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On仔專訪2】選奧運隊失敗放棄做球員 唱歌比賽再追夢

本地
2020.09.29
3.2k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b

陳健安第一個夢想是做職業足球員,他是屯門屋邨仔,哥哥帶他在電梯口練波,小學三年班,哥哥幫他拿表格參加青少年訓練計劃,這是他每年的暑期活動。中一,港隊挑選「U14」港青,他獲教練推薦,在選秀場地遇上人稱「魔鬼教練」的黎新祥,他被選中開始踢青年軍,那年他十四歲。

他由中一踢到中五,每星期操練三至四天,在屯門放學後,就趕到九龍或港島練波。足球亦將他帶到香港以外的地方,第一次離家是到清遠集訓,然後到緬甸踢「亞少盃」。「有接近一萬觀眾,嘩,好震撼,但那次的賽果是香港被緬甸『炒』,輸九比零,那場比賽記一世。後來賽會發現緬甸隊超齡,他們虛報年紀,要被DQ,怪不得我們發現他們有鬚又有仔。」

On仔曾踢港隊足球青年軍,加入過職業球隊。
On仔曾踢港隊足球青年軍,加入過職業球隊。

中五那年,他遇到挫折了,會考成績不好,只得十一分,最嚴重的是英文肥佬。「以為自己叻,加上夜晚練完波,第二天早上很累,上堂時經常睡覺,成績慢慢滑落。」結果要重讀中五,足球停了一年。

中六再踢,剛巧港隊要選球員加入○八奧運隊,這是他的夢想所在,代表香港參加外圍賽。「怎知落選,很傷心,覺得人生第一個夢想破碎了。」

後來他入讀理工護理系,與此同時加入職業足球隊。「目標是被選入踢○九年的東亞運,一邊要上學,一邊要練波,別人一星期練八課,我只能練四課,兩頭唔到岸,爭不到正選位置,只好放棄職業足球這個夢想。那年就是香港在東亞運拿冠軍,我百感交集,看着隊友贏,感動得來有少少酸,心想:『如果我在隊中就好了。』」

On仔是家中幼子,喜歡聽歌的哥哥和姊姊對他唱歌之路影響很大。
On仔是家中幼子,喜歡聽歌的哥哥和姊姊對他唱歌之路影響很大。

屯門歌唱比賽冠軍

踢足球的同時,On仔也有參加歌唱比賽,還有讀護士,同一時間有幾道門,問他是不是多心?他笑說:「三條心而已。」

他說做護士不是他的夢想,而是實際的保障。「全球護士短缺,是鐵飯碗。」追夢之餘,他也懂得顧及收入保障,又可以照顧家人,頗有腦。

至於唱歌,是人生第二個夢想,他是家中幼子,自小受兩個哥哥、三個姊姊聽的歌薰陶,跟着他們去唱卡拉OK,一直有人讚他唱歌好聽,中五開始贏歌唱比賽,代表學校出賽。

陳健安畢業於理工大學護理系,有資格做護士。
陳健安畢業於理工大學護理系,有資格做護士。

「揀了首冷門歌,陳奕迅的國語歌《想哭》,完全沒有人識,結果輸了,但自己覺得很感動,沒想到不適合用來比賽。後來有了經驗,選些難度高的歌,吳浩康《洗剪吹》,有不少真假音轉換,結果贏了;決賽唱陳奕迅《浮誇》,第一次贏屯門聯校歌唱比賽冠軍。」

On仔感謝母親在他小時候帶給他很多第一次
On仔感謝母親在他小時候帶給他很多第一次

On仔就這樣由屯門唱到理工大學,輾轉又參加了不少大專比賽。「對命運影響最大的一次,是參加一個叫做《星投大戰》的歌唱比賽,連續比賽大半年,共有十多個回合,結果我和另外三位最後勝出者(釗峰、King、Jase),被撮合成四人組合C AllStar,就這樣入了行。」眨眼間,今年是C AllStar出道十周年,八月開了網上紀念演唱會。

帶媽媽到京都穿和服,到處拍照,他說感覺像拍拖。
帶媽媽到京都穿和服,到處拍照,他說感覺像拍拖。

與媽媽拍拖

學習過斷捨離之後,On仔想將家人放在優先位置,想花多些心思令他們開心。

「我試過整蛋糕給家人,和媽媽兩個一起去旅行,以前未做過,第一次是和她去京都,我小時候,她給我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帶我去看煙花,第一次買越南檬粉給我吃,我長大了,我和她一起經歷第一次,一起遊京都七天,一起穿和服,初時她很抗拒,後來愈揀愈開心,到處在廟和紅葉下拍照,好像拍拖。」

e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b-2020092408443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