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寵物專訪】曾與李蕙敏登報懸紅尋犬 唐韋琪陪伴狗狗幸福終老

本地
2020.10.08
156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唐韋琪最近收養一對貴婦母子狗和松鼠狗
唐韋琪最近收養一對貴婦母子狗和松鼠狗

唐韋琪(Vikki)一八年才痛失愛犬囝囝,原本打算休息一會,怎知遇上一對貴婦狗母子和松鼠狗,牠們各自有被棄養故事,既然緣份來了,便決定收養。Vikki曾養過超過十隻狗狗,每次面對生離死別,當然會很傷心,促使她繼續領養,是希望每隻狗狗在她手上是幸福的,能夠令狗狗活至終老,陪伴牠們走完一生。

三隻狗狗雖然偶有爭寵,但相處總算融洽。
三隻狗狗雖然偶有爭寵,但相處總算融洽。

唐韋琪早前先後領養三隻狗仔,一對是母子貴婦狗B女和B仔,分別十歲和四歲,另一隻是兩歲的松鼠狗女松松,「母子狗是一八年九月領養的,當時一位家長朋友是寵物美容師,她轉發了照片,希望大家幫手領養一對母子狗,其實我之前都有傷痛,愛犬囝囝同一年才剛剛離世,也是貴婦狗,原本我有種如釋重負感覺,想先休息一下,但感覺跟牠們很有緣份,在同情心和惻隱之心下便領養了。」

B女和B仔是一對母子狗,B女性格溫柔,很有母愛。
B女和B仔是一對母子狗,B女性格溫柔,很有母愛。

母子狗身世可憐,有人帶這對母子狗看醫生,怎知放在獸醫診所後,連按金也沒付,沒有再回頭接回,唯有先寄養在診所助理的家中,臨時收容,收容期間助理透過寵物美容師的家長,找有心人領養,「我和美容師家長都很喜歡小動物,她說如果我收養,便終身免費替這對母子狗美容和洗澡,一來可以令我節省開支,始終醫藥費和美容費也很昂貴,二來大家可同心合力去照顧。起初我只知道牠們是被遺棄的母子狗,後來知道的背後故事愈來愈多,我朋友做髮型師,他在我的facebook看見一對母子狗,致電問我是否收養了?原來十年前他的女助手與男朋友分手後,男方說負責照顧這對母子狗,怎知遺棄了牠們。後來女助手說很掛念牠們,也來我家探望,更將媽媽B女的身世告訴我,B女本是繁殖場的狗,生了兩胎,但其他狗BB已失散了,只有B仔最幸福,從頭到尾都跟着牠,女助手來到時,母子狗也認出她。牠們身上有晶片,媽媽原名叫小呆,囝囝叫小癡,即是癡癡呆呆,不太好吧,於是我收養後再改名。」

唐韋琪有時間會帶新寵松松遊車河
唐韋琪有時間會帶新寵松松遊車河

松松是今年一月續養,原本的主人是她的粉絲,因為松松太多毛,加上早前示威活動的催淚彈,令主人哮喘病情惡化,所以找她幫忙續養,「暫時三隻狗仔都合得來,松松以前跟貓貓一起生活,鍾意玩和熱鬧,性格有點像貓貓;母子狗很乖巧,不會搗蛋,B仔經常貼實媽媽,媽媽做什麼都跟隨着,他們有自己專屬的地方。松松來了後,生活上亦有點變化,B女為了保護B仔,經常會呼喝松松離開,但牠卻不斷尾隨,松松很聰明,好像想征服牠們,不過到現時為止,仍未成功,哈哈!不過B女最近驗到腎不太好和耳朵發炎,現時吃補腎藥。」Vikki說三隻狗仔都愛惜,為免上班時三隻狗狗會打架,她會帶同松松在身邊,松松不怕陌生人,每次她上堂教小朋友演藝課程,牠會靜靜的在等待,已學懂跟大家打招呼。

唐韋琪的徒弟張若希很喜歡B女,經常陪牠玩耍。
唐韋琪的徒弟張若希很喜歡B女,經常陪牠玩耍。

高峰期養六犬

現時照顧三隻狗狗,她稱不算辛苦,幸好牠們沒什麼陋習,不會亂咬東西或電線,平日會煲糙米飯或紅米,然後加些牛肉、雞肉或三文魚,牠們很喜歡吃。最高峰時期,Vikki同時養了六隻愛犬,一隻都未試過遺棄,全部是自然地離世,「最記得第一隻養的Cocker叫𡃁妹,當牠三個月大時,發現有狗瘟,我是經歷過牠死裏逃生,那時帶牠看醫生,醫生也說很難醫治,每天要服藥五次,醫藥費也一萬多元,那時候我主持閃電傳真機,很多謝這個節目的同事朋友,我給他們我家鎖匙,他們便替我上門鍡藥,令𡃁妹可以定時服藥痊癒。其實狗瘟很難醫治,有人跟我說過,不如你換過一隻新狗仔回來,但我覺得不應該,這條命是牠,我不可以看着牠死去。另一隻魔天使是從工廠執牠回來,因為牠的牙齒長滿牙石,吃不到東西,所以叫牠無牙狗。」

𡃁妹三個月時發現有狗瘟,很艱辛才痊癒,最終十七歲才離開。
𡃁妹三個月時發現有狗瘟,很艱辛才痊癒,最終十七歲才離開。

她說一般狗狗有十三年命,𡃁妹過了這歲數,十七歲自然離開已經賺了,「看着牠擘大口嘔一啖痰出來,再望着牠離開,當然我會很傷心和哭,但我比較信因果,我哭會對牠不好,我經常會為一些有狗狗離世的人做心理準備,所以已輔導了自己許多,懂得調整自己的想法。我是個居安思危的人,假如我有狗仔離世,我要用什麼心態?應該用開心的心態去送別牠,或許是緣份盡了,我能夠陪牠終老,牠應該會很開心,所以我覺得牠們(已離世的寵物)是幸福的,感恩上天給我這個責任,完成了彼此間的緣份,亦有很開心的回憶。正如B女已十歲,更加照顧和陪伴牠多一點。」

這是已離世的o靚妹和阿B,她最喜歡帶愛犬享受大自然氣息
這是已離世的o靚妹和阿B,她最喜歡帶愛犬享受大自然氣息

另一次深刻經歷是與李蕙敏曾經一起登報尋犬,「因為我續養了李蕙敏兩隻狗仔,一隻史納莎,一隻Cocker,有一次賊人來我家爆竊,連牠們也帶走了,四處尋覓不果,離奇地失蹤,當時很傷心;翻看閉路電視,是一位年輕人入屋,但不明白為何要帶走兩隻狗仔,李蕙敏當時都有一起呼籲,我們更懸紅一萬元去尋訪這兩隻狗仔的消息,惜最終亦下落不明。」

呼籲不要棄養

她養過的狗仔各有自己性格,大多性格很乖巧和善良,每隻狗仔,都希望最終是自然地離開,「我不忍心打針送牠們走,有一種像殺人感覺,沒有這個必要。狗仔吃的東西很重要,病痛元兇都是來自不好的食物,增加患病風險。每隻狗我會替牠刷牙,避免牙痛帶來的辛苦,令牠們自然離世,完成牠的一生。我算很快平伏心情,生離死別是常理,牠不是意外死,是病痛離開,每次養狗都有心理準備,要樂觀和正能量,面對牠們的離別是人生歷程,我可以調整得好好,在我手上送給牠們幸福。」

阿仔與Qubie是Vikki以前收養的,雖然已離開,但每次會盡能力讓牠們幸福。
阿仔與Qubie是Vikki以前收養的,雖然已離開,但每次會盡能力讓牠們幸福。

她喜歡狗,不會在寵物店購買,因為聽過太多狗狗悲慘故事,所以支持領養,亦會用自己方法去呼籲所有人抵制和搗破一些狗場和繁殖場,因這些地方的狗完全用人工受孕方法,再賣初生狗隻,完全不人道。問到會否再養?她說看緣份,最希望是呼籲大家不要棄養,亦希望香港政府多點關注獸醫濫收費用,因為有機會令養狗的人百上加斤而棄養牠們,還有是監控和懲戒虐狗人士。

唐韋琪說松松經常想征服一對母子狗,惜暫時仍未成功。
唐韋琪說松松經常想征服一對母子狗,惜暫時仍未成功。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73d81a23-e065-4165-b254-feaf986060cb-2020093007414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