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蓋世寶專訪1】拍拖七年拒婚 做妻子母親責任太沉重

本地
2020.10.30
2k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a2

香港只有兩位女藝人姓蓋,一位是蓋鳴暉,一位是蓋世寶。蓋鳴暉本名姓李,蓋只是藝名;而蓋世寶是真實姓名,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無添加的Lulu姐姐。

父母早年離婚,在貧困中成長,對蓋世寶有兩個影響。「我習慣了凡事不抱太大期望。」即使加入電視台早期被稱為「小朱茵」,她也沒想過可以走紅,只求腳踏實地打好呢份工。「其實我去過為周星馳電影面試的。」她亦原本有機會加入樂壇,但唱片未出,公司已倒閉。

蓋世寶中五畢業做過麥記快餐收銀,接着就考入無綫訓練班開始藝員生涯。
蓋世寶中五畢業做過麥記快餐收銀,接着就考入無綫訓練班開始藝員生涯。

感情方面,她曾有一位拍拖七年的男友,對方向她求婚,她卻因害怕做太太和母親的責任太沉重而拒婚,她說:「我不渴望結婚生子。」

蓋世寶做了近廿年兒童節目主持,高層一聲令下大換血,一眾小朋友集體回憶被調走,去年她更因減騷減薪,決定離開TVB。

沒有什麼東西永恆不變,現在還有很多新常態要去適應,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蓋世寶一如以往平淡地看得失,暫未為疫情之中零收入而苦惱,令她哭的,是對已故愛犬的思念。

蓋世寶在沙田屋邨長大,她形容自己小時候乖巧,長大後甚為硬朗。
蓋世寶在沙田屋邨長大,她形容自己小時候乖巧,長大後甚為硬朗。

來自開封的蓋氏

很多人以為蓋世寶是藝名,其實是她的真名,父親姓蓋,她的同輩都是「世」字輩,祖籍河南開封,與包青天同鄉,朋友都笑她:「唔怪得之你咁黑啦。」

她感謝名字幫了她,起碼在娛樂圈易記,在兒童節目更像卡通人物的名字。不過,她自小不喜歡太起眼,父母在她讀小學時離婚,做診所護士的母親帶着她四姊弟,環境不好,她自小就對身邊各種事情不敢抱太高期望。

蓋世寶曾有機會做歌手,被安排與一位模特兒合組類似Twins的組合。
蓋世寶曾有機會做歌手,被安排與一位模特兒合組類似Twins的組合。

中五畢業後,她就想快點出來工作幫補家計,做過半日電話銷售員、五日麥記快餐收銀員,第三份工就是無綫藝員。「紮住兩條辮,孭住個Hello Kitty背囊,就去讀訓練班,不是抱着我要做明星的心態,是我要打份工,直到現在我仍視做藝人是一份工作。」

她很快就被安排入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做起小朋友口中的Lulu姐姐,初期傳媒稱她為「小朱茵」,可能由於兩人樣子有點像,朱茵也是由兒童節目做起,接着拍劇和拍電影,配的男星是黎明郭富城周星馳。「我收過星爺公司的電話,去見過面,不過之後沒有消息。」

Lulu姐姐蓋世寶與另一兒童節目icon譚玉瑛姐姐
Lulu姐姐蓋世寶與另一兒童節目icon譚玉瑛姐姐

有機會做女子組合

她九六年由《閃電傳真機》做到○○年改節目名《至Net小人類》,又做到○五年《放學ICU》,做了三代兒童節目主持,直至一五年大改組,接近二十年,但她說,對兒童節目不是特別有興趣。

「我不會用『興趣』來形容我的工作,工作就是工作,即使我沒有興趣,公司叫我做,我就會做,我就是那麼分得開,我本身不是對這份工作沒有興趣,所以不用培養興趣。」

蓋世寶與一眾兒童節目主持同事聚舊
蓋世寶與一眾兒童節目主持包括麥長青、譚玉瑛、黎芷珊、鄧健泓等朋友聚舊

做兒童節目時常要唱兒歌,蓋世寶本身也有幾首由她主唱的兒歌,她曾經被唱片公司看中,有機會做歌手。

「唱片公司同時簽了我和唐韋琪,我和另一個女model,組成好像Twins的組合,那時未有Twins,我們拍了照片但未錄歌,後來不知為何公司關門。」

對她有沒有打擊?「沒有打擊,那麼年輕,不懂什麼叫做打擊。」

蓋世寶與鄧健泓做兒童節目時拍過拖,在她口中,鄧健泓和前輩譚玉瑛與她感情如親人。
蓋世寶與鄧健泓做兒童節目時拍過拖,在她口中,鄧健泓和前輩譚玉瑛與她感情如親人。

拍拖七年理性拒婚

蓋世寶直言拍拖次數不算少,合共有八次左右,讀書時已跟同學初戀。做了藝人之後,其中一次是與同屬兒童節目的鄧健泓拍拖一年,分手原因是:「年輕,分手很正常。」但因和平分手,多年來兩人可做回朋友。

之後她與同是無綫藝人的林遠迎(已改名林景弘)拍拖七年,兩人透過杜大偉認識。「那時我廿幾歲,仍有去卡拉OK玩和喝東西。」林遠迎在劇集《十兄弟》中飾演順風耳,近年北上內地發展。

蓋世寶舊男友林遠迎現改名林景弘和到內地發展,他曾在《十兄弟》中演順風耳。
蓋世寶舊男友林遠迎現改名林景弘及到內地發展,他曾在《十兄弟》中演順風耳。

拍拖期間,林遠迎向蓋世寶求婚,但遭她拒絕。「我以為我肯,因為我已是適婚年齡,而且已拍拖這麼久,但原來我不想結婚,我不想負責任,我覺得責任很大,他是要小朋友的人,而且家裏也有壓力,我要做別人的太太和媽媽,這一點我一直知道的,假如負起這個責任,好像什麼都沒了,我還有很多事情未做、很多事情想做,我不是要結婚生子的生活,重點是我不渴望,那段時間我自己分析:『什麼時候答應他結婚?』想來想去,原來我是不想要結婚。我對他很不好意思,如果我不想結婚,早應該分手,原來我拍拖時不知自己心裏想要什麼,到了要結婚的階段,我才思考:『原來我是這樣想。』所以那次之後,我變得清醒了。」

談到興趣,蓋世寶現在最大目標是在鋼管舞、拉丁舞和性感椅子舞等方面練得更出色。
談到興趣,蓋世寶現在最大目標是在鋼管舞、拉丁舞和性感椅子舞等方面練得更出色。

林遠迎沒有給她限期,結果她考慮了接近一年才拒絕對方,跟他說sorry,兩人平靜地分手。林遠迎現在已跟另一位女士結婚,而且已做了父親。

她現在冷靜分析在感情世界中的自己:「如果我很愛這個人,我會為他放棄自己想法,去配合他,但我又被理智抽回來。結論是:一、我太清醒;二、我真的不渴望結婚生子;三、我不夠愛他。」

蓋世寶最愛的是十六歲愛犬咆咆
蓋世寶最愛的是十六歲愛犬咆咆

拍拖是「無謂嘢」

之後她再拍拖,就很清晰讓對方知道自己不渴望結婚。「女人三十之後不同了,突然好肯為自己選擇,很清醒為自己選擇,現在我過了四十,當然企得更硬。」

現在她不沉迷拍拖,甚至覺得拍拖是「無謂嘢」,現在的感情狀態是有一位「未認可」的對象,而且也不着急,因她已將感情事放在不重要的位置。

c

場地:Flames(海濱匯)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c-2020102907395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