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余慕蓮專訪】生日被傳「走咗」 余慕蓮揪出幕後「黑手」

本地
2020.07.17
1.3k
撰文:徐雲

「啋!大吉利市,我生勾勾同人飲茶,邊鬼個話我走咗?」余慕蓮好激氣被人傳「走咗」,皆因今個月是她的生日月,一批又一批的朋友,輪番和她吃飯、飲茶慶生,被傳「走咗」當天, 正和新加坡的朋友在酒店飲茶,陳振華太太打電話問她在哪裏?知道她正飲茶,匆匆收線,余毛姐覺得事有蹺蹊,回家致電對方問究竟,才知道被人傳死訊。

余毛姐七月生日,已經切了六個蛋糕慶祝。
余毛姐七月生日,已經切了六個蛋糕慶祝。

余毛姐生日被流言所傷,愈想愈激氣,誓要查到幕後「黑手」,打電話逐一追尋消息來源,最後查到是尖東一間酒樓的鄧經理,由於經常光顧與對方都相熟,馬上打電話質問鄧經理,從哪裏收到她「走咗」的消息?「鄧經理說在網上看到,網上最多流言和假消息,幾十歲人竟然信網上講的事,你說是不是很傻?做人要醒目不要亂信謠言,之前傳我老來無依無靠,騙徒冒我的名向人募捐,已經令很多朋友擔心,希望大家不要中招,有什麼問題可以打電話給我,將傳聞當新聞傳來傳去好大影響。」

七月四號是余毛姐八十三歲生日,半個月已經切了六個蛋糕,往年每逢生日,她會約好友到深圳開局唱粵曲,今年雖然不能去深圳,仍借了八和粵劇學院,與好友們一齊唱粵曲,之後再請大家吃晚飯,她表示酒樓做優惠,一元一隻乳鴿,一人一隻大家吃得很開心,她自掏腰包埋單三千元,大家就送蛋糕為她慶祝;有菲律賓好友知道她身體不好,一家三口買蛋糕、薄餅、雞翼,親自上門和她開派對;也有請她飲茶、吃飯不同羣組的好友,大家紛紛為她送上祝福,「今年因為疫情,全世界的人都好辛苦,所以我的生日願望是疫情盡快離開地球,全世界的人恢復正常生活,我自己的病痛只是小事,最重要大家開心。」

不同群組的朋友輪流和余毛姐慶祝生日,她自掏腰包請大家食飯。
不同群組的朋友輪流和余毛姐慶祝生日,她自掏腰包請大家食飯。

她表示自己未婚又無兒無女,早在三十多年前,已經開始規劃退休後的生活,當年置業前一直租地方住,為了節省租金,加上拍戲早出晚歸,只是租間房仔,經常要和人共用廚房或洗手間,「我們那個年代,根本沒有人教你理財,不過自己眼見租金愈來愈貴,一個人最重要是有住的地方,趁年輕買了現在這層樓自住,當時只是三十幾萬,買樓後好努力賺錢,電影、電視、配音、播音,樣樣都做,很快供完樓,之後又開始儲養老金,我余慕蓮從來都是靠自己,不需要靠別人接濟,十多年前連平安紙都寫好,將來『走咗』所有身家都捐給慈善機構。」

她透露當年只是將退休金捐給希望小學,自己一早預留了養老金,足夠日常生活開支,「我不和無綫簽約,只是因為我不想捱更抵夜,但我仍然有戲癮,平時有喜歡的工作一樣照開工,之前拍黃百鳴的《家有囍事2020》,吳鎮宇的電影又演露宿者,這些都是我喜歡的工作,兩年前接了風濕膏藥的代言,最近約滿老闆主動續新約,還預支了代言費,等疫情過後再拍新廣告。」
過去一年,她因耳石問題幾次暈倒,經醫生診治後情況已經改善,不過仍隨身帶有止暈藥,萬一頭暈可以即時服用,她住廣華醫院附近,覆診時老人科醫生建議她請工人,照顧日常起居飲食,她也乖乖請了印尼姐姐,「我習慣了一個人,喜歡去哪裏就去哪裏,但醫生說我經常頭暈,突然暈倒失救就很危險,只好請工人跟出跟入。」

菲律賓朋友一家三口,帶蛋糕、美食上門為余毛姐慶祝。
菲律賓朋友一家三口,帶蛋糕、美食上門為余毛姐慶祝。

她表示一直很健康,之前定期到寓所附近的泳池游泳,每星期至少游三次,去年做了白內障手術,不能游泳停了幾個月,之後陸續出現病痛,包括耳石症導致耳水不平衡,「醫生說我運動不足,安排我定期到醫院做物理治療,都是一些伸手抬腿,踩單車的伸展運動,以前我曾經學過太極,但招式太多記不清,現在耳石症醫好,但泳池因疫情關閉,想游水也不可以,所以我的生日願望是疫情盡快消失,大家可以恢復正常生活。」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58sn07b.jpg-crop-2020071610523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