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家居專訪】夢想實現家獨愛黑白 Kirsten環保家品點綴居所

本地
2020.09.11
470
撰文:Adeline Lai攝影:Samuel

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Kirsten與Muk也是樂觀和積極的人,兒子Arlo也遺傳了父母的開心基因,在兩個多小時的拍照期間,不單沒有扭計仔,還會不時哈哈笑。

Kirsten與Muk住在堅道一幢沒有升降機的舊式樓宇,單位是頂樓連天台,二人早已習慣每日上落樓梯多次,加上Kirsten是瑜伽導師,Muk是私人教練和營養師,所以行樓梯也是運動的一部分。

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3Kirsten自幼學琴,這部鋼琴是父親兩年前來港時買給她,Muk則愛彈結他,「我們是MK Band!」Kirsten笑說。

分娩長達三十六小時
Kirsten與Muk的兒子Arlo只有五個月大,眼仔碌碌相當可愛,Kirsten產子後迅速回復身形,她笑言懷孕期間也只是重了六公斤,是長胎不長肉的好例子。說到生產時的難忘事,Kirsten坦言由作動直至BB出世,歷時三十六小時。Muk一邊展示Kirsten在陣痛期間仍然做瑜伽和食午飯的相片,一邊笑說:「最初開始肚痛,她還是可以和我傾偈,直到她痛得不能再與我對話,我知道她要入醫院了。」Kirsten在星期五晚開始陣痛,星期六早上還可以做瑜伽和外出食lunch,到晚上的痛楚愈來愈強烈,痛得透不過氣時才入院待產,BB是星期日下午一時許出世,歷時三十六小時。在疫情期間生BB,Kirsten與Muk也遇上挑戰。首先,分娩前,二人才得知男方不能陪入產房,於是轉到私家醫院;後來Kirsten的產科醫生中了新冠肺炎,Kirsten要再轉醫生,在分娩當天所見的醫生和麻醉師等全部也是第一次見,她感到很有壓力。「生完BB後,一直待在家四個星期,當一位新生兒的媽媽,真是一個漫長的旅程。」Muk的媽媽和Kirsten的父母,也因為疫情關係未能飛到香港探望和照顧BB,「原來這樣也不錯,我們不用照顧他們,可以專心照顧BB。」Muk笑說。

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2主人房佈置舒適,梳化是為一個美容品牌舉辦活動時特別訂造,現在放到窗邊,既實用也美觀。Arlo一直與父母同牀,最近才肯返回自己的小牀仔睡覺。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8由於見客或出席活動也要穿上整齊的黑色,所以Kirsten的衣櫃以黑色為主。whatsapp-image-2020-09-02-at-12-04-40-1What If在上海也設有分公司,所以疫情前也要中港兩邊飛,較早前在上海舉辦了這個Whittard pop up活動。

舒適居所簡約佈置
Kirsten約在十二年前到澳門參與水舞間的製作事宜,因而展開她在亞洲的旅程。在逗留澳門的日子,她會每星期來香港探索,因而喜歡了香港。後來,她與水舞間的合約完結,被委派回歐洲工作,約大半年後再飛返亞洲,在某大event agency工作期間認識到現在的好朋友和合作夥伴Jean-Marc Guignard,二人在一四年開了What If製作公司,客人層面大部分是侈奢品品牌如Richemont Group、BMW、軒尼詩、K 11 Musea和DFS等等。為客戶舉辦的VIP活動或新品發布會上,度身訂造一個故事大綱,讓顧客透過場景佈置和互動的體驗與品牌和產品聯繫上。Kirsten笑說:「Jean-Marc很有創意,是一位造夢者,而我是把夢想成真。由於疫情關係,我們做多了digital的工作,現在大約八成的工作也是online events,令我們很興奮,讓我們跳出傳統的框框。」Kirsten是一位很正面而且很積極的女波士,她說:「若有下屬對我說『我有難題』,我會對他說『你是有挑戰』。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因為必定有解決方法。我和Muk也是很正面的人,家裏有任何問題也會尋找解決方法,我們不會後悔也不會回望。」

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5飯廳以座地鏡子為趣味中心,把樸實的角落加了一點色彩。

Kirsten曾經在南丫島住了五年,在那裏享受到簡單的生活,三年前搬回市區,把簡單的生活延伸到顏色的喜好上,把曾經喜歡的鮮艷色彩放棄,只留下最愛的黑與白。「顏色太多會很繁雜的,我喜歡簡單,而且返公司或者為活動做製作,也是要穿上黑色的,所以我的衣櫃差不多全部也是黑色的。Muk之前經常要周圍飛,所以他也喜歡簡單的顏色和裝束。」
Kirsten替客人籌辦活動時,每每要訂製或搜羅配合主題的傢俬和家品,活動完結後,這些物件會再無用處,她會把合用的物品帶回家,有的則存放貨倉,盡量減少浪費。「這些植物、座枱燈、睡房的梳化和餐具等等也是從不同的活動上拿回來,飯廳的座地鏡是二手的,從舊居搬到來。」

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9金色的座枱燈是某一個活動完結後,Kirsten把它帶回家。whatsapp-image-2020-09-11-at-2-02-54-pm-1品牌在SKY 100舉行大型晚宴,大會主題要有金色,Kirsten搜羅了一批黑拼金的餐具,現在成為她和家人的餐具。

這些物品來到這個簡約的家,卻配襯得舒服和融和。論到較有顏色的地方,是Arlo的房間,小男生的房間多了點點的藍色,他將來喜歡什麼顏色,父母也會讓他自己選擇。「我十七歲開始是魚素者,Muk很喜歡吃肉,Arlo會食魚,將來他喜歡吃肉也可以。我和Muk認為,不論在訓練、進食或是睡眠,只要適合自己就可以,如果不適合就要停。」

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1Arlo的房間有多點點的顏色,Kirsten坦言兒子將來對飲食和顏色的喜好,也會隨他自己喜歡。

至於天台,是二人的運動空間和教學生的地方。Kirsten做了十多年與時裝和音樂有關的工作,在七年前開始學瑜伽,希望證明自己可以成為另一個人,不過到現在,她還是喜歡「Events」,亦會教學生做瑜伽。「我有在Zoom教班,也會不定時上載錄像到自己的YouTube channel,還會舉行digital workshop。」Kirsten與Muk各有忙碌的時間表,Kirsten每天六點起牀後會先餵Arlo吃早餐,然後做一小時運動,繼而返工。「如果好運夾到Muk的時間,則可以一起做運動。」Kirsten笑說。

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11Muk與Kirsten每天也會在天台做運動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12Muk曾經開設健身中心,現在移師往天台教班,Kirsten與Muk一起以Kettlebell健身。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whatsapp-image-2020-09-11-at-14.02.48-2-20200911061155-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