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蕭徽勇專訪】月薪被削六分五有離意 蕭徽勇為一場戲自願剃頭

本地
2020.07.14
960
撰文:冼麗宜攝影:洪志富
s200609b017
蕭徽勇未讀完中一便離港赴澳升學,所以只有小學階段在香港完成,這日他就特別回到母校聖若瑟小學,重溫昔日的童年時光。

蕭徽勇在中一時就已被家人安排跟哥哥一齊去了澳洲升學,讀大學時,他一開始是讀法律,但讀了一年發覺不適合,就轉系去讀marketing。「除了讀書,更在當地的華人電台做part-time DJ,在那邊做DJ,所有事都是一腳踢,連找廣告也是你,那幾年真的學到很多,在華人社區中也有些名氣,之後雄心壯志想回香港繼續做DJ,先參加港台的DJ比賽,入了前六十名,他們打長途電話問我會否回香港比賽?但當時覺得貿貿然回去有點奇怪,所以拒絕了。」

whatsapp-image-2020-07-03-at-14-10-21
在澳洲讀書時,參加了蘇格蘭風笛軍樂隊。

同一年,商台又辦「廣播之王」訓練班,身為軟硬粉絲的他,覺得這個機會非常吸引,決定回港一試,「在外國華人電台的發展空間有限,加上又覺得自己很叻很巴閉,可以回香港闖,繼續做DJ,雖然成功入讀了那個訓練班,但讀完後沒有下文,之後去過港台做廣播劇,那個廣播劇是跟秋官、秋生合作,不過做完又是沒有聲氣,但因為這個廣播劇認識了一些人,介紹我去做舞台劇,原來也只是得個玩字,不可當飯食,其後跟舞台劇的演員一齊去學配音,但學完又沒有配音工作,當時心裏就掙扎,究竟是留在香港還是回澳洲繼續做DJ呢?剛好無綫有個面試機會,他問我有沒有興趣讀藝員訓練班?最後我應承了,結果就這樣留下來。」

img-027
跟黃宗澤拍攝《足秤老婆八両夫》而成為好友,雖然不是常見面,但每次一見都感覺到友情仍在。

因為是DJ出身,口齒伶俐,所以蕭徽勇想過就算入訓練班,日後都是以做主持為主,沒想過拍劇,「結果一畢業出來,我就不停輪迴被安排做路人甲乙丙丁,當時剛好開拍古裝版的《皆大歡喜》,我在劇中足足做了一百幾十個角色,由古裝做到時裝有一千多集,距離做主持的路似乎愈來愈遠,但另一方面,正正因為我做過DJ,講對白不會有太大難度,PA的要求很簡單,選人其中一個因素是講對白會不會阻收工,好彩我不是,而且有口碑,所以之後開始多對白,甚至未完約就開始有些角色做。」

whatsapp-image-2020-07-03-at-13-05-05
《西廂奇緣》做葉璇的弟弟,戲分不少。

○三年的《足秤老婆八両夫》,是黃宗澤早期做男主角的劇集,蕭徽勇在劇中飾演家丁「招、財、進、寶」中的阿寶,「因為當時身形已經比較胖,所以叫肥寶,初時對這部劇集也沒有什麼期望,不過一看劇本,第一集已經有戲做,當時很興飛紙仔,可能我選擇了一個適合的演繹方法,編審亦對我不錯,繼續有戲給我,而且長期都是在黃宗澤旁邊,亦因為這部戲,我跟Bosco有一份幾好的友誼,近十年他很忙,我們少了聯絡,但一見面,感覺那份友情仍在,他算是我除了訓練班同學外,第一個交到心的朋友。」

whatsapp-image-2020-07-08-at-18-04-51
做了十年兒童節目主持,不只歡送了譚玉瑛的離開,也見證了《放學ICU》的結束。

之後又拍了《西廂奇緣》,在劇中做葉璇的弟弟,○五年又拍了台慶劇《東方之珠》,開始受人注意,誰知一個不為意,竟被安排入了兒童組,蕭徽勇亦欣然接受,因為兒童節目時間及收入穩定,不過他亦有提出條件,「通常入兒童節目不可以做其他工作,因為要保持大哥哥、大姐姐的形象,不可以做drama,尤其是壞人的角色。但當時的監製對我很好,他說我可以照樣拍劇,而且我是專做綁匪、黑社會、賊仔角色。起初我也以為做三、五年就會換人,最後我在兒童節目做了十年,由《放學ICU》開始做到節目收爐。」

q190720y012
蕭徽勇說身形肥胖時,很多時都是在劇中做一些客串角色,像《丫鬟大聯盟》中的順天府尹,戲分不多,看不到演技真章。

除了做兒童節目主持,蕭徽勇其後更加入了配音組,「雖然間中有拍劇,但沒有什麼連戲角色,為將來打算,覺得配音發展也不錯,可以好似炳哥譚炳文做到八十多歲,於是決定加入配音組。但頭幾年那份自信可以說是由天跌到落地,因為配音同演戲是兩回事,配音難很多很多,因為只可以靠聲線,你配的角色,他的戲已經做好,你不能改動他,你一定要準,加上是流水作業工廠式工作,沒有機會給你慢慢雕琢,但就是這十二年的配音訓練,令我近幾年的幕前演出,有眼前一亮的感覺,配音訓練了我講對白的節奏,準繩度,加上配音時會看到很多人做戲,看得多,就算你沒有天分都會吸收一點,更扭轉了我以前的演繹方法,令大家覺得我是做到戲,再加上身體問題,下定決心減肥,當時沒想過減肥後會增加我的幕前演出,只是純粹為健康,因為知道我如果不減,就沒有機會繼續做。」

whatsapp-image-2020-07-03-at-14-00-55
很多人以為《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是蕭徽勇變瘦後拍的第一套劇集,他更正說其實《牛下女高音》才是,但可能角色不是太顯眼,大家沒有留意。

減肥成功,多了很多有發揮演技的角色,當中最令大家難忘,應該是《降魔的2.0》中的士司機大頭。「他是我入無綫 十九年以來最重要的角色,本身的設定已經很好玩,而且非常巧合,有周星馳《喜劇之王》的元素,最後釋放真我,變了羅拔迪尼路《的士司機》的角色,這兩個人物我在訓練班是經常做的,其實之前一輯《降魔的》監製已經找我做,但當時配音組不放人,直至今次,他說無論如何也要找我做,在開拍半年前已經跟我講劇本,而且完全放手給我,老實說,我改了很多對白去迎合角色,服裝全部都是自己,的士內的裝飾,大家可能不知道,最後那個羅拔迪尼路公仔,我是很貴買回來的,我跟導演說怎樣都要拍一個鏡頭,我甚至提議不如剃光頭做羅拔迪尼路在《的士司機》的造型,沒有演員會為一集戲去做這件事,但我沒有所謂,況且沒有頭髮去配音也沒有問題。」

whatsapp-image-2020-07-03-at-14-15-16
《降魔的2.0》監製特別遷就蕭徽勇,幫他先拍完之前的戲分,最後才叫他剃頭拍結尾戲。

願意為角色如此犧性,蕭徽勇笑說覺得自己不是演員,是一個藝術家,不會計較會得到什麼,只會盡量去配合自己可以做到的;雖然不計較,但始終要生活,蕭徽勇今年將會約滿無綫,因為收入問題,很大機會要選擇離開。「公司不是對人,純粹是對事,因為大環境問題,我也理解,事實在無綫做藝員,絕對需要有一份副業去維持你的演戲夢,只是不好彩我的副業是在無綫的配音組,配音組要跟隨公司cut budget,有些配音員合約滿了已不再續約,其實他們對我也很好,讓我先完成手上的藝員合約,才說再續約的話,已經不需要再到配音組幫手,但這會影響我的收入,因為過去十年,我的配音量很大,是養活我到今時今日還在無綫的主要原因。」原本九月便滿約,但他因為正拍攝《逆襲人生》,於是無綫暫時替他延期兩個月至十一月才約滿。

whatsapp-image-2020-07-03-at-13-53-19
蕭徽勇跟炳哥譚炳文一樣,是TVB中少有集配音與演員於一身的藝人,在配音組十二年,現時為日本演員室剛、東野幸治、韓國演員鄭滿植、中國演員宗峰岩、台灣演員馬國賢及英國電視主持人格雷華萊士的常任配音員。

其實要減人工的不只蕭徽勇一人,他說無綫基本上都是一視同仁,大家的減幅都是差不多。「但因為我有配音,所以那個數相差很遠,在無綫我是收入最高的十個、八個藝員,雖然我不是親生仔,再續約其他藝員可能是cut了一半人工,但我沒有配音後,是cut了六分之五,我那條數計不來,我明白這不是公司的錯,我不會怨天尤人,公司亦很體諒我的環境,配音組也很好,說會用我用到在合約完結前。」若然真的離開,會有什麼打算?蕭徽勇說:「可能會自由身配音、拍戲、做mc,或者在其他地方做綜藝節目主持,衰衰地也叫做多功能,甚至乎做幕後工作也可以,至少希望可以做回這一行。」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s200609b080-2020070810000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