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家居專訪】借助香氣幻想回鄉度假 郭思陶對藍屋一見鍾情

本地
2020.10.28
244
撰文:Adeline Lai攝影:Samuel

s200903b003Arnault Castel去年成功申請入住藍屋,對藍屋一見鍾情的他終能如願,六百呎的單位沒有間隔,非常開揚。

Kapok法籍老闆Arnault Castel於九六年來港,第一份工在銀行任職,當時的人事部為他改了「郭思陶」的中文名, Arnault笑言當時年紀小,不敢say no,經同事解釋中文的意思後,他說:「是關於詩詞或思想和陶瓷的意思,我喜歡陶瓷,也好吧。我不能抱怨,這也是一個不錯的名字,即使是由一位不認識的人為我改。」

s200903b062Arnault喜歡藍屋,主要原因是這個露台,早前與朋友到花墟買花,買了在家鄉很常見的橄欖樹。每朝早,Arnault起牀後會泡一杯咖啡,與愛貓走到露台,看看街上的途人忙碌穿梭的景況。

只信科學不信鬼神
中國人重視名字的意思,問Arnault用了這個中文名後,事事順利嗎?他笑說:「我不是迷信的人,我接受典型的法國教育,是非常科學和理性的教導,所以我也不信鬼神。很多朋友說『噢!這層樓好舊了,你不怕有鬼嗎?』我會好直接答『不,我很好。』我很易睡着,有時聽到有聲,是貓貓追着昆蟲,而不是追着鬼神。」
Arnault曾經在天后居住,直至在灣仔星街開設Kapok後,他才真正發掘灣仔的美,灣仔保留很多舊的建築和老店,能聯繫到香港的歷史。當他見到藍屋後,簡直是一見鍾情,很希望可以住在這裏。去年剛巧有一個單位放租,經過面試和寫論文,他成功了。「他們希望創造一個小社區,肯定我們是會關懷這個社區,這個計劃很有趣,值得嘗試。外面加建了連接橋,把各家各戶連接起來。」Arnault還說,他今次才真真正正認識鄰居,不像以前只在電梯內點頭say hi那種,而且大家會定時開會,舉行塑膠回收計劃,間中還會一齊開餐,這裏的鄰居,不再是各家自掃門前雪的一類了。

s200903b046從天后搬到灣仔,家居的面積小了,捐去大部分的衣服、雜誌和書籍,唯一不能減少是CD,因為Arnault很喜歡音樂。s200903b127這條梯是既有設計,Arnault不能改動,現成為愛貓每天攀爬和睡覺的地方。

由於藍屋的歷史近百年,保育和維修很重要,Arnault不可以鑽牆和揼釘,內裏既有的裝修不可改動,甚至一條梯也不能移走。「不知那條梯以前有什麼用,但現在是其中一個貓貓最愛的地方,牠會爬上去睡覺。我們可以做的不多,因為是保留的歷史建築,不過沒有所謂,我們要尊重這位老太太。」Arnault笑言在法國,藍屋是屬於新樓一羣,因為法國的樓宇很多也有二百年歷史,父母現居的地方,也是建於十九世紀。

s200903b164Arnault每天花在牀上的時間很長,看書、聽音樂、看電視和睡覺也在牀上進行,不過進食時會移師到旁邊綠色的梳化。

大牀放在家居中心
說到他的愛貓Solange是一隻全黑色的貓,兩歲半大,訪問當天雖懷有好奇之心,但沒有足夠膽量,常常躲在廚房頂探頭張望。「自幼家中已經常常有貓,每次我返法國探家人,也會問他們現在有多少隻貓?家人常常領養貓貓,由於是住在郊區,貓貓會來來去去的。」每朝早,Arnault會被一室的燈亮醒,然後起牀播音樂和沖咖啡,與Solange步出露台望望街上的途人。談到這個非一般的鬧鐘,Arnault以手機操控不同的燈來示範,「我不懂得科技,我朋友幫我把電燈與手機連接,每朝早上約七時,全屋的燈會亮起,Solange會開始製造聲音,我就會起身了。我好討厭窗簾,我不喜歡太黑的地方,不過這裏不是有太多自然光,任何事也沒有完美的,我希望這裏可以多少少光,不過整體而言,我很喜歡這個地方。」Arnault的租約有兩年,他希望可以繼續住下去,還雙手合十地說:「請不要趕走我啊!」

s200903b093Arnault全家也喜歡貓,Solange是Arnault祖母好朋友的名字,之前有隻Lucy的黑貓,不過在十八歲那年過身。s200903b028為了配襯藍屋,Arnault的家具也以懷舊款式為主,這張書枱和椅子的設計在五十年代誕生,與懷舊的地磚也很配合。s200903b186雪櫃不能放進廚房,幸好款式懷舊,放在大廳也沒有格格不入的感覺。

在裝飾家居上,Arnault因應藍屋的藍和舊式的地磚而挑選一些款式懷舊的家具,顏色也以綠色、淺粉藍和米色為主。「這個model的梳化在一九七三年設計,與我一樣七三年出世,我是vintage它也是vintage。書枱和椅子是五十年代的設計,雪櫃是意大利牌子,設計也帶點五十年代。」Arnault把大牀放在廳中間,朋友來到也感到驚訝,不過Arnault解釋,他在牀上的時間很多,喜歡在牀上看書、聽音樂和看電視,所以很值得把牀放在中間位置。

s200903b130Arnault喜歡整齊,衣帽間執拾得頗為整潔。s200903b175不同味道的香薰蠟燭可以引發Arnault不同的旅遊回憶

由於疫情,Arnault不可以出國公幹,留家的日子開始下廚。他有一大堆的烹飪書,以前單是翻看每一個食譜,看看每一幅菜式的照片已很開心,朋友笑他花錢買書卻從不會煮,現在,他會邀請曾取笑過他的朋友回家試他的手勢,菜式以簡單的沙律、意粉和烤肉為主。「在這裏工作完了,休息一下,下廚可以清空我的頭腦。」每年暑假,Arnault會飛返法國南部度假,靠近地中海的夏日,天氣好,空氣好;今年不可以飛了,他甚至有奇怪感覺,覺得夏天還未到來。為了一解思鄉之情,他會製造返到家鄉的氣氛,先在露台種了橄欖樹,然後燃點帶有地中海風情的香薰蠟燭,播起法國音樂,吃幾道家鄉菜式,令他有一點在法國度假的感覺。「我幸運之前經常旅行,較易度過這段時候,只要合上眼會有很多回憶。我相信顧客也是這樣想,希望借助味道去令他們放鬆,去引發他們的旅遊回憶,所以Kapok的香薰蠟燭比以前賣多了很多。」Arnault一邊聞着orange blossom味道蠟燭一邊說。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s200903b023-202010260832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