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鄭啟泰專訪】在戲院放映室成長 鄭啟泰上雞精班惡補演技

本地
2020.08.07
1.8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鍾漢平
鄭啟泰爸爸是電影海報畫師,一直影響着他對電影的熱愛,其父更在其工作室題字「源始」,意思是一切歸於最根本源始。
鄭啟泰爸爸是電影海報畫師,一直影響着他對電影的熱愛,其父更在其工作室題字「源始」,意思是一切歸於最根本源始。

多年來一直專注做主持工作的鄭啟泰,近年成為一位多產演員,兩年間在無綫拍了近廿套劇集,他最難忘第一次在劇集《飛虎之潛行極戰》飾演殺手,完全沒拍打戲經驗的他被評打得像跳舞,更因阻礙劇組收工而感到不開心,於是馬上報讀演技班惡補;人到中年仍勇於嘗試做演員,鄭啟泰視之為新挑戰,由於爸爸是手繪電影海報畫師,自小在戲院出入的他,一直想追尋電影夢,求學時期拍微電影曾獲獎項,他覺得與電影之間可能因緣未到,既然中年都可以做演員,說不定七十歲都有機會當上導演,他的人生格言是不要怕被人拒諸門外,只要肯主動尋找機會,其實很多事都可做到。

鄭啟泰在加拿大溫莎大學畢業,父母及胞妹一起出席其畢業禮。
鄭啟泰在加拿大溫莎大學畢業,父母及胞妹一起出席其畢業禮。

鄭啟泰童年在樂民新村成長,爸爸是手繪電影海報畫師,他在戲院度過不少快樂時光,「爸爸由澳門來港,在戲院畫電影海報,我放學就去土瓜灣的珠江戲院等爸爸放工,很深刻印象在放映室的叔叔抱起我,看見放映機透過玻璃,投影在下面的大銀幕,我在機房站在小木箱上看電影,每天都播同一套戲,但我從來不會覺得悶,又去畫室看阿爸畫畫,當時覺得他很厲害,被分成廿五格,一張張的小小的相片,拼起來變成一張大海報,我覺得自己喜歡做這一行,喜歡音樂及電影,可能是在我成長的階段,每日等阿爸放工,潛移默化所產生的興趣。小時候天天看電影,在機房內見到這條塑膠帶,轉動之後播放出來,就令人很開心,當時覺得很神奇,到長大後知道什麼是電影?什麼是故事?將一些idea變成文字拍出來,再變成膠片播放,自己開始接觸不同的電影,甚至看一些較冷門的電影,中四那年的暑假,我跟妹妹每天都去看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電影,有時一天看五套,一個暑假看了幾百套電影,媽媽都覺得我們很瘋狂,算是為這一行鋪路。」

求學時期的鄭啟泰曾經是肥仔一名,體重高達二百四十磅。
求學時期的鄭啟泰曾經是肥仔一名,體重高達二百四十磅。
鄭啟泰在大學時期已開始拍微電影,他的畢業作更獲得Best Short Film Award。
鄭啟泰在大學時期已開始拍微電影,他的畢業作更獲得Best Short Film Award。

鄭啟泰坦言中五會考成績一般,當時家人又想移民,於是他十七歲便一個人去多倫多讀書,最後完成了兩個學位,分別是傳理系及工商管理系,「小時侯學過鋼琴,不過二、三年級的小男孩,當然最喜歡踢足球,但也要多謝阿爸讓我認識到基本的樂理常識,有段時間在加拿大停學兩年回港想找工作,其實我是被家人寵壞了的,當時覺得加拿大悶,無緣無故說要去法國讀電影,要回港讀法文,有一天看報紙招聘燈光控制員,心想一定是譚詠麟、張國榮及梅艷芳演唱會的燈光控制,去到製作公司,被問到會不會修理樂器及換燈膽,我都話識,第二日傍晚五時開工,我第一天上班並沒有去到紅館,目的地竟然是中國城夜總會,原來公司承包了好幾間夜總會的燈光音響工作、舞台及藝人演出,第一晚就見到羅文唱歌,再下個星期就見到徐小鳳,以前的雷射機要煲水才會發光,我便是負責煲水,後來就去了杜老誌夜總會,認識了一個朋友說要參加嘉士伯流行音樂節,邀請我加入當琴手,那一屆冠軍是太極樂隊,我開始玩音樂夾band,在夜總會工作的兩年,有一天看到旁邊的中年大叔,彷彿見到自己的將來,有點心寒,當時經常半夜三、四點回家,每晚媽媽的房門隙都是有光的,直至我回家才關燈,家人好像放任我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其實是很擔心我,結果我沒有再提要讀電影,實實在在返加拿大勤力讀書。」

鄭啟泰曾跟黃霑主持電台節目《開心大鬧鐘》,霑叔生日,他找來其好友肥姐擔任神秘嘉賓,現身電台一起慶祝,大家都知肥姐平日是天光才入睡,竟然一口答應早上七時到達電台,令他感動不已。
鄭啟泰曾跟黃霑主持電台節目《開心大鬧鐘》,霑叔生日,他找來其好友肥姐擔任神秘嘉賓,現身電台一起慶祝,大家都知肥姐平日是天光才入睡,竟然一口答應早上七時到達電台,令他感動不已。
(左起)姜皓文、鄭啟泰及蔡國威在○九年亞洲小姐競選準決賽擔任表演嘉賓,三人分別扮演葉麗儀、肥媽及陳潔靈,光看造型已充滿喜感。
(左起)姜皓文、鄭啟泰及蔡國威在○九年亞洲小姐競選準決賽擔任表演嘉賓,三人分別扮演葉麗儀、肥媽及陳潔靈,光看造型已充滿喜感。

鄭啟泰畢業回港並沒有加入電影圈,不過就自薦去了商台做DJ,後來更晉升至高級監製,他覺得很多事如果你不主動,光等待是沒有用的,「因為經常聽電台,我覺得這份工的工時短,非常不錯,我就打去商業電台問是否請人?結果真的將我電話接上節目部,接電話的人跟我聊了很久,又問我喜歡看什麼書?聽什麼歌?他叫我當晚上去試錄音,見我的人就是當時晚上節目的監製顏聯武,他叫我錄些demo,不停幫我執很多語法,例如時間到了,而不是時間來到了,時間是不會自己來,時間只會到了,很多說話的概念性及沙石都用心幫我執,又教我錄音,每一個人其實都有一把靚聲,說話、唱歌及做旁述都運作喉嚨不同的部位發聲,星期一至四,他一連四天訓練我,星期五他助手打給我,問我當天晚上有沒有空,我以為像之前幾日般去培訓,原來當天晚上有節目主持請假,叫我去做節目,當時我做完深宵節目會留在電台,早上就負責去買報紙,就是做陳志雲、鄭丹瑞及楊振耀的PA,我看完報紙圈出一些值得講的新聞給他們,又負責買早餐及接電話等工作,算是由紅褲仔開始。」鄭啟泰認為被人拒絕不一定是自己不好,只是產品問題,又或是對方問題,甚至是因緣未到,暫時未適合對方,只要打破了心理關口,其實很多事都可以做到。之後,他曾游走多間電台及電視台,包括新城、亞視及一些網台。

鄭啟泰在《逆天奇案》飾演律師,他難忘在劇中要背一堆專業名字對白。
鄭啟泰在《逆天奇案》飾演律師,他難忘在劇中要背一堆專業名字對白。

現年五十三歲的鄭啟泰,近年忽然轉戰電視圈拍劇,他覺得是對自己的挑戰,「做過不同的電台及電視台,我以為入無綫都是做司儀或主持,我未拍過劇,竟然有人找我拍劇,第一套劇拍《飛虎之潛行極戰》飾演殺手,在大會堂跟吳卓羲對打,導演就大叫我不要打至像跳舞般,我完全沒拍動作戲的經驗,這次我非常不好意思,令大家遲收工,之後馬上在坊間找一些戲劇班,急需上雞精班惡補演技,其實做了多年電台,本身的工作就需要情感表達,問題是我不懂得看劇本,要了解基本上理論及結構,拿到劇本要做角色分析,是有一條公式,覺得演技不足,便主動去進修,感恩這兩、三年大家見到我在很多劇中出現,不敢說自己做得好,至少大家都覺得我穩陣,不斷有角色再找我,是一種挑戰,我由讀書已開始想做幕後,可能因緣未到,但我不會放棄,說不定我七十歲會做導演,我最深刻是幾次同姚嘉妮合作,我跟林祖輝很熟,他們結婚時,我是當伴郎的,第一套劇被姚嘉妮摑,第二套劇就被她爆樽,現場有真假玻璃樽,她很擔心會拿錯真玻璃樽打我,我就叫她不用擔心,有事我會找她老公找數,另外比較難忘就是演律師,要背很多專業台詞。」

鄭啟泰曾與黎海珊有過一段婚姻,不過只維持了五年便離婚。
鄭啟泰曾與黎海珊有過一段婚姻,不過只維持了五年便離婚。
鄭啟泰女友Francesca在律師樓任職管理層,二人拍拖至今已十年,亦有計劃結婚。
鄭啟泰女友Francesca在律師樓任職管理層,二人拍拖至今已十年,亦有計劃結婚。
鄭啟泰女兒Kayla是應屆DSE畢業生,考獲滿意成績,原來打算赴加升大學,由於疫情關係已決定留港讀大學。
鄭啟泰女兒Kayla是應屆DSE畢業生,考獲滿意成績,原來打算赴加升大學,由於疫情關係已決定留港讀大學。

鄭啟泰和黎海珊拍拖不夠一年便在加拿大閃婚,婚姻維持了五年便離婚,後來他跟女友Valy育有一女,可惜又是分手收場,他現跟圈外女友Francesca已拍拖十年,雙方更有計劃結婚,「年輕時不懂珍惜,現在人大了,懂得跟人相處,我跟女友相處得很好,十年來從沒吵架,認識她之後給予我第二人生,她在律師樓工作,但會體諒我工作不定時,有時我星期六、日就算要開工,也盡可能抽時間陪她吃飯,你要投資時間給對方,時間是雙方的,但後生的時候不懂的,返工辛苦,覺得放工的時間是自己的,想陪朋友睇波便去,幸福是要經營的,不會無緣無故自己跑來,我覺得另一半是行外人比較舒服,在電視看自己演出,我會感到不好意思,不過她仍堅持要看,其實家中多了個小粉絲,很開心的,但如果另一半是行內人,她會指正你要這樣演會比較好,雖然是為你好,但一段關係是需要互相欣賞,我有計劃結婚的,雖然我離過婚,結婚並不可怕,最緊要是你懂不懂得去處理婚姻,婚姻只是一張紙,如果雙方不懂得維繫,在任何制度下也是會失敗,我現在已是一個成熟年紀,對方亦跟我一起十年了,也應該結婚,今年相識十周年,本來會舉行一個大派對給她驚喜,不過疫情問題,暫時要擱置,反正我已開出支票,一定會兌現的,我們已有共識不生小朋友,我女兒已十八歲,很感恩她們又相處得非常好。」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8/83299278-35d3-4c63-9d9a-2a283144807a-2020080607002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