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蔡國慶專訪】爸爸爛賭家道中落 蔡國慶感激岳華帶進影圈

本地
2020.05.25
13.6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鍾漢平
七十五歲的蔡國慶表示人生已沒所求,但求身體健康,繼續拍劇便開心。
七十五歲的蔡國慶表示人生已沒所求,但求身體健康,繼續拍劇便開心。
蔡國慶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龔燁(張景淳)患腦退化症的爸爸,經常鬧出不少笑話。
蔡國慶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龔燁(張景淳)患腦退化症的爸爸,經常鬧出不少笑話。

蔡國慶是歌手蔡立兒的父親,縱橫麗的電視及無綫電視多年,演過無數角色,近年最為人熟悉就是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龔燁(張景淳)患腦退化症的爸爸,經常將兒子女友熊若水(呂慧儀)由Mary講成May,鬧出不少笑話。蔡國慶年輕時是廣東粵劇院學員,是四大院長馬師曾、白雪仙父親白駒榮、紅線女和羅品超的學生,他感恩有幸曾跟粵劇界最頂尖的大老倌學藝,他是當年獲國家重點培訓的南國「小紅豆」(粵劇學生),在六十年代更曾代表學院到北京人民大會堂獲周恩來及鄧小平接見,非常威水。

蔡國慶與盧氏兄弟年輕時合照,(左起)三弟盧海潮、蔡國慶、大哥盧海濤及二哥盧海鵬。
蔡國慶與盧氏兄弟年輕時合照,(左起)三弟盧海潮、蔡國慶、大哥盧海濤及二哥盧海鵬。
蔡國慶與盧海鵬識於兒時,岳華介紹他拍戲拍劇,而鍾景輝則挖他過檔亞視,蔡國慶縱橫影視圈半世紀,森森、萬梓良、家燕姐及羅樂林等都曾合作。
蔡國慶與盧海鵬識於兒時,岳華介紹他拍戲拍劇,而鍾景輝則挖他過檔亞視,蔡國慶縱橫影視圈半世紀,森森、萬梓良、家燕姐及羅樂林等都曾合作。

現年七十五歲的蔡國慶於香港出生,廣州長大,有個不一樣的童年,「五十年代香港十分蕭條,我即將升讀小學,父母就將我送去廣州跟親戚住,就是這樣展開我的另類生涯;盧海鵬是跟我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我現在已七十多歲,他是我唯一一個幾十年的世交,他家中有三兄弟,他排行第二,我稱呼他做老二,我們是街坊,我住在巷頭,他住巷尾,大家是街童,我們經常在珠江河游水、捉魚、掘蓮藕、在水田摸慈菇及馬蹄,我們上學必經之路有個講古佬,我們就在那裏聽包公案、岳飛傳、七俠五義等故事,都是我記憶猶新的,我和老二讀同一所中學,他比我高一年級,他是學校水球隊成員,泳術了得,我則是學校的足球隊成員,我後來被保送到廣東青少年足球隊集訓,由於我是獨子,媽媽覺得踢足球經常受傷,就不讓我再踢。」

在麗的電視的綜藝節目中,經常以不同造型亮相。
在麗的電視的綜藝節目中,經常以不同造型亮相。

蔡國慶對電影有興趣,後報考珠江電影製片廠電影演員系,亦因此令他與粵劇結下不解緣,六十年代更曾獲周恩來及鄧小平接見,「那個年代不是你想做什麼就可自由發揮,有興趣之餘,學校亦要看你本身條件才會保送你,我本身想做電影演員,因為國語不流利,就去應考第二志願粵劇系,結果就被主考官白雪仙父親白駒榮選上,可能我的唱腔、道白及聲膽都跟他很接近,就在幾百人中被選上,後來將我調到廣東粵劇院,亦即是大家所稱的馬(馬師曾)、白(白駒榮)、紅(紅線女)、羅(羅品超)四人擔任院長的劇院,我們是國家重點培訓的南國『小紅豆』,經歷五年的封閉式培訓,我的行當是老生及花面(臉),比較豪爽及霸氣,馮淬帆爸爸馮鏡華教我唱功,每天清晨四點至六點就練功,準時六點,他就在山上拿把紙扇,等我練唱功,我有幸在年輕時接觸到行內最頂尖的粵劇大老倌。」

蔡國慶的行當為老生及花面,與有二幫王稱號的李香琴亦有合作。
蔡國慶的行當為老生及花面,與有二幫王稱號的李香琴亦有合作。

文革時期,粵劇界是被打壓的知識分子,蔡國慶曾被下放農村接受思想改造,吃盡苦頭,後來以華僑身份申請回來香港,「文革開始,才子佳人全部落台,演藝界屬於知識分子,我們被安排到農村接受思想教育,我的長子剛出世,我也要謀生,後來返回城市,我就去工廠當工人,廠長見我體格強健就安排我當燒焊工人,每月有三十多元工資,加九元高溫費,尚可過到活,太太則被安排當機牀學徒,有十八元工資;落實政策後,由於我是華僑,又是家中獨子,媽媽去黨支部申請,就批准我來香港,盧海鵬比我早來香港,我們在香港重聚,以前他每年都會帶我去他游水上岸的地方看,就是流浮山,對面可看到蛇口,我覺得他是一個表演天才橫溢的人。」

蔡國慶曾參與雛鳳鳴劇團,跟台柱龍劍笙一起演出。
蔡國慶曾參與雛鳳鳴劇團,跟台柱龍劍笙一起演出。

蔡國慶五、六歲離港時,父親是開設藥材店的,不過幾十年後重回香港,才知道已家道中落,令他決心要努力賺錢,擔起頭家,「回到香港才知道媽媽是住在順寧道的籠屋,她住的碌架牀被鐵網包圍,我見到很難過,下決心要發憤,將母親接回來跟我一起住,要盡兒子的責任;我記得那天來港,中午十二時步出廣九車站,老表便帶我去美而廉吃飯,十二時半我便馬上去工廠開工,當拉布及裁牀,全靠在大陸的工廠有經驗,當年在香港製衣廠是做太空褸的,晚上我就睡裁牀面,兒子則睡裁牀底,一天打三份工,傍晚開始走三場去夜總會武獅,晚上則參加雛鳳鳴劇團演出,又有去林家聲的劇團當配角,一年後我便賺到第一桶金,以十二萬首期在福華街買了個唐樓單位,終於可以接回媽媽一起住,我討厭人賭錢,爸爸就因為爛賭,連自己太太亦不能養活;慶幸香港地自由,你肯去捱去博,老天爺是給你機會。」

在邵氏時期拍過電影《蠱》,當年票房更破紀錄,令他在影圈站穩陣腳。
在邵氏時期拍過電影《蠱》,當年票房更破紀錄,令他在影圈站穩陣腳。

蔡國慶後來獲岳華介紹入邵氏,沒多久便拍了電影《蠱》,令他在電影及電視圈站穩陣腳,「我要感謝岳華哥,他是上海音樂學院出身,我是廣東戲劇學院出身,可能就是這個原因,我們有對口的共同語言,他介紹我去邵氏認識方逸華,方小姐安排我去導演桂治洪的組,拍了電影《蠱》,當時打破了邵氏歷年的票房紀錄,岳華是我入電影及電視圈的牽頭線,到現在也要感謝他,希望他在天之靈聽到;後來鍾景輝約見我,他當時是麗的電視總經理,邀請我過檔,邵氏要有戲開,才有糧出,電視台的演出機會多,我覺得收入相對穩定,之後由亞視再去無綫;大約在○五年,我兒子在美國落地生根,有自己家庭,但兩名子女年幼,我跟太太就去了美國幫手湊孫,日常要煮飯、開車送他們上學,晚上跟孫仔踢足球、游水,太太則教他們中文,去了七、八年,我看見香港的劇集仍有留戀,直至兩個孫也十七、八歲長大成人,我跟太太才回來香港,一三年再返無綫,珍姐(曾勵珍)給了我很多機會。」

蔡國慶獲鍾景輝邀請過檔麗的電視,拍了不少劇集,當中在《烽火情仇》中與吳回及萬梓良合作。
蔡國慶獲鍾景輝邀請過檔麗的電視,拍了不少劇集,當中在《烽火情仇》中與吳回及萬梓良合作。
蔡國慶與林其欣及汪明荃赴敦煌拍《怒劍嘯狂沙》,三人在黃河邊合照。
蔡國慶與林其欣及汪明荃赴敦煌拍《怒劍嘯狂沙》,三人在黃河邊合照。

蔡國慶縱橫電視台多年,演活無數角色,「亞洲電視時期喜歡《八仙過海》,我飾演漢鍾離,角色很喜歡幫助窮人,坦蕩蕩及沒有機心;無綫《怒劍嘯狂沙》飾演法王,當時去敦煌拍,我穿上法王的服飾,所有僧人即使聽不懂我的廣東話對白,依然肅然起敬,不過當我人有三急,一脫衣服,全部僧人走清光!讓我感受到宗教的力量,由於在沙漠拍攝,總經理鈞哥(何定鈞)交了三千元給我,叫我安排所有工作人員及演員的湯水,我帶了很多煲湯料過去,每天下午三點便有車接我回去煲湯,其他工作人員及演員晚上九時回來吃飯,每圍枱都有個湯,阿姐(汪明荃)、羅家英及周海媚都讚不絕口,可以為大家服務,我也很開心。」

蔡國慶與太太鍾清玲、已移民美國的長子、幼女蔡立兒及女婿歐陽德勛一家合照。
蔡國慶與太太鍾清玲、已移民美國的長子、幼女蔡立兒及女婿歐陽德勛一家合照。

蔡國慶的女兒是歌手蔡立兒,太太是編劇鍾清玲,他現時由這兩個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照顧日常起居,非常幸福,「可能也有基因遺傳,立兒小時候已很喜歡唱歌,我想哄她睡眠很簡單,邊摸她的頭邊唱歌,未唱完一首歌,她便入睡,我給子女很大自由度,他們喜歡什麼工作,我也支持,只有努力去做便可;我太太是我粵劇學院同班同學,十三、四歲她已是我的拍檔,練功、排戲都一起,她在《楊家將》中飾演廚房丫頭楊排風,我飾演焦贊,我每天被她打到飛起,我試過不小心劈到她頭破血流,被師傅追着我來打,一把竹刀打心口、打背脊,打到竹刀都斷,罵我不專心,我們是青梅竹馬,很自然就走在一起,她的行當是刀馬旦,她的家庭背景比較好,學歷亦高,當年鍾景輝將她由香港話劇團調去麗的當編劇,《少女慈禧》及《武則天》都是她寫的,當時馮寶寶拍《武則天》邊拍要邊改劇本,太太就順便在劇中飾演她乳娘,邊拍就邊改,之後太太又過檔無綫成為高級編劇,她現在已退休,全職照顧我,我的人生已很滿足很快樂。」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a4af9018-af68-4ddd-b342-0e3a77c38a03-2020052109414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