐到了海參的美味,讓你恨不得馬上端一盤到她眼前。她臉上泛着光彩接着說:『最開心是晩上到大家樂吃火鍋,一人一個鍋,裏面有蝦有肉和青菜。早、午飯加起來三十塊,火鍋七十塊,一天花一百塊很豐盛了。』」

mpw1625_b039_000
青霞到香港拍攝羅馬導演的《幽蘭在雨中》,在外景場地見到一部勞斯萊斯車,車牌號碼單字「2」,這車在當時是稀有的,必定是大富大貴人家才能擁有,工作人員見她神情訝異,告訴她是李菁的車。

「阿汪叫我看她的左手臂,我驚見她整條手臂粗腫得把那針織衣袖繃得緊緊的,她說是做完乳癌手術,割了乳房和淋巴,因此手無法排水,令到手臂水腫。最讓我深思的一句話是『有錢嘛穿高跟鞋,沒錢就穿平底鞋囉。』李菁提到她的經濟狀況時,說人家以為她買股票把錢都賠光了,其實沒有,都是一點一點慢慢花光的,房子和車子賣給了仇先生。提到當時租住的鰂魚涌寓所,一個房間放衣服,一個房間是臥室,她最擔心的是付不出房租,但又不願意去領救濟金。想到王小鳳曾經幫她付過一年房租,她說現在活着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夠報答所有幫助過她的人。我們從下午聊到黃昏,她說要走了,我想跟她拍張照,她拒絕了。」青霞把事先預備好的,看不出是紅包的金色硬紙皮封套交給她,她推讓說不好意思,說她從來不收紅包的,青霞執意要她收下,當李菁站起來走出餐廳的時候,青霞發現她手上拿着枴杖,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每走一步全身就像豆腐一樣要散了似的,內心充滿無限的欷歔和感慨。「和李菁見完面,總想着怎麼能讓她有尊嚴的接受幫助。我跟汪曼玲商量約她出來吃飯,要請她吃海參,汪說馬上過年了,過完年再說吧。」青霞在拉斯維加斯過新年,有一天看完表演回到酒店就接到汪曼玲的電話,得知李菁猝死的噩耗,「算算跟她見面也不過十天的光景,怎麼就⋯⋯?」想到她在港無親無故甚至無朋友來往,提出願意出資為她安葬,阿汪打聽後告訴青霞,邵氏電影公司會為李菁辦一場追悼會,影星邵音音也挺身而出幫忙處理身後事。

72sn11b
李菁有娃娃影后的美譽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8-2020102909105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