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余香凝專訪】穿短褲搭港鐵被偷拍 余香凝胞妹入行不敢俾意見

本地
2020.08.28
751
撰文:Kelly Check攝影:張保祿
余香凝早前穿上短褲搭地鐵,被人偷拍,她後悔沒有當場捉住偷拍男子,事後想起仍心有不甘。
余香凝早前穿上短褲搭地鐵,被人偷拍,她後悔沒有當場捉住偷拍男子,事後想起仍心有不甘。

 

余香凝早前慶祝廿七歲生日,自言大個女的她,在社交平台上載泳衣照,向粉絲大派福利。
余香凝早前慶祝廿七歲生日,自言大個女的她,在社交平台上載泳衣照,向粉絲大派福利。

余香凝與胞妹余潔瀅被喻圈中的姊妹花女神,兩姊妹均擁有高顏值及高䠷身材;原來當初阿妹想入行,曾被余香凝反對,為此令她們一度心生嫌隙,身為胞姊的余香凝最終向阿妹道歉,不過自此不敢提太多意見,免得阿妹覺得她煩。疫情至今,余香凝工作量及收入均大減,她自言向來慳家,衣食住行都盡量省,不過早前穿上短褲搭港鐵就被人偷拍,當她想出聲時,該名男子已急急下車,她表示後悔沒當場捉住對方,事後想起仍心有不甘。

余氏姊妹長得頗相似,不時會有人將二人認錯,余潔瀅(左)有次出席活動,有公關跟她聊了一會,內容令她一頭霧水,最後發覺又被認錯是姊姊余香凝。
余氏姊妹長得頗相似,不時會有人將二人認錯,余潔瀅(左)有次出席活動,有公關跟她聊了一會,內容令她一頭霧水,最後發覺又被認錯是姊姊余香凝。

余香凝胞妹余潔瀅有份參演ViuTV尚未播出的劇集《男排女將》,姊妹二人年齡雖然相差四年,不過外表就長得非常相似,更不時被人認錯,「妹妹入行可能也有點受我影響,她在中學時期,曾參與校內英文音樂劇,我和媽媽都有去現場看,看完令我對她另眼相看,因為她平日英文一般,但表演時說得非常流利,簡直像鬼上身,她平日很靜的,從未見她在家排練過;後來我的經理人公司想簽她,最初我有點想阻止,有點阿媽的心態,將自己想法套在她身上,跟她說收入不穩定,即使不給家用,也要照顧到自己日常花費,她性格比我更文靜,是否適合這一行呢?提出了很多質疑,她沒有正面回應,即時衝入房關門,第二天跟我們的共同朋友訴苦,覺得我不支持她,為何我可以做,她又不可以做?當晚我就抱着她說對不起,其實我對自己的舉動也很尷尬,因為我跟她向來不習慣摟摟抱抱,我們自小會打架,比較像兄弟多一點,不過覺得自己不應該完全否定她,自此我不敢主動給太多意見,除非她主動問我,我不想說教太多,怕她會覺得我煩。」余潔瀅後來試鏡成功,有份參演ViuTV的劇集《男排女將》,身為姊姊的余香凝,笑言開心得像兒子考入名校的媽媽一樣,很安慰她終於有一個角色發揮,讓大家可以認識她是余潔瀅,而不止是余香凝的妹妹。

余香凝入行前想當空姐,原因是想帶媽媽四出旅行,雖然最終沒當上空姐,不過她在疫情前就與媽媽及妹妹去了希臘旅行,玩得非常開心。
余香凝入行前想當空姐,原因是想帶媽媽四出旅行,雖然最終沒當上空姐,不過她在疫情前就與媽媽及妹妹去了希臘旅行,玩得非常開心。

余香凝父母離異,她與妹妹隨媽媽生活,由於家境一般,她很早便出來兼職模特兒,「媽媽二十歲生我,其實還很年輕,我讀中七時父母分開了,我和妹她都是跟媽媽生活,她一個人賺錢,又要租屋,又要給我們零用,我不想再加重她負擔,所以兼職做模特兒,可能自己身為長女,妹妹比我細四年,我經常都覺得家裏有事的話,我也要肩負責任,所以我很早已要求自己每個月要固定給家用,近大半年工作大減,本來去年底有個音樂會及電影,卻一直延期,平日也有積蓄,不過見到數字不斷下降,都會擔心,不過我跟妹妹經常減肥,媽媽都說我們不用吃東西的,別人去搶購米時,我們就叫她不要去搶,我家一包米可以吃一年!我平日都很慳家,早午餐都自己帶果汁去開工,以前都不捨得買禮物給自己,今年廿七歲生日才買禮物獎勵自己,我比較願意花錢在媽媽及妹妹身上,我一直以來都是坐公共交通工具出入,不過早前工作完畢搭地鐵,還穿着拍攝時的短褲,有個猥瑣的男人在偷拍我,我又有點害怕,只喂了一聲,那個男人就落車了,那一下我覺得好像心有不甘,覺得應該捉住他,自此後,工作完畢都會換回長褲才搭車。」

余香凝原計劃在去年底舉行音樂會,由於疫情關係已幾度延期。
余香凝原計劃在去年底舉行音樂會,由於疫情關係已幾度延期。
余香凝在新歌MV中飾演孝順女,要幫患病母親洗澡,她笑言拍了很久,也擔心擦到對方甩皮。
余香凝在新歌MV中飾演孝順女,要幫患病母親洗澡,她笑言拍了很久,也擔心擦到對方甩皮。

余香凝近日與同屬一間經理人公司的Super Girls吳嘉熙合唱新歌《天地分裂》,她自爆當年讀中五時,本來有機會成為Super Girls成員,不過因為自己是跳舞白癡,加上當時要兼顧學業,才錯失機會,「我喜歡唱歌是遺傳自媽媽的,她現在也不時開唱歌Apps在唱,她什麼歌也唱,我從未聽過的舊歌及最新的歌曲都會唱,我從小到大跟她是沒有代溝的,我聽Twins的時候,她也在聽,以前她會租碟回家唱;我初入行做模特兒,其實是想當歌手的,直至有機會去錄音室試音,才發現自己太天真,自以為唱歌還可以,原來錄音是非常清楚的,有少少瑕疵也錄到出來,自己是有不足,當然那次沒被人選中,是很失望,但上天又給了我另一條路去演戲,第一次演出後已愛上拍戲,拍完第一次港台劇,想轉型做演員,公司便有段時間沒再安排模特兒工作給我,但自己經驗不足,很多時去試鏡都失敗,等了兩年才拍到第一套電影《骨妹》,期間無所事事就在家自彈自唱,已沒想做歌手,只是當作興趣自娛,繞了一個大圈可以再唱歌,覺得自己現在成熟了,感情方面掌握得更好。」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8/3d181041-d2fe-4025-bba0-2c9be194de01-2020082707191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