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好文重溫】黃家駒塘虱魚的故事

本地
2020.06.10
1.2k
撰文:黃麗玲

wong-ka-kui0007a

黃家駒是Beyond的靈魂人物,寫過不少好歌,黃貫中曾說:「他的靈感似乎說來便來。」他對音樂有抱負有理想,為了開拓日本市場,不得不上電視做宣傳,玩遊戲,沒料到竟從三公尺高的舞台墮下,頭先着地,昏迷不醒,一星期後(九三年六月三十日)與世長辭。家駒深信,「生命並不在於你得到什麼,而在於你做過什麼。」短短三十一載的人生,在家駒而言,無疑是豐富的。

黃家駒的音樂,總予人「憤怒」的感覺;但接觸過他的人,都會用「隨和」去形容他。不過,當談到香港的樂壇,他不禁激動,「這樂壇很奇怪,一首歌被人認識,很大程度上需要靠電台這些媒介,但為什麼我的作品要被一些對音樂沒有認識的人批評?」經過八年努力,九○年Beyond已踏上坦途,《大地》帶來了不少知音,更令他們躍登銀幕,「其實我們已有空間發表創作,實在沒有必要再花時間拍電影、MTV和做宣傳。」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可能做一個純粹的音樂人,他於是想,「也許有人因為看了我們的電影而有興趣認識我們的音樂。」

黃家駒於九三年六月三十日不幸逝世,轉眼十三年。他的百年居所,位於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背山面海,地價二十二萬餘。
黃家駒於九三年六月三十日不幸逝世,轉眼十三年。他的百年居所,位於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背山面海,地價二十二萬餘。

在家掘地耕田

我從來沒訪問過家駒,我所認識的他,完全來自他大姊黃小瓊的憶述。家駒出生以來,一直與家人住在蘇屋邨,直至九一年才開始獨居。由於雙親管教嚴厲,小時候,孩子不許隨街跑,小黃說:「我們便在家裏玩耕田,把水泥地都掘爛了,常惹媽咪生氣。」她這樣形容兒時的弟弟,「頑皮、衝動、不算乖。」她印象最深刻的舊事,發生在家駒十一歲那年,「有一次,媽咪買了一條塘虱魚回來養在膠面盆裏,準備晚上煲湯,家駒拿來玩,一不小心,魚掉到街上,被樓下『推車仔』的老闆拾了,家駒帶着家強下樓問他拿,那老闆說:『地上執到寶,問天問地都攞唔到。』家駒很生氣,跑回來拿了個螺絲批,再去找那老闆,跟他說:『我把你的車輪拆掉,然後,我在地上拾到車輪,地上執到寶……。』家駒人仔細細,但他的膽量和堅持,終於令那人投降,把魚交還給他。」

誰料到一個電視台的遊戲節目,會奪去家駒年輕的生命?
誰料到一個電視台的遊戲節目,會奪去家駒年輕的生命?

曾做保險推銷

家駒十四、五歲,已瘋狂愛上音樂,完全沒有別的嗜好,他把零用錢儲起,買了一枝二手木結他,每天放學回家便抱着結他彈呀彈,直至睡覺。他參加過結他班,學會基本功便靠自己摸索進修。兄弟姊妹當中,真正能夠闖進家駒世界裏的是家強,兩人的感情特別好,家強更成為了他音樂上的好拍檔,「家強比較孩子氣,常覺得自己比不上哥哥,家駒要照顧他、勸導他。」家駒的二姊雖然沒跟他一起走在音樂的路途上,但她是他的知音、fans。家駒與家強起初組成地下樂隊,首次開地下音樂會的時候,向家裏借了幾百元,從設計海報到張貼海報,都親自動手。「當時家駒做保險推銷,他倔強的性格,令他不容易找生意。他節衣縮食,就是為了買更好的電結他和樂器。」

家強受到家駒影響愛上音樂,他們曾經是好拍檔,家駒的離世,對家強打擊甚大。
家強受到家駒影響愛上音樂,他們曾經是好拍檔,家駒的離世,對家強打擊甚大。

憤怒自信心強

當家駒從地下走到地上,真正踏足娛樂圈,小黃給他分析,「人家的歌像唸口簧,容易上口、容易流行;你玩的音樂這麼偏門,很難走紅,很難去到很高的位置。」但家駒堅持走自己的路,不過,為了遷就市場,也作了一定程度的妥協,「他最hit的歌,都不是他最喜愛的。他喜歡很rock的音樂,是我聽來『得個嘈字』那種。」成名的代價是忙得跟家人見面的時間也幾乎騰不出來,但他們一家人每星期總聚在一起吃頓飯,「他很疼爸爸媽媽,每個月都給家用,數目沒規定,但他給的比我們多。Beyond的收入是四個人均分,家駒不算富有,只屬於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小黃覺得這個弟弟非常有性格,「他不出聲,但很憤怒,自信心強,沒有人能夠把他動搖。」

Beyond大受年輕人歡迎,九○年,踏上了十大金曲頒獎禮的舞台。
Beyond大受年輕人歡迎,九○年,踏上了十大金曲頒獎禮的舞台。
家駒充滿音樂才華,他把他的憤怒發洩在音樂上。
家駒充滿音樂才華,他把他的憤怒發洩在音樂上。
這幀Beyond四子的簽名合照,令人欷歔。
這幀Beyond四子的簽名合照,令人欷歔。

俾面派對

Beyond四子都喜歡作曲,平日各自埋頭寫歌,當準備出碟,每個人都拿出幾十首作品一起挑,落選的再等機會。他們也有替同行作曲,有些的確是度身訂造,但當他們愈來愈忙,黃貫中坦言:「有些歌是早已寫好,我們出碟時『揀剩』的。」「遺珠」也有人欣賞,可見有一定水準。 Beyond有一首大hit的歌曲叫《俾面派對》,曲是黃家駒寫的,填詞的是黃貫中。背後,原來有個故事。 話說有一天,他們正在錄音室忙着,經理人忽然要他們馬上去出席一個宴會,因為要「俾面」替主人家邀請賓客的人。 四子很不情願地放下工作,參加了這個連主人家也不認識的派對,無無聊聊地浪費了一個晚上。 派對之後,黃貫中有感而發,寫成了這首非常口語化的歌詞。黃貫中說:「本來我希望填得文雅一點,但家駒寫的調子輕快佻皮,寫來寫去也格格不入。」他於是把心一橫,「咪話唔俾面,咪話唔賞面……」他得到了發洩,也得到了歌迷的共鳴。

九○年十月,Beyond替《明周》拍了一輯海報。這四張年輕的臉孔,當時已成為樂壇上一股新動力。
九○年十月,Beyond替《明周》拍了一輯海報。這四張年輕的臉孔,當時已成為樂壇上一股新動力。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6/wong-ka-kui0007a-2020061008533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