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梁茵專訪】連失工作感無助沮喪 梁茵爸爸做標準搵暖男對象

本地
2020.09.05
685
撰文:冼麗宜攝影:洪志富
whatsapp-image-2020-08-25-at-16-32-02
除了沒有廣告代言及商演,之前梁茵更有不少服裝贊助,「但因為疫情減少了,唯有在網上購買一些衣服,因為價錢通常會比較便宜一些,甚至有時會跟同事夾份集運,節省一些運費。」

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威龍潘金蓮Anita的二十六歲梁茵(Kiko),一三年讀完藝員訓練班便加入無綫,三輯的《愛‧回家》都有參與,不過角色最重的,當然就是《開心速遞》的Anita,「她是威龍潘金蓮,有少少嫵媚,而且是很貼地的港女角色,是收兵女,我平時很少同異性有這樣多的接觸,但在劇中九成的對手戲都是男生。自己不是這種人,要演繹到自己就是這種人,所以要經常看不同的劇集,或問一些前輩怎樣做?放工時也會去其他廠跟其他同事交流,還有就是多跟身邊的朋友傾偈,因為做演員,很多時局限只有同事和家人,但朋友是不可缺少,他們認識的範疇可能會跟我不一樣,我覺得愈識得多朋友,就可以從他們的身上得到不同的性格特徵。」

1
梁茵最近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的演出,是因為被人發掘了黑歷史,幸得天才George幫忙解困。

不過梁茵笑言受Anita角色影響,有時識朋友也不容易。「識新朋友時,經常都會帶來一些誤會,他們覺得Anita很惡,很巴渣、野蠻及任性,以為我本人都是,覺得我很有距離感,不敢跟我做朋友,但認識久了,就知道我其實都是傻大姐一名。」除了性格,在愛情觀上,梁茵亦跟角色相距甚遠。「Anita最喜歡收兵,她想搵的真命天子,在經濟方面應該是條件要很強,但我就比較追求暖男,喜歡溫柔體貼,就如我爸爸一樣,所以我找另一半都以我爸爸為準則,他不會說我愛你,但會用一世的時間來證明給你看,記得媽咪陀弟弟、甚至分娩後有產後抑鬱,爸爸都一直陪伴左右,那時我在旁邊看着,我覺得現在的世道很難找到這樣的一個男生。」

61377104_2248167878779361_8108440044858028638_n
梁茵與家人感情深厚,但因為雙方都擔心疫情會影響對方,這兩個月的高峰期寧願不見面,只靠視像溝通。

自從演出《開心速遞》後,梁茵說大眾對她的認識加深,亦因為這套劇的緣故,接了很多廣告代言和商演,成為她收入的主要來源,但近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工作都因此而取消。「由一月到現在,損失最少也有六位數字,而且不知什麼時候才可以恢復,試過在家中很沮喪的喊,覺得很無助,因為有一個傾了兩年的合作,突然之間付諸流水,一直以為有的代言,另一方突然說現在收緊了成本,不用了,心很不舒服;自己拚搏努力的成果就這樣沒有,現在的主要收入只能靠《愛‧回家》,對我來說是有一定的經濟壓力和迷惘。人大了,責任亦大,希望家人的負擔不要太重,自己都想盡一點孝心,但現在因為疫症的關係,給家用也要少一些,幸好家人都體諒我這個情況。」

whatsapp-image-2020-08-27-at-9-32-32-am
梁茵笑言以前是不開心才去跑步,但現在已經變成習慣,開不開心都會跑,因為每次跑完都覺得整個人特別精神。

梁茵有一個減壓的方法就是做運動,每一次心情低落時,都是靠運動令自己開心。「我覺得跑步最好,因為可以一個人做,又可以去一些少人的地方,空氣清新些,做運動可產生血清素,令我的情緒平和一點,這幾個月更成功減了差不多十磅。」回復正面思想對抗疫情,梁茵早前更被機構邀請,找她做「仁濟抗疫慈善之星」。「因為買了一款鴨仔公仔口罩,機緣巧合認識了這個主辦機構的人,傾談下覺得大家可以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例如辦一些抗疫活動,除了派口罩外,也會做一些清潔工作,希望可以帶起一個熱潮,令大家不要以為戴口罩便足夠,也要留意家居及地方清潔。」

場地/ 茂宸晉康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whatsapp-image-2020-08-25-at-16.32.01-20200904060352-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