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名人專訪】屋邨妹的堅毅精神 方健儀做斜槓族練就厚面皮

本地
2020.07.21
719
撰文:Adeline Lai攝影:伍敏慧

b200709a033方健儀從來沒有隱藏自己是公屋出身,即使離開大台亦沒有遇上「人走茶涼」的面色,說到底也是她為自己辛苦經營出來的品牌,建立了公信力、自信和淡定。

方健儀Akina六年前加入斜槓族,一方面主持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精靈一點》,另一方面做一些教學工作,與年輕人分享自己採訪和溝通的技巧,更可以做皮革手作,把興趣轉化為事業,由於有這三種工作,令她夠膽跳出comfort zone,放棄廉署的鐵飯碗工作。「其實我有少少睇化了。錢是生活必需品,不過當時心想,做了十五年正規工作,來到三十幾歲,想做些自己真真正正喜歡的工作,亦可以自由地揀做或者唔做。」Akina說。

b200709a084在沒有太多物質的空間下成長,Akina坦言會更珍惜擁有的東西。b200709a142冬菇亭是她放學後常用餐的地方,菠蘿油是她的最愛。

山寨廠模式出書
Akina本來只給自己一年時間,不過一年一年過去,結果做了六年。總結這六年斜槓族職涯,她以「意想不到」來形容。「每一個階段有自己估不到的工作,例如我沒有小朋友,意想不到有『媽媽會』請我去做主持,另一個意想不到是有得去唱歌,結果令到一些人對我有一個不同的睇法,那次之後有人發掘到我好輕鬆和搞笑的一面,所以,好重要去把握每一個機會。好期待將來有更加多意想不到,更多的衝擊和新鮮感,人才會有青春的動力。雖然年紀不小,心態上可繼續青春。」

img_7092一家五口感情很親密,Akina笑言自己小時候不講說話,老師也懷疑她有自閉症,不過長大後,鬼馬的性格原形畢露。 img_7093方健儀的丈夫洪楚恆對她好像很懶懶閒,但一說到出書,他即認真地搵埋朋友替太太打燈影靚相,全無托手踭。cover

看來這六年她沒有揀錯亦沒有白過,剛巧有出版社問她有沒有興趣把她的專欄結集成書,於是她想新書的內容是新曲加精選形式。「以前的專欄很生活化,而新加入的是過去六年斜槓族的經驗,以前碰過很多壁,由零開始去建立網絡,打好基礎。新與舊混合在一起變成工具書,類似心靈雞湯的結集。」由於Akina想把版稅收入全部捐予聖雅各福群會「青年生涯規劃服務」,不能夠負擔高昂的排版及設計費,當雜誌社藝術總監的胞妹拍心口不收錢,包辦封面及二百頁的排版工作,父親負責寫序,丈夫替她拍攝封面及內頁的硬照,人少少有如山寨廠。「絕對是,我一家人像迷你的製作公司,當知道有出書這個project時,我同出版社講想將件事變成好親密的人一齊做,因為只有他們才是我最熟悉的人。當初我做斜槓族,爸爸給我的一句說話,『出面有什麼事或不如意,家庭永遠是你一個最大庇蔭和支柱。』嘩!真的好感動。」Akina表示,新書是一種凝聚力,她能夠做一個自由工作者,有一個好強大的支援也是同家庭有關。

b200709a067Akina自四歲至十五歲也是住在新田圍邨,走廊和樓梯口更是她兒時的遊樂場,與鄰居生活得好融洽。

人生第一次電鬈髮
Akina新書的內容,有不少着墨在新田圍邨。她每次返到來這個成長地方也感覺良好,即使現在亦沒有隱瞞過自己出身是屋邨妹。「一定係屋邨妹。其實我一出世,與父母姊姊和婆婆住在大約一百呎的分租房,慢慢憑着爸爸的努力輪候到公屋,所以我四歲至十五歲也是住在新田圍邨。這十一年橫跨幼稚園、小學和中學,是一個小朋友成長最重要的階段,我自己的性格和夢想都是在這個位置確立。很多事情也要靠自己慢慢建立,這些都是公屋精神和爸爸的精神,潛移默化影響了我。」所以她希望讓大家認識方健儀成長的地方,從而去了解她慢慢走過來,一個職場生涯如何建立。

img_7086

因為生頭蝨,Akina被母親剪短頭髮兼電得一頭鬈髮,自此,她已很少再電髮,因為陰影常在。 img_7087父親在垃圾房和廢墟中執來爛銅爛鐵,嵌成一部單車,當時五歲的Akina不少心撞到一個壆位而跌下,最後壓斷了左手,打了一個月石膏。

公屋是一個比較細的空間聚集了很多個家庭,沒有如私人屋苑般寬敞和舒服,正因為在一個沒有太多物質的空間成長,才讓Akina有一個潛力向上。後來,她往英國讀書,也是靠自己實力賺錢交學費,「那種磨練和不肯認輸的精神都幾影響到我,這種精神都是公屋出身鍛鍊出來。」說到回憶,Akina笑說:「以前好流行生頭蝨,返幼稚園一定有一個同學生頭蝨,然後全班同學都有,這樣就要剪頭髮。我媽媽想慳錢,又聽師奶話用電髮水可以電死頭蝨,於是捉晒成班細路去垃圾房出面剪頭髮和電鬈髮,但那個髮型令我永世難忘,好核突的鬈毛頭。」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做記者的生涯絕不是夢

Akina沒有隱瞞自己出身,亦自揭瘡疤,把十年前在晚間新聞讀錯字的事分享出來。「當時政府出稿要回收藥物,當我on air時,把本來下肢腫脹的副作用讀成下體腫脹,完全是兩樣不同的範疇,雖然是『黐住』但也是不同部位,不過當時我的做法是沒有更正。」Akina承認當時的做法是錯了,知道錯了就要改,在培訓班時坦誠地拿出來齊齊討論,「坦誠面對自己過去才有進步。我想到一個又得體又符合更正的信息,就是讀完整篇稿後再講多次這個藥物是引致下肢腫脹,咁就完。」
最後,做斜槓族有什麼條件?Akina當年已建立了一定的人脈,可是面皮還是很薄,試過猶豫了一下,便錯失了與謝賢和謝霆鋒影合照,她明白到要把握機會,「由於我是one-man band,所以這六年已練到面皮好厚好厚,要同人坦誠對話,還有,即使懷疑自己不適合做一些工作,不要理,做咗先,測試自己的實力。一有好的口碑會一傳十,十傳百,盡力做好自己,個網會慢慢織出來。」

b200709a115徒步走不遠,來到Akina的母校沙田官立小學。

 

髮型: Vincent Yeung @ M Plus Salon
化妝: Herman Ng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b200709a041-2020071610514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