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甄詠珊專訪】「拆彈」挺起胸膛做人 甄詠珊為父還債捱足廿年

本地
2020.10.30
17.5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甄詠珊在無綫處境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熊家的鄰居高小姐,經常與根叔鬧出不少笑話,曾經有一集講述根叔與街坊報名參加武林羣英會,結果卻報名參加了舞林羣英會,高小姐以黑色舞衣配黑絲襪展示舞功,即時勾起大家的回憶,她是昔日組合Freeze的成員,跳舞自然也難不到她;甄詠珊十六歲開始在電影中擔任臨時演員,因為父親生意失敗,欠下巨債,她要負責擔起頭家,更為了六位數字代言費去隆胸,對身形嬌小的她來說是沉重的負擔,幾年後代言約滿,她馬上自費「拆彈」,擺脫長期腰痠背痛問題,她無悔當日隆胸的決定,因為當時極需要這筆錢養家,由性感歌手轉為無綫藝員,她坦言最喜歡現在的自己,一路以來的經歷令她如今活得更有自信。

現年三十九歲的甄詠珊因為父親生意失敗,十六歲便出來工作擔起頭家。
現年三十九歲的甄詠珊因為父親生意失敗,十六歲便出來工作擔起頭家。
甄詠珊在處境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熊家的鄰居高小姐,與根叔經常鬧出笑話。
甄詠珊在處境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熊家的鄰居高小姐,與根叔經常鬧出笑話。
由吳鎮宇執導的《自從他來了》,黃子華在戲中飾演Tutor,當時仍是特約演員的甄詠珊飾演學生。
由吳鎮宇執導的《自從他來了》,黃子華在戲中飾演Tutor,當時仍是特約演員的甄詠珊飾演學生。

甄詠珊爸爸在九七年破產,當時欠了巨債,身為長女的她要輟學找工作,用了超過二十年才將債務還清,「十六歲夠年齡便開始打工,放棄學業,高峰期一日打幾份工,包括快餐店、售貨員及啤酒推廣員,後來認識了一個做舞台劇的朋友,問我有沒有興趣去試鏡,我當時也沒有考慮會不會是騙局,去到一間學校試鏡,每人抽三張卡,有時間、地點及人物,我抽到演女鬼、房間及捉姦在牀,我沒有經驗,也只好硬着頭皮去演,回家也沒有抱什麼希望,後來就收到電話,我被選上當女主角,非常開心,舞台劇《她與她》是在藝穗會的小小劇場公演,此劇是講女同性戀者的故事,亦因此認識幕前的朋友,介紹我去模特兒公司及特約演員公司,我就努力去叩門,開始參與電影做茄喱啡,我也算是進取,行行企企幾次之後,就跟帶隊說,有一、兩句對白的角色,可以給我機會去試,第一次有對白是在《黑馬王子》,一開場有幾個女仔在談論男主角的羣戲。」

甄詠珊當年幸運地被許冠傑選中擔任Sam’s Angels,除了登上紅館舞台,還跟着阿Sam做巡迴騷。
甄詠珊當年幸運地被許冠傑選中擔任Sam’s Angels,除了登上紅館舞台,還跟着阿Sam做巡迴騷。

由於有家中巨大的經濟壓力,甄詠珊不甘於只當一個個茄喱啡,不停主動找尋工作機會,「會問帶隊有沒有角色可以試鏡,當時正值興起電視電影,就拍了很多電視電影,期間又參加很多比賽,但凡有獎金的比賽,又適合我的也會去參加,我參加過亞姐,甚至乎酒保比賽勝出有二千元,我也去參加,我經常去試鏡的,有時連是試什麼鏡也不知道,由於很多時製作公司為了保密,都不會跟我們說得太詳細,有次去到見到幾十個女仔一起試鏡,叫我們輪流上台唱歌,過幾天收到電話可以進入第二輪,直接見阿Sam(許冠傑),我有點驚訝及再問清楚到底是什麼試鏡?原來是Sam’s Angels,本身已經有十三個Angel,其中Rachel去拍劇,所以要找人頂替,阿Sam彈了很多他及鄧麗君的歌,都是我自小聽的歌曲,我覺得自己並非四個女仔當中唱得最好的,可能我沒有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情,見到阿Sam已很開心,沒想太多得失,最終被選上,當想到在紅館表演,我真的感動得哭起來,我當時的環境去紅館看演唱會都已是一件難事,可以站在紅館舞台就像做夢般!阿Sam逐一跟我們練歌及教樂器,他覺得我打鼓有天分,更送了一套鼓給我,都是意想不到的事情。」

甄詠珊、陳樂榣及石詠莉當年擔任整容代言人並組成組合Freeze,曾經是最有話題性的組合。
甄詠珊、陳樂榣及石詠莉當年擔任整容代言人並組成組合Freeze,曾經是最有話題性的組合。

甄詠珊後來被蕭定一睇中,邀請她擔任整容代言人,更與陳樂榣及石詠莉組成女子組合Freeze,「我很多年前拍過蕭定一的電影《收數王》,他留意到我選完亞姐,就找我做整容代言人,我推了三次,當時思想比較保守,未過到自己的心理關口要隆胸,後來想了又想,這一行可能需要突破,我也需要生活,這筆代言費當時很可觀,雖然不可能解決我爸爸所有債務,不過可以解決到家人生活問題,當時我弟弟尚年幼,他比我小十歲;我又沒去偷,也沒去搶,靠自己去改變,也不理外人怎看,最終以六位數字成為代言人,胸部在手術後膨脹,一定有小小痛,但我覺得可以接受,始終我是要擔任代言人,他們希望我出來的效果豐滿點及誇張一點,我明白的,後來蕭定一找我加入Freeze,就感到真的很辛苦,出騷又要穿四、五吋高跟鞋,又唱又跳,我當時又比現在瘦,本身我的身形不需要那麼大個胸,很重負擔,搞到腰痛,隆胸四年,完了合約,我馬上拆除,人長大了,其實自信可以在其他方面找回來,代言只包隆胸,不包拆卸的,我自己付錢拆除,那一刻覺得終於可挺起胸膛做人。」

甄詠珊○六年參加亞姐,由於當屆的港區比賽並沒有直播,故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曾參選亞姐。
甄詠珊○六年參加亞姐,由於當屆的港區比賽並沒有直播,故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曾參選亞姐。
甄詠珊與陳啟泰在一一年主持亞視節目《撻著》,是一個專為單身男女配對的真人騷節目。
甄詠珊與陳啟泰在一一年主持亞視節目《撻著》,是一個專為單身男女配對的真人騷節目。
甄詠珊與蔡瀾主持亞視節目《蔡瀾亞洲一樂也》,除了在香港四出覓食,還到廣東開平、曼谷及印尼峇里島拍外景,每天飲飲食食嘆世界,令她拍得非常開心。
甄詠珊與蔡瀾主持亞視節目《蔡瀾亞洲一樂也》,除了在香港四出覓食,還到廣東開平、曼谷及印尼峇里島拍外景,每天飲飲食食嘆世界,令她拍得非常開心。

甄詠珊自言經歷了不同階段,最喜歡現在的自己,「以前Freeze三個女仔天天都相擁而哭,沒有預期要那麼性感,每次做訪問穿的衣服也少得可憐,自然要保持身材在很fit的狀態,沒有一餐是吃得好又吃得飽,真的很痛苦,每天只吃蔬菜及水果,想吃一口飯也不行,你做代言人就有責任keep好自己,除了做療程,還要天天排舞,身體的痛苦還可以接受,但要每一天面對唇槍舌劍的留言,又說我們是整容三嬌,最難聽罵我們做妓女,我們三人很清楚大家的身世,如果真的拋個身出來做,就不用捱得如此辛苦,即使我整容、隆胸也是靠自己,沒有靠別人,我們三個是完全不同性格及圈子的人,是因為工作才走在一起,最難過的時期,唯有互相鼓勵支持。」

甄詠珊在《果欄中的江湖大嫂》飾演惡人菊,拍攝第一場推車過鏡戲分時,被黃光亮勸她辭演。
甄詠珊在《果欄中的江湖大嫂》飾演惡人菊,拍攝第一場推車過鏡戲分時,被黃光亮勸她辭演。
甄詠珊在《燦爛的外母》飾演舞蹈教師,威利及鄧英敏分別飾演她的前度及現任男友。
甄詠珊在《燦爛的外母》飾演舞蹈教師,威利及鄧英敏分別飾演她的前度及現任男友。

甄詠珊一六年簽約成為無綫藝員,至今拍了近廿套劇,由昔日的性感歌手形象,蛻變成一個演技不斷進步的女演員,「之前有在國內拍劇,其實在無綫人工不錯的,這幾年有機會演不同的角色,三十幾至四十幾歲都有,在《果欄中的江湖大嫂》飾演的惡人菊,我本身不認為自己是美女,亦沒有美女的包袱,要我在劇中化醜,沒問題的,角色對我來說很有挑戰性,要將自己掏空,再重新注入顏料,我很多謝光哥(黃光亮),單單第一場戲要我推木頭車過鏡,我已經做不到,光哥捉我埋一邊,我知道是激將法,他說我既然做不到,就跟監製辭演,反正是第一場戲剛開始,我之前跟他不認識的,大家第一次見,被他這樣說,有一秒鐘是感到受傷害,他叫我自己想清楚,我就行開想了半分鐘,埋位便做到了,之後的戲分就不止推木頭車,戲分更多了,他每一天都跟我分析角色,解釋惡人菊非常負能量,跟別人不一樣,不可跟人交流,要自己一個人企埋一二邊,培養這股情緒,我拍攝期間連所有朋友的約會都推掉,將歷年不開心的經歷也挖出來,才去演繹這個角色,當一個人每天只浸淫在不快樂中,有一刻真的想死,幸好自己尚有一點責任感,知道要拍完這個劇才可以死,我很多謝光哥,他也說當初以為我真的會哭着找監製辭演,沒想到我一分鐘便振作起來,其實推木頭車也不簡單,要讓別人感覺我在推很重的東西,事實拍劇是在推一些空的紙箱,原來推重的東西是用腳來發力的,不是用手去發力,這些都是光哥及導演教我的。」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8afffc83-cb5b-4668-9a6e-b629055df88e-2020102906162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