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李啟傑專訪】入行廿三年 等足五年終有對白 李啟傑節衣縮食做演員

本地
2020.05.08
4k
撰文:冼麗宜攝影:洪志富
s200421a071
家人一早已經反對李啟傑做這行,但後來見他不是玩玩吓,是在認真工作生活,所以李啟傑決定轉行做戲時,也沒有再出聲。

李啟傑拍過的劇集、做過的角色多不勝數,現實中的他亦一樣,打過很多份工,例如花店送花,速遞員、攝影助理、電器售貨員、跟車送貨,不過全部都做得不長,只有演員這一份工是做足二十三年。

演員這條路並不易行,李啟傑多次因為經濟問題差點要放棄。「由第一日開始,以為自己過不到,經常都要節衣縮食,最厲害是試過一日三餐只靠兩、三個饅頭,好彩每次都是過吓過吓又一關。」

whatsapp-image-2020-04-24-at-18-19-37
中一那年,第一次參與戲劇比賽,於壽臣劇院化妝間等待出場。

李啟傑中一時被師兄捉了去參加話劇班,開始演話劇。中五畢業,會考成績差強人意,為了向家人交代,李啟傑去了職業訓練局讀汽車維修,畢業時已有車行落實聘請,「但剛好有個劇團找我幫忙,結果我就毅然幫了他們,沒有去車行工作,以業餘的身份,只收一點車馬費去演話劇,更連續做了四套劇,由暑假開始做到第二年的一月。」劇團工作完結後,李啟傑做過很多不同的職業,其後因為跟家人買了一個居屋單位,令他開始認真思考往後的路要怎樣走,「回想自己是很喜歡參與舞台劇的演出,於是找之前合作的劇團,剛好他們請人做助理舞台經理,除了做幕後外,間中也會幫忙做幕前演出,劇團跟很多舞台界的前輩有合作,當中包括一些演藝學院的老師,他們提議我不如考演藝,結果成功入讀戲劇文憑課程。」

whatsapp-image-2020-04-26-at-19-42-34
曾參與演藝學院的《棒球狂想曲》音樂劇

可惜讀到第二年,李啟傑因為經濟問題被迫停學,「因為我需要獨自負責供樓,其實一入演藝,我已經不停做兼職賺取學費及生活費,但如果要供樓,就不能應付,加上第二年要開始參與演出,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讓我去賺生活費,King sir鍾景輝先生也很好人,他說要給我獎學金,讓我繼續讀,但獎學金只可以應付學費,生活及供樓方面始終是一個問題,最後決定輟學。」離開演藝後,李啟傑做回老本行,繼續做舞台劇幕後工作,但他已經發現,原來做演員比做幕後時更高興,剛好看見無綫第十期訓練班招生,就嘗試去考,入了訓練班。「訓練班雖然有底薪,但我仍然需要做很多兼職,當時做得最多是舞台裝拆,因為是在晚上進行,沒有影響在訓練班上堂的時間,另外又接一些拍照的工作來做。之後順利畢業並獲無綫簽約,不過對前景都沒有太大信心,可能是我的問題,因為頭一兩年,我完全好像啞巴一樣,做的角色如士兵、死屍、警察都完全沒有對白,但當時沒有想太多,因為要搵食,有什麼就做什麼,因為這些角色,令我爆show爆得很厲害。」

%e9%90%b5%e6%8e%a2
李啟傑說自己做得最多的就是警察,正因為有太多套,很多角色已經混淆了,忘記哪一套印象最深刻。

但兩年約滿後,公司要他減show才肯簽約,對李啟傑來說是很大的打擊,他直言當時整個人也呆了,「因為就算不吃不喝都一定不夠開支,要即刻想方法,剛好有朋友接了幾套舞台劇,需要人做幕後工作,於是我跟公司請了四個月假,做了那幾套舞台劇的幕後,賺到的錢,總算捱過那一年,其實當時都不知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只是見步行步,想着過了一關才算,事實那時很多同學都因為減show而離開,但我一來不可以沒有無綫這份固定的底薪收入,人工不夠我可以想辦法,在其他地方賺錢;二來那兩年我都沒有做過正正式式的演出,如果就這樣離開,實在有點不忿氣,加上之前做過很多份工,很清楚自己好想做演戲的工作,所以沒有考慮太多就決定留下。」

%e6%b4%9b%e7%a5%9e
《洛神》中書僮一角,是李啟傑第一套有角色對白的劇集。

等了五年,李啟傑終於得到了一個有名有姓的角色,就是在《洛神》中飾演馬浚偉的書僮敬輝。「多謝小青姐,其實之前是想不到的,因為早已習慣沒有角色沒有對白,後來有導演跟我說,我有場做小二的戲,有高層覺得我表現可以,所以給我一個機會,當時的心情實在興奮得難以用筆墨來形容,雖然一接到劇本時很緊張,但拍攝時卻沒有太大的緊張,因為幾個主角蔡少芬、陳豪和馬浚偉都很好人,很照顧我,而且有角色對白,沒有做後面的配角困難,因為做沒角色對白的人物,有些反應都不知怎樣做?相反有角色會投入很多,演起來反而會覺得更容易。」

%e7%a7%80%e6%89%8d%e6%84%9b%e4%b8%8a%e5%85%b5
在《秀才遇著兵》合作愉快,之後監製再開拍《秀才愛上兵》,李啟傑成功冧莊繼續當捕快一角。

之後開始有更多小角色找他演出,李啟傑說就算只有一場戲也好,可以有份做、有對白,知道那場戲的來龍去脈,都是享受,「後來學到更多是拍家豪哥的《秀才遇著兵》,整個團隊,我們『無、事、生、非』四個,加埋李成昌飾演的『么公』,他教曉我一齊玩,怎樣玩?叫我不要怕錯,嘗試一下,我自己之前也有些問題,因為怕錯,所以演上來會很工整,但那時才知道原來有些事是可以嘗試,那套劇大家都玩得很開心,難得水東樓阿Moss,身為主角都可以一齊玩,他有形象也不介意,我們這些配角就當然不應理會,因為這套劇令我整個人學會放鬆,對我日後演戲有很大幫助,是一個很好的經歷。」

whatsapp-image-2020-04-26-at-19-42-56
現在片場的對手戲已不止Terry,多了很多《愛‧回家》其他成員,令李啟傑跟其他人有更多合作機會及火花。

現在大家對李啟傑較有印象的角色,應該就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片場中的惡導演。「拍《愛‧回家》很開心,拍了差不多三年,以為只是出一集,之後也是隔很久才再出,沒想過做吓做吓,就固定做了導演這個角色,開始時是在戲中鬧Terry,自己在這行這麼多年,見過不同類型的導演,在不同的環境,對臨時演員和其他演員的態度有什麼不同,再加上劇本又寫得好,本身的演員又可以玩得很放鬆,我在導演這角色也加了些元素,每一次拍完一場戲,那些幕後都會笑得很開心,知道我扮哪一個,都幾過癮。」
至於說到感情生活,李啟傑目前仍是單身。「年輕時因為有經濟壓力,有時會令到個人的情緒也不是太穩定,可能好好的緣份也被自己傷害了,雖然也希望日後可以找到另一半,但有些事情,時間過了就過了,只能隨緣。」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s200421a129-20200507081656-150x150.jpg