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韋家雄專訪1】婚後讓太太做少奶奶 疫情改變生育大計

本地
2020.06.02
24k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a2

因為疫情,韋家雄到內地的工作亦有受影響。「有時去酒吧、商演活動等唱歌,我的飲歌是張國榮歌曲,遠至浙江、成都我都有去。」他在內地最出名角色的是○一年《封神榜》的土行孫,他在香港為人熟悉的是兩集《降魔的》裏的「嘟嘟Sir」或《牛下女高音》的中佬七子之一。

他一五年憑《梟雄》麥瀚林奪得最佳男配角,一八年結婚,當時他五十三歲,迎娶比他年輕廿載的銀行之花,很多人都說他喜事重重,為他感到高興,他自己也直言是揭開人生第二章。「已經過了五字頭,還有幾多時間開心?就盡量快樂地生活吧。婚後的確是不同了,多了個人照顧自己,也多了個人分享喜怒哀樂。我和太太很即興,上網看到什麼餐廳有好東西吃,就開車出去吃;半夜三更肚餓想吃什麼,打開雪櫃就煮東西吃,我太太烹飪技巧不錯。」

韋家雄前年與從事銀行工作的Keynes共諧連理,展開人生第二章。
韋家雄前年與從事銀行工作的Keynes共諧連理,展開人生第二章。

說到即興,他們結婚的故事也頗即興,兩人透過韋家雄的無綫藝員老友李啟傑介紹認識,兩個月後就決定結婚,閃婚後的生活可能有很多事情要磨合。「雖然我們認識兩個多月就決定結婚,但真正結婚時已過了一年多,包括籌備婚禮和相處,我的秘訣是做自己,不要扮一個不是真實的自己,騙不到人的。拗撬一定有,有時為了瑣碎事情,嬲完就算。」

現在他們兩夫婦的角色分配是男主外、女主內。「我是負責出去返工那個,她照顧我和家中兩隻狗,太太已沒有在銀行上班,因為我們的家比較偏僻,在屯門掃管芴,每日出入上班很不方便,又不是收入豐厚,現在夠食夠住,她不是大花筒,對物質沒有太大奢求,我的花費也不大,沒有玩車和名錶,穿連鎖店衣服亦沒所謂。」

韋家雄說後他負責出去返工,太太照顧他和家中兩隻狗。
韋家雄說後他負責出去返工,太太照顧他和家中兩隻狗。

暫時不想生育

他是個貼心丈夫,由將軍澳搬到掃管芴居住,是為了遷就太太,讓她可以住近媽媽,兩母女方便見面。說到與太太最合得來的是什麼,他自爆:「兩個都喜歡飲酒,啤酒、烈酒、茅台都喜歡飲,有共同朋友一起喝更加開心。」他自問不是暖男,有時頗粗心大意。「最重要她不介意我不懂得浪漫,我想製造驚喜,很多時被她識穿,有一年她生日訂地方吃飯,call車和告訴朋友時,已經被她聽到了。」

有一點聽起來令人有點傷感的是,他比太太年長二十年,在他心中是一個隱憂。「我會比她早走廿年,始終年紀是有差距,只是心境將我們拉近,我的思想不會老。」

左起:鄧特希、曾謹昌、韋家輝、韋家雄,曾合資開唱片鋪。
左起:前無綫監製鄧特希、曾謹昌、兄長韋家輝和韋家雄曾合資開唱片鋪

韋家雄有兩段婚姻,廿一歲因女友懷孕結婚,育有一子,後來離婚,做了單親父親多年,現在兒子已廿多歲;幾年前他經歷過情變,與同居女友、無綫藝員陳嘉嘉分手,原因是對方父母嫌他年紀大。以往的感情經歷,有沒有令他學懂什麼去維繫現在這段婚姻?「每個人都有分別,我以前女朋友和現在太太的性格已經不同,很難在以往經驗汲取教訓,用於現在的婚姻關係,反而不要改變自己,要做真正的自己。以前女朋友不欣賞我年紀大,現在太太的父母可能就是欣賞我年紀大、夠穩重,我和太太的媽咪幾friend,有講有笑。」

加入無綫初期,觀眾最熟悉的角色是《真情》中的戇直男「大力」。
韋家雄加入無綫初期,觀眾最熟悉的角色是《真情》中的戇直男「大力」。

他幾年前以為自己未必有機會再有感情甚至結婚,結果緣份在預料之外來到。

他和太太結婚初期希望有小朋友,但現在想法有變。「我們現在有點懷疑帶一個小生命來這個世界是不是好事,好像目前有疫情,假如我們有BB,都頗煩惱,生活會有很大壓力,現在想看定一點才決定,始終世界頗亂。」

c1

場地:Kura Teppan + Sake Bar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a2-2020052807403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