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森美專訪1】懷疑患癌 最擔心不夠時間教仔女

本地
2020.08.24
12.4k
撰文:王志強攝影:梁俊棋

a

《過街英雄》掀起不少話題,先是被指入了雪櫃,事隔兩年才解凍,早前又有人以「梁振英」名義在網上發文指,因不滿森美政見要求停播,之後又輪到黃翠如被捲入政治立場的爭拗之中。

那麼多與劇集無關的是非,森美不太擔心,他最擔心的是自己演出好不好,畢竟這次是他第一次做劇集男主角,最初監製找他,他問:「我做男一?」他直言監製大膽,而當他知道男主角是一隻老鼠俠,會有不少電腦特技,他覺得更大膽,監製反笑道:「我都不擔心男主角,你擔心CG?」

森美主演的超級英雄劇《過街英雄》未播出就有新聞,第一周又傳出更多話題。
森美主演的超級英雄劇《過街英雄》未播出就有新聞,第一周又傳出更多話題。

森美做電台和綜藝節目很有自信,但說到拍劇演戲,就自覺仍有很多東西要學,時常有患得患失的感覺,不過多年來他漸漸學會投入和享受。

「我時常帶着不知幾時有下次的心態去做,就更加懂得珍惜,我曾經懷疑自己患癌。」他以前患過抑鬱症,早前懷疑患口腔內的皮膚癌,談起送兒子到英國升學時,又會觸動情緒忍不住哭。「太太問我:『你下次做訪問可否不哭?』」

這次訪問他又差點哭了,他談太太和兒女,談癌症和新冠肺炎及與家人隔離,森美是個感性的笑匠,他覺得自己肩負起令人笑的責任,無形中變了壓力,笑匠也要慢慢學識笑。

森美是由電台出身的笑匠,甚少DJ做到電視劇男主角。
森美是由電台出身的笑匠,甚少DJ做到電視劇男主角。

懷疑患皮膚癌

森美拍《過街英雄》是兩年前的事,劇集拍好後沒有出街,只安排在馬來西亞播出,去年他與汪明荃主持《娛樂大家》,期間他遇上患癌疑雲。

「口腔上顎有片黑色,牙醫叫我看專科,我感到奇怪,我的狗上顎也是有片黑色,他說人類不會,懷疑是色素瘤,即是皮膚癌的一種,色素瘤如果長在口腔內,死亡率很高,只得兩年命,香港案例很少,那時我看很多報紙,中大醫學院會請求有關案例協助做研究,所以我很害怕,由懷疑到看資料到做手術切除,然後化驗等結果,有兩個月,那兩個月對我很大衝擊。」

森美早前在IG貼出夫婦合照,網民都驚嘆森美太太漂亮。
森美早前在IG貼出夫婦合照,網民都驚嘆森美太太漂亮。

幸好化驗結果是良性,假如不切除,有可能變惡性。那兩個月,他現在回想仍覺得難過。「我有信仰好一點,可以交託和祈禱,有家人支持很重要,那時最辛苦的是覺得時間不夠,有很多事情未教我的仔女。」

說到這裏,感性的森美就眼泛淚光,笑着怪自己:「我好渣,太太時常說:『你說什麼都哭。』我反駁她:『我不是假的。』」

森美有一子一女,長子已赴英升學,女兒幾年前做過小太空人。
森美有一子一女,長子已赴英升學,女兒幾年前做過小太空人。

那時十六歲的兒子在英國讀書,森美沒有告訴他自己可能患癌,只得十二歲的女兒知道。「有一日女兒在書房,我拿張椅子坐在她房門口,她問我做什麼,我說:『不用理我,你繼續做功課,我坐在這裏看你。』」

替他分憂和解困的人,當然是太太。「她本身經歷也很多,那時她剛巧一個人飛去英國探望兒子,兒子正在考試,太太和我每晚視像聊天和祈禱,所以那段時間應該是我們最恩愛的日子。」

森美轉頭又說笑,那段恩愛時間一眨眼就完結了。「我太太可能心想:『丈夫幾時又看醫生呢?那段時間他對我幾好,可否同醫生夾一夾?』」說完笑他又變回正經:「愛情就是這樣,你要認命,她是唯一一個,沒有別的選擇,就會發覺另一半可愛好多。」

森美太太甚少曝光,在她的IG有一張她和森美及朋友的合照。
森美太太甚少曝光,在她的IG有一張她和森美及朋友的合照。

建立對演戲的信心

森美拍劇的經驗寥寥可數,一部是八年前的《法網狙擊》,另一部是六年前因健康理由辭演的《使徒行者》,中途易角由沈震軒頂上,之後是《誇世代》與陳豪做拍檔。

森美喜歡劇中關於正義、對付欺凌的主題,也幫忙潤飾劇本。「我的長處不是演技,而是創作,因此在鬥咀的對白上加多些幽默感,令效果再好一點。我也擔心拍檔黃翠如,她拍的對手大多是靚仔,其實我有點怯,有點欠了她的感覺,她可能覺得自己做錯事,要在劇集跟我配成一對。」

森美讀書時曾和朋友夾band參加比賽
森美讀書時曾和朋友夾band參加比賽

森美說什麼都不忘說笑,跟他做訪問不乏娛樂性,他直言是職業病;能夠由DJ變成劇集男主角,電視史上例子也不多。

「做電台我揮灑自如,只是意念上的表達,沒有演技可言,當要有演技時,原來我有點害羞。《誇世代》令我有改變,那個角色不是我常做的寸嘴窒人,做完觀眾喜歡,原來我可以演戲。」

森美十多年前已keep fit騷肌,但明顯不及現在大隻。
森美十多年前已keep fit騷肌,但明顯不及現在大隻。

搞笑的責任太沉重

他記得在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中演巿儈的補習天王,明明不是搞笑,但一出場觀眾就哄堂大笑。

「我搞笑的形象太鮮明,我一行出來,就好像要肩負起令人笑的責任,其實不用這樣,要弄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麼,這是我長大後學懂的一點。」

森美在工作場合被稱為森美大哥,但這個大哥的自信心時大時小,他演戲會患得患失,唱歌時又會怕出錯。

森美做電台節目揮灑自如,演戲則患得患失。
森美做電台節目揮灑自如,演戲則患得患失。

「這是我的性格,好像我現在說話時,有另一個我在旁邊監視我在說什麼,不時提醒我:『你講認真說話已很長時間,不如搞個笑啦。』我演戲都是這樣,錯得好緊要,不自覺的審視令我投入不到,直至我看自己小朋友唱歌表演,他們很開心,因為投入,我做了表演行業這麼多年才明白,森美行了很多冤枉路。」

在○四年的電影《甜絲絲》,樂基兒向森美獻吻。
在○四年的電影《甜絲絲》,樂基兒向森美獻吻。

樂基兒的吻

森美瓣數多,他在電影圈早已做過男一,那是十多年前,黃柏高簽他在金牌旗下,拍愛情片《甜絲絲》配鄧麗欣樂基兒,說起這舊事,森美又說笑:「樂基兒吻我,應該早過黎明。」

森美進軍幕前之後練得頗大隻,與丁子朗在《森美旅行團》騷肌。
森美進軍幕前之後練得頗大隻,與丁子朗在《森美旅行團》騷肌。

人走運自然變靚仔,森美近年練得頗大隻,做《森美旅行團》時無懼與丁子朗騷肌,他在IG也不忘自嘲很多人讚他愈來愈靚仔,這方面他要多謝谷德昭。「拍《我要做Model》時,他對我的演技沒要求,只要求我練肌肉。」自此他就習慣做健身,濕身畫面沒難度。

外在內在,森美都靠努力克服自信不足的問題,這位寸嘴王,示範給我們看的是,「勤」定勝天。

b

場地:The Code / 服裝:Harrison Wong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8/b-202008200725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