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何雁詩專訪2】失戀導致情緒問題 暴瘦至78磅

本地
2020.09.08
5.6k
撰文:王志強攝影:梁俊棋

c3

何雁詩十六歲參加第一屆《超級巨聲》,她直言不是心口一個勇字。「我未參加過任何歌唱比賽,只是有學唱歌,跟朋友一起去玩,只當一個暑期活動,後來才知那麼緊張和好玩,這是人生之中做得最好的一個選擇。」

那時鏡頭所見何雁詩是個運動型可人兒,評判側田亦要給她一個擁抱,她現在回想,不斷笑自己當時樣子「好豬」。

何雁詩○九年參加第一屆《超級巨聲》,那時她十六歲。
何雁詩○九年參加第一屆《超級巨聲》,那時她十六歲。

她六歲開始打高爾夫球,十歲加入港隊,她原本有一個選擇,向運動方面發展。「這條路其實不易,香港場地愈來愈少,我十三、四歲時打算在美國讀書,之後訓練做專業高球員,最理想在美國打巡迴賽,參加《巨聲》前已有一間美國大學收我,我沒有去,因為玩《巨聲》。」

她是獨女,父親最想她做高爾夫球手,每逢周末開車送她到內地訓練,風雨不改,有時在旁邊舉傘陪伴;一○年她參加過廣州亞運,距離做專業球手的路不遠。

何雁詩是高爾夫球港隊代表,曾參加廣州亞運。
何雁詩是高爾夫球港隊代表,曾參加廣州亞運。

「我是一個好任性的小朋友,我參加《巨聲》經歷了人生最開心的八個月,為什麼不讓我繼續?那時我和爸爸出現磨擦,一年沒有交談,即使住同一間屋,擦身而過也互不瞅睬,我們兩個都很硬頸。那年很不開心,時常哭,情緒鬱在心裏面,我記得一年之後,過了十八歲不久,我鼓起勇氣跟爸爸談,將所有想法盡吐出來,我們兩父女抱着一起哭,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哭。」

何雁詩曾因情緒困擾,出現過度減肥和暴食等問題。
何雁詩曾因情緒困擾,出現過度減肥和暴食等問題。

情緒出問題瘦至七十多磅

那時她因為跟父親關係差,加上失戀,導致她情緒出問題。「十八歲左右,不懂控制情緒,剛剛成年,覺得很多東西沒法控制,唯一可以控制的是減少食量,參加亞運時八十幾磅,打完比賽剩下七十幾磅,我現在一百零幾磅,當時真的很瘦,媽咪也很擔心,那時的減肥方法很不健康,有時吃一粒魚蛋做晚餐,當時傻傻哋,逼自己每日跌磅,是心理上的問題。」

現在回想,那時的失戀其實只是小事,兩人一起一年,然後拖拖拉拉大半年,但當時覺得是天大的事。「直至我懂得釋懷,不要勉強追求不懂得珍惜我的人,重尋吃東西的樂趣,不斷吃元蹄,很極端,由七十八磅飆升至最肥一百一十七磅。」

何雁詩與王祖藍在古裝劇《食為奴》中由情侶演至夫婦,佔戲不少。
何雁詩與王祖藍在古裝劇《食為奴》中由情侶演至夫婦,佔戲不少。

很多女孩面對過的體重、情緒、自我形象的問題,何雁詩都經歷過。

一眾巨聲參賽者成為網上被評頭品足的對象,何雁詩最常被談論的是有錢女,觀眾只知何爸爸做生意,原來他也曾踏足娛樂圈。「他小學也未讀完,年輕時讀過麗的電視訓練班,要戴頭套做臨時演員,他拍過《大地恩情》,好像有個小角色。後來沒有拍劇,去做餐廳水吧等不同工作,之後做自己生意,努力了三十年,全是他自己爭取回來的,他今年七十歲仍未退休,因為要養活員工,他是我偶像。」

何雁詩視父親為偶像,何爸爸曾讀麗的電視訓練班和演過小角色。
何雁詩視父親為偶像,何爸爸曾讀麗的電視訓練班和演過小角色。

與陳瀅的同居趣事

何爸爸明白做娛樂圈的艱辛,何雁詩不算捱很久,就有劇集歌曲唱,王祖藍拍劇集《食為奴》,她獲指定演女友,戲分不少。

當時何雁詩其實有另一條路,可以選擇入餐飲業,她入過理工大學讀酒店業,但未畢業就放棄,專心做藝人。「那時我在拍《食為奴》,有時下午四點拍到翌日早上八點,接着中午再開外景,根本無法上課。」

(左起) 何雁詩、陳瀅、陳凱琳、劉佩玥在《四個女仔三個Bar》演見習大律師,何雁詩和陳瀅老友到一起住。
(左起) 何雁詩、陳瀅、陳凱琳、劉佩玥在《四個女仔三個Bar》演見習大律師,何雁詩和陳瀅老友到一起住。
陳瀅和何雁詩曾同居,劉佩玥間中來瞓梳化。
陳瀅和何雁詩曾同居,劉佩玥間中來瞓梳化。

之後她拍《四個女仔三個Bar》,與陳凱琳陳瀅劉佩玥演見習大律師,她更與陳瀅做了同居閨密,何雁詩自認生活習慣沒條理,與陳瀅同住才知遇上高手。「最印象深刻她開焗爐叮熱個麵包,但不記得時間,個包燶了,她望一望,就隨手關上焗爐門不理,我甘拜下風;有一次劉佩玥更誇張,要倒珍珠奶茶,打開廚房鋅盆的去水隔,直接倒進去,我洗鋅盆時要伸手指入去將珍珠撩返出來。」

d2

場地:南瀛水產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c3-2020090307540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